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二十四章:开药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3421 2017-05-20 01:12:32

  屋内,人黑压压的一片。

空灵儿被那些个太医禁止靠近幻千风,关在了主人特意为自己准备的小窝里。

主人,我们该怎么办?好像弄巧成拙了。空灵儿心里想。

幻千风立即惊喜地看见这心灵互通的效果,忙也心里想道:我怎么知道啊,要不然,你从时空塔里再变出一个人来,让她自称为风神医,帮我脱困吧。

主人,那不是变,是时空塔原来就有的人,额,也可以说成是关押。空灵儿对此表示无奈。

管他什么呢,我总不能一直躺在床上吧,三天之后我还没七窍流血的话,可就露陷了。幻千风焦急得很。

好,主人您再躺会儿,等一下就好。空灵儿回应道。

“夫人,恩国公府门外站着一个绝色女子,自称是风神医,请求过来为幻家二小姐治疗。”一小丫头进来说。

立即,整个屋子里窃窃私语一片——不是说,风神医行为乖张、最是桀骜不驯吗?为何今日却主动找上门来,为前者治疗呢?

更何况,简世子求来圣旨张贴布告,也才一天一夜而已啊,这风神医怎么来的那么快!

但恩国公夫人可不管这些了,最近这些日子,她被弄的焦头烂额,一听到风神医来了,如遇救星率一应奴婢去门口相迎。

之间门口那女子,腰间挂着一块青色玉佩,如墨般的长头发随意的垂落在后背,只用一根青色丝带束着。艳阳高照,微风徐徐,一袭白衣,流转星眸顾盼生辉——当真如风一般缥缈,给人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觉。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她的脸,上半部分戴着一个精巧的白面具,为她又添了七分神秘之感,让人迫切地渴望要摘下她的面具,一睹芳容。

“想必您就是风神医吧!”一张口,恩国公夫人就先吓了一跳,眼前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女娃,她为何要说您呢?

那女子微微一颔首,一个仿若天籁之音的声音响起:“本座正是,请夫人带路吧。”

没有人注意到她到底用了什么样的自称,他们只觉得那音调清冽,如同珠玉落地,淡淡的语气,仿佛包容了世间万物。

恩国公夫人也自动忽略掉了那出尘美人的自称,只是忙在前带路。

那美人微微一笑,嘴角勾起一抹完美的弧度。除了空灵儿,谁也不知道,其实她就是幻千风。

本来她是想要找人顶替风神医,只可惜空灵儿的时空塔内找不出一个与她相似的人。在“风神医”这一称号前,她是以真容示人的,只要是知道她的人,都会知道她长了一副怎样的绝色容颜。

于是,空灵儿暂时把她分成了两个,一个是幻千风躺在床上,另一个则是风易嗔站在这阳光之下。

“这毒很简单,把这药方拿去吧,照着上面的熬药就可以了。”风易嗔缓缓说道。

见无人有动静,她澄澈的眸子一转,似有一对寒光射出,给人以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冷笑一声,好比带刺玫瑰:“众位这是不相信本座的话吗?不过也没关系,反正本座已经把药方放下了,用不用是你们的事。”

那恩国公夫人忙陪着笑脸:“风神医,我们不是这个意思。”话一出口,她就禁不住又懊恼起来:真是的,眼前这美人儿虽然是黑白灰三道争抢的神医,但未得到朝廷的敕封,也不过是一个乡野医生罢了,哪里值得他一个堂堂正一品的恩国公夫人在这里竭力挽留?

自己真是老糊涂了。她心里埋怨着自己。

风易嗔呵呵一笑,众人只觉得七魂六魄俱被这清丽灵动的笑声勾走。只听她冷声说道:“不是这意思,那又是什么意思?本座行医多年,夫人你也不是不知本座素不喜被人威胁利诱。更何况,本座今日来也与你们那狗屁圣旨告示无关。可不是你们挥之即来、喝之即去的。再若如此,休怪本座翻脸无情。”

众人这才幡然醒悟,眼前这魅惑众生的女子,既不是普通的弱女子,也不是那平平无奇的医生,她可是江湖上最为有名的神医风易嗔!上一秒她可以把你从鬼门关抢回来,下一秒她也有可能把你一脚踹下十八层地狱。

她可是能让人瞬间了无生息的存在,哪是她们这些自小生在深闺之中的小姐夫人们所惹的起的?心下不免胆寒。

可某些有心眼的人,却听出了某些其他的意思。既然这风神医不是因为圣旨前来,那又是为何呢?

恩国公夫人内心是叫苦连天,自己这是在造什么孽啊!搞什么不好,非要去惹这性格最是孤僻古怪的风神医?是嫌命太长了么?下定决心,待会无论如何,都顺着风易嗔的话来说。

“神医可真会开玩笑,您的大名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们说什么也得相信您的话啊。”顿了一顿,生怕那风易嗔又说出别的什么话来,抢先道:“你们还不快来人照着神医给的方子去熬药?”

两个丫鬟听言如梦初醒,忙心惊胆战而又不乏敬畏地走上前来。不知处于何等缘故,她们一挨近风易嗔的身边,就下意识地先行了一礼,才毕恭毕敬地拿起那药方,走出了门外。

风易嗔嘴角噙笑,那双漂亮的狐狸眼眼角微扬,绽放出无限光彩。她的声音如同那空谷黄鹂般的轻灵:“既然如此,本座也已了却了自己的一桩心愿,可就先告辞了。各位,后会不见!”

恩国公夫人一听这话,又情不自禁的开口了:“风神医,既然已来本夫人这宅邸,何不再小坐一会儿?也好让我们稍尽地主之谊。”这一些言语,自己又先被吓了一跳——

阿弥陀佛,天知道她到底说了些什么?她明明是想客客气气送那神医离去的!

她惊恐的眼神自是被风易嗔看在眼里,那双本就勾魂动魄的眸子里有着无限笑意——但在那恩国公夫人的眼里,就与那古书上所写的“笑里藏刀”无异。她的心忍不住颤抖起来。

是了,并不是因为自己神经错乱,才会频频出差错;而是眼前这一顾倾人国的绝色美人的缘故。又想到先前自己对她不由得产生的恭敬,愈发相信了这个缘故,哪里还敢再行挽留?自是巴不得她快快走了先才好。

自己近几日可真是倒霉,等这段事情的风头过了,她可得上白莲庵好好拜拜,去去身上的晦气。

她这么想着,身上却再也熬将不住风易嗔对她的审视般的目光,那自始至终被保养得很好的光洁的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涔涔而下。正当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

“端王驾到!简世子驾到!”洪亮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厢房上下,恩国公夫人只觉如释重负,眼角终于露出了些许疲惫之色。

很好,那两人来得正是时候。但愿他们其中的某个人能够治的住这胆大包天的风易嗔!

如此念想,她的雍容华贵不减,领着一帮女眷对大步向这边走来的两位锦衣玉服之人,盈盈施了一礼。

风易嗔漫不经心的向那两人瞟了一眼,冰寒的眸子里无波无谰。在这个厢房内,唯独她一人不行礼,更加显出她身上那种勾人心魄的美貌,和那孤傲高冷的气质来,如同那迎冬怒放的梅花,疑似那广寒仙子下了凡尘。

慕羽也未能不被她所吸引,从踏入这门槛开始,他的目光就始终凝在那清冷高雅的美人身上!远观望之,皎若初生之日月;迫而察之,却灼若芙蕖出了那绿波。当真不由得让他为之惊艳——

众位在场的夫人小姐们也是察觉到慕羽的目光,却对那美得慑人心魄的美人生不出任何的嫉妒之心,有的只是无限的艳羡。

简行风却微觉诧异,这神医身上的味道他好像在哪里闻到过,究竟是在哪里呢?

他疑惑的打量着神医,却发现她身上除了那香味之外,再无让他熟悉之感。或许是自己多想了吧?他暗自道。

毕竟这天下之大,香气相似也不是不可能的。

风易嗔表面是镇静自若,实际上她早已着了慌——鬼知道那被誉为夏朝第一聪明的简行风,会不会看出她的真实身份?毕竟能担得起如此大的荣誉的人,心若不细是不可能的。

刚才那简行风疑惑的目光投过来的时候,她的心里就说不出的紧张,有点懊恼:真是的,本来自己在京城中就是举步维艰,干嘛要亲自涉险?若是被发现,又该如何是好?

不过好在简行风很快就把目光转移开了,倒是让她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慕羽先行开口道:“敢问这位小姐尊名?”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眼前这绝色女子,究竟是谁。

恩国公夫人见前者发问,而风易嗔又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只得硬着头皮代为答道:“启禀端王殿下,这位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风神医了。神医,这是端王殿下。”

端王一怔,他竟没想到她会是那医术独步天下而且杀人不眨眼的风神医!

风易嗔微颔螓首,便再无其他神色,甚至连半丝兴趣也不见得溢于其表,反倒是那慕羽看她的眼神越发炽热起来。

天哪!这普天之下怎会有此等佳人——让人觉得看一眼都是亵渎。

按耐不住内心的震惊与激动,慕羽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稳:“神医果然是名不虚传!”他的话模棱两可,似在说风易嗔的医术,也似在夸奖她的美貌。他等待着眼前那冷艳美人的提问。

只可惜他注定要失望了,风易嗔对他说的每一句话,哦不,是每一个字都不感兴趣。她正急着要离开,哪里还会顾得上那慕羽说了什么?只是径自说道:“现如今,本座也开了药方了,告辞。”

她正欲转身离去,可慕羽的一只手挡在她面前,急匆匆地说:“风神医远道而来,怎么不喝杯热茶小坐一会儿,就急着要走了?”紧接着,慕羽的身体也挡在了门外。

风易嗔柳眉轻皱,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却让简行风敏锐的捕捉到了。

这神医是和这皇子有什么过节吗?若不然,虽那端王礼节确实唐突了些,也不该如此啊。简行风暗自思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