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二十一章:我一定要艳惊四座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2801 2017-05-13 22:49:57

  “你就是璟姐姐?”幻千风打量着眼前这位端庄大气、从容不迫的美人,心下好奇。

“正是。千风妹妹果真是天生丽质。”幻琛璟浅浅一笑,虽对幻千风的如脱凡尘之容略感惊讶,随即又释然了。

她自我安慰着,自古红颜薄命,还是不要长得太妖孽要好些。

幻千风则微眯着一双妖媚的狐狸眼,暗暗的观察这个名叫幻琛璟的女子,若有所思。

她那纯白色的裙子上泛着栀子花的颜色,白里透粉,银纱披在肩上,可头上一支簪子尤为引人注目,竟是水红色的,焕发出无比光彩;一对朴素的桃花心木耳环,挂在她的耳朵上,衬得幻琛璟整个人显得简约而又不失华美。

幻家出美人美男,这是整个大夏朝所公认的,并不稀奇;奇的是那幻琛璟的一身装扮,幻千风竟从未见过。尤其是那一跟簪子,明明是许多女子都压不住的水红之色,可幻琛璟戴得却十分合适。

也并不是说那幻琛璟的模样真的有那么出众,关键是那形式新颖的簪子,让她面容显得格外姣好。

“既然璟姐姐好了,小德子,出发吧。”幻千风的声音既圆润又清灵,如同黄莺婉啭,令人艳羡万分。小德子是她的车夫,按规矩嫡庶不能同坐一车,她理所当然的坐上了自己的马车。

幻琛璟眼里微露嘲讽之意,在丫鬟的搀扶下,慢慢坐上了跟在幻千风后面的一辆马车上。

……

“千风,可总算把你盼来了!你身体怎么样了?”幻巧容迎面走来,言笑晏晏。她身旁跟着的,正是相府千金欧阳月。

欧阳月看着那阳光下,显得分外出挑的幻千风,心里藏着嫉妒,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笑脸相迎。但她应该要笑的,也必须要笑,若不然,丢的可是相府的脸面。于是,她挤出了一个在幻巧容看来,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幻巧容心下得意,正要再与幻千风说几句亲热话儿,忽然眼角的余光瞥见了静若空谷兰花的幻琛璟。

“璟妹妹也来了呀。”幻巧容随口说道,不经意地那么一抬眸,却又猛地被那根精巧的簪子给吸引住了,怔怔地愣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幻千风见姐姐失态,略一皱眉,用手肘轻轻推了一下幻巧容。

幻巧容这才回过神来,等到她反应过来自己先前究竟干了什么之后,不禁又恼又急,狠狠地瞪了幻琛璟一眼。

这庶女,呆在家里好好的,跑出来干什么?都是她,害自己丢了颜面。定是这贱人死皮赖脸求幻千风带她过来的!

一想到这幻琛璟以前所做的那些事,她心里就厌烦得很。又想到母亲送来的信,说这庶女最近性情大改,还讨得了老夫人的欢心,如今看来,她与先前也没什么区别——总是坏人好事。就是一个祸害!

这样想着,她挽着幻千风细腻的小手,看也不看那幻琛璟一眼,缓缓又走到了花园之中。边走边对幻千风说道:“现在百芳宴是在一大片又一大片的荷塘附近举行呢,那里的荷花开得可好了,妹妹你可会诗赋?”

幻千风笑道:“略懂一些。难不成姐姐是想说,今日这宴上,是要咏荷不成?”她心思剔透,自是明白了幻巧容的言下之意。

幻巧容微勾唇角:“是的,妹妹。既然你会诗词那是再好不过,姐姐正愁没办法呢。这下可好了,你只要拿下咏荷一冠;姐姐更通作画一些,就顾着自己那画了。咱姐妹联手,一举夺下二冠如何?”

“这再好不过,就听姐姐的主意吧。只不知,这宴上共有哪些……”她欲言又止,可幻巧容已明白了她的意思。

只听幻巧容漫不经心地说:“一共分五个环节,为采荷、画荷、咏荷、颂荷和舞荷。采荷,意指把采来的荷花做成美食,那裁决结果的是御膳房有名的糕点师杨镹;画荷,就是把荷花画下来了,由宫廷内最有名的画师金丰来评定;咏荷,就是写诗词歌咏荷花而已,简世子亲自把关;颂荷,就是唱颂荷花的曲子了,皇上最喜爱的乐师伯琴在那里坐镇……至于那舞荷,可难得很,我们不用管它。”

幻千风点了点头,又道:“姐姐,我知道了。咏荷那一栏,交给我就好了。”

自己的父母,可都是名动一时的才子佳人,对她的诗词歌赋,更是要求严格,从小到大除了那一副美到窒息的容貌和一身出神入化的本领,也就这些玩意儿最拿的出手了。

两人就这样兴致勃勃的商议着,完全忽略了后面的幻琛璟。幻琛璟虽然面色不改,可心里却把那两人都给记恨上了。等着瞧吧,百芳宴一过,就是本小姐的出头之日!她暗暗想道。

找到了一个视野极好的位置,幻家的三位小姐都坐了下来,旁边是几个二品以上的官员的千金小姐。

“这荷花开的可真漂亮!”一坐下,幻千风就惊喜的赞叹着。

眼前,那微波粼粼的水面上,每一朵荷花都似一位姿态不凡的仙子,都有自己独特的风韵,在荷叶的衬托、微风的扶持下翩翩起舞……千万朵的荷花,千万般的姿态,装点那碧波荡漾的湖面。

那阵阵淡雅的清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让人不自觉的陶醉其中。

幻巧容也笑着道:“是呀,当真想不到这里的荷花,不仅美,还能让我的心也安静下来了,你说奇不奇?”

“姐姐,我们别坐在这里了。多无聊啊!我们一起去采荷吧。”幻千风一脸兴奋,对塘里的荷花,眼馋得很。

“那你那只狐狸怎么办?”幻巧容玉手指着幻千风怀中的白狐,吃吃而笑。

幻千风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带着!空灵儿很大胆的,它不怕水。”她是决计不可能丢下空灵儿,独自一人去玩的。

“那就随你便吧。不过,到时你这只狐狸掉水里了,可不许哭鼻子。”幻巧容早已习惯幻千风的白狐从不许离身的态度,依旧笑盈盈的说。

幻千风脚一跺,故作娇羞:“姐姐你再这样说,千风可就不理你了。”

“别呀,好妹妹。姐姐错了还不行吗?”幻巧容笑着哄劝。

两姐妹的嬉笑玩闹,自是惹来了不少人的关注。有的面露艳羡,此等和睦可是别家学不来的;也有得目露鄙夷,不过是在矫揉造作罢了,哗众取宠。

两位小姐莲步轻移,四个婢女在后边远远跟着。

她们各乘上一叶偏舟,还拿着一只篮子——她们不仅想要采荷花,还想要摘莲蓬呢。

“姐姐,快过来,这里的荷花开得好好!”幻千风满心欢喜,置身于大自然中,她忘记了所有的不愉快,似乎返璞归真了。

幻巧容由衷的为这儿的美妙而赞叹,听到幻千风招呼,忙叫侍女行舟划了过去。小舟很轻巧,划得也很省力,显然这小舟是专门为那些弱不禁风的千金小姐们准备的。

岸上,几个小姐在那里谈笑风生,唯有那幻琛璟孤零零地坐在一旁。

她表面虽然没有什么,但心里满是苦涩:就因为自己是个庶女,就要如此不公平的对待她吗?她先前本也去搭讪过,只可惜那嫡女圈子里,又岂是她一个小小庶女所钻的进去的?“我一定要变强!”她下定决心。

她看向那气质清冷的幻巧容,嫡庶有别这句话深深的伤了她的心,她感到很委屈,凭什么那幻巧容可以享有那么多的名利?美貌、才华她也有啊,为什么她不能像幻巧容一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她又看向美的惨绝人寰,美得让人生不起嫉妒之心的幻千风——心中苦笑,一个刚从江南上来投亲的丧家之犬,就因为那副容貌,在幻家也是过的如众星拱月。这又是凭什么?如果她也做的很好,是不是也能这样?

百芳宴,我一定要艳惊四座!

幻千风已经采了好些莲蓬,明艳的笑容在阳光下,显的格外夺目。

“呀,妹妹,你都采了那么多了。相比之下,姐姐都觉得没脸见人了呢。不过那边的宴会,第一环节也快过去了,我们也赶紧走吧。”

幻巧容温柔的笑着,如同那雨后高贵的百合,气质出众。

幻千风抬眸,两眼亮晶晶的:“都是千风不好,太贪玩差点误了时间了,那么姐姐,我们走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