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二十三章:神医风易嗔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3415 2017-05-14 12:43:11

  一人一狐相聊甚欢,可余人就没有那么淡定了。

虽然早知幻千风的父母才华卓越,他们的女儿定也不会差,可没曾想,她却一举夺魁!要知道,她看起来也不过十一岁啊。

有人本想过去谈天,可见那幻千风时常一个人“自言自语”,便误以为她脑子有点问题,就根本不敢过去了。

空灵儿忽笑道:“主人,他们好像都在说你有些神经质呢。你高不高兴?”

幻千风白了在一旁说风凉话的空灵儿一眼,道:“你还好意思说呢,见你主人被骂,居然那么高兴,还不快想想办法。”

空灵儿歪着头:“我早就有办法了。主人,我们心灵互通怎么样?”

“心灵互通?那是什么?”幻千风被这新奇的说法吸引了,好奇的问。

“就是说,两个人的心理对方都会知道,连情绪也能感知呢。虽然到时有些麻烦,因为互通后就没有隐私了嘛,但是我们对话就方便多了。”空灵儿用萌萌的声音说。

“那好吧。互通就互通,没什么大不了的。”幻千风对于隐私没什么概念,想也不想就同意了。

空灵儿又道:“那我可就施展时空之力了,过程可能会有点痒,你如果不怕被人当成神经病,那你就笑出来好了。”

幻千风立即傻眼了:“什么,要挠痒啊。空灵儿,你怎么不早说。”她最怕呵痒了。

“现在不是说了吗?好了,我现在就开始了。”空灵儿调皮的说,半点也不给幻千风一点反应时间,就动用了时空之力。

“喂,你等一等呀……空灵儿!慢点儿!好痒啊。”幻千风初时还有力气说话,小声叫空灵儿慢一些。

到了后来,她光顾着笑了,直笑得全身酸软无力,笑的挤出了眼泪。

这种痒,不仅是痒在肉里,更是痒在骨子里——可以说是奇痒难忍,幻千风笑得只是伏在桌上没有滚到地上去,都算是定力好的了。

众人均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光瞧着幻千风,这人啊,就是不能看表面,别看这小姐漂亮得紧,竟是一个痴傻的。

纨绔子弟堆里,都聊的起劲,没一个注意到已然笑瘫了的幻千风。

“喏,大哥呀就像这样,娇滴滴的这么一拜,就叫着:千风拜见祖母,拜见大伯母。”楚子云肥大的身子这么学着施了一礼,众人哄笑起来。楚子云越发说的起劲儿了:“你们那是没看见,大哥那一声拜叫的,连我骨头都酥了。”

莫游龙嗤笑一声:“说的好像你看见过似的,你也不过是你的侍卫来禀报才知道的。”

“才不是呢!”楚子云不服气的说,“那一日,我可是知道大哥要去看幻家小姐的,然后呢我呀,就让那小六子带着我藏在了一棵树上偷看,没曾想那幻家小姐又偷溜出去玩了,偏又遇到那老太婆过来了,才上演了一场男扮女装的戏。”

“哦——你倒霉了!”那些纨绔笑着指着他说。

楚子云这才发现说溜了嘴,不禁懊恼极了——要知道自己可是过去偷窥的,要是被大哥发现了,凭大哥的暴烈性子,可不是扁他一顿那么简单。立马“楚楚可怜”的看向众人。

只听他用甜的恶心的语气央告着:“好弟兄们,可别去告诉大哥。”

“门也没有!若我们替你瞒着,到时大哥知道了,连着我们也跟着遭殃。”莫游龙最先不答应。

楚子云依旧不死心:“好弟兄们,就算子云求你们了。”

可没一个人理睬他。楚子云悻悻的闭上了嘴巴,看向了别处。忽又尖叫起来。

莫游龙一脸嫌恶地看着楚子云:“你叫什么叫?大惊小怪的,别扫了我们玩牌九的兴致。”

“不不不,不是。你们看那幻家小姐,好像……好像是中了笑魔了。”楚子云急得为自己申辩,可话也说得结巴了。

余人一听,忙把视线也转到那边去,果真如此。

幻巧容急得要命,在那里不停地劝慰着幻千风:“好妹妹,你到底怎么了?是哪里不对劲吗?”

“姐姐,……别别别担心,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我我,我就是感觉全身上下,好好好痒而已。哈哈哈……”幻千风尽量把话说的简单些。

幻巧容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忙遣侍女去回禀恩国公夫人。

没过多久,恩国公夫人领着一帮人急匆匆的过来,身旁还跟着两个太医院的太医。

“幻家二小姐怎么样了?”一见太医诊治完毕,恩国公夫人就忙问道。

“启禀夫人,幻二小姐中了一种草的毒,至于那是什么毒,下官学艺不精,并不认识。”一个太医诚惶诚恐的说。

“连中了什么毒都不知道!要你们这太医院的太医有什么用!”恩国公夫人大发雷霆。

这夏朝谁人不知,幻家是为第一世家,虽然现在荣宠已不如当年,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哪是他们恩国公府得罪的起的?

更何况现在这幻家,又出了一个“京城双绝”之一的幻巧容,和一个美得让人不敢直视的幻千风,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这幻家,重新崛起是势不可挡的了。

至于为何太医诊断出来的是中了毒,那是因为幻千风为不让人起疑,使用了笑笑草所磨出来的笑笑粉。

笑笑草,位于夏朝南面,极为稀有,但对于岁月悠久的时空塔来说,就犹如地摊货一般。

“我我我……哈哈哈,好痒啊!痒痒痒死我了!”幻千风不断地笑着,众人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她。

在他们眼里,他们算是佩服这位小姐的了。十一岁就可夺魁,面对如此奇痒,她居然也未用手去抓,若是别人,那皮肤估计早就抓破了吧!

“这是怎么回事!”不知何时,明贤帝的御驾已经来到了这里,同行的不是简行风又是谁?

“臣等参见陛下。”众人下跪。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真是……”幻千风终于笑的筋疲力尽,昏睡了过去。

“谁能告诉朕?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明贤帝面色铁青。

简行风忽然插嘴:“皇帝伯伯,她好像是中了南疆的一种毒。此毒名叫,欢笑毒,三日之内若不解掉,就会七窍流血而死。”

众人大惊失色,一连后退了好几步。

“究竟是谁,居然如此阴毒,朕还在这里呢,怎能如此放肆!”明贤帝勃然大怒。顿了一顿,他又问道:“行风,此毒你可有解法?”

“启禀皇帝伯伯,行风才疏学浅,并不能解此毒。但行风知道,有一人绝对能解此毒。”简行风面色凝重。

明贤帝不免对简行风所说的这个人好奇起来了,问道:“到底是哪位高人?”

“江湖上最负盛名的——风神医。”简行风道。

明贤帝皱起眉来:“风神医?就是那个帮助北狄平定马瘟之乱,又成功破去了南疆蛊毒的风易嗔吗?”那段时日里,北狄和南疆可以说是民不聊生,那些个大臣一直都在他耳旁唠叨风神医,才让他印象深刻。

“正是,行风认为这普天之下,除了那风神医,无人能解幻家小姐的毒。”简行风道。

明贤帝摇了摇头,说:“那风神医朕也听说过,不过是一个性格孤僻、秉性古怪的小丫头罢了,怎么可能能解她的毒?当年的事也不过是碰巧而已,是外人把她传的太邪乎了。”

“可是,皇帝伯伯,碰巧也是要有真才实学的啊!”简行风不解地说。

明贤帝温和的说:“行风,那风易嗔不过是一个江湖骗子而已,怎么你也相信外人的胡说八道?她九岁就解了马瘟和蛊毒,这也太离奇了吧?就算是天降奇才,也不会有如此本领啊。”

简行风知道明贤帝的脾气,认定了一件事就绝对不会改变他的看法,除非是把明晃晃的事实摆在他眼前他才会相信,只好不再说话。

明贤帝下令:“马上把太医院的那些老家伙都给朕叫来,务必要治好幻家二小姐。”

……

“胡闹!这臭小子怎么能这么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三师父陈丹棱气急败坏的说。

燕青藤是依然一副书生装饰,只看他悠悠的摇着一把白纸扇,道:“果然是儿大不中留,小兔崽子的翅膀硬了,连我们这些个师傅的话,他也不听了。都和他说了多少次了,正值发病期,不许下山,可他还是溜了下去。”

四师父向咏春总结道:“所以,造成小兔崽子不听话的罪魁祸首是你——独孤情!都是你太纵容他了!教他那么好的轻功干什么,搞得我们兄弟中间没一个追的上他的。你该当何罪?”

五师父独孤情优哉游哉的靠在一旁的柱子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让人一见就生出想扁他一顿的冲动!

独孤情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一耸肩:“怪我喽?那你们一个个的也不一样?老大羽寄仙,教那臭小子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然后老二燕青藤,又教那臭小子兵法和那什么人生百态;老三陈丹棱,教他学会了御剑;老四向永春,教会了他与动物沟通;至于我,只是教他了轻功而已;还有老六东方雨,教他绝世武功;老七岳傲天,更是教他东躲西藏,我们哪里找得着?

更何况,当初我们这七个修行千年的老怪物,还不是看中了那臭小子的极佳根骨?现在某些地方比我们厉害,半点也不稀奇。如果你硬要说是我的错,那就说明几个师父之间谁教的最好,就是我了!”

“谁说是你教的最好啦?老四你别在那里臭屁得意!”文弱书生燕青藤直接爆了粗口,不过其他人早就习以为常。

大师傅羽寄仙颇为头痛的看着这些,同生共死一千年的结拜兄弟们,自从收了幻千然这个徒弟之后,就一直喜欢打赌,自己这个大哥,真是难做啊!还不如徒弟幻千然呢,好歹自己这徒弟做大哥是把小弟都给收拾得服服贴贴的呀。

唉,什么时候,他这个大师傅又该向自己的徒弟讨教两招了。

“老大,为避免那小兔崽子出什么意外,事不宜迟,我们派你那只白鹭去吧那小兔崽子抓回来吧!”七师父岳傲天建议道。

所有人赞同的点了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