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三十章:再次迷路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3008 2017-05-28 06:34:29

  京城内,幻府二小姐失踪、杀人一事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有人说,是幻府二小姐被人所迫,劫持而走的;

有人说,车夫欲要强奸幻府二小姐,阴谋未曾得逞反将自己误杀;

有人说,幻府二小姐欲要与人私奔,先是威胁车夫带她与那野男人逃出京城,随后将那车夫杀人灭口;

有人说,幻府二小姐耐不住闺中寂寞,想要与车夫云雨一番,奈何车夫恪守本分,誓死不从,她一怒之下就将车夫杀了抛尸荒野。

却因畏惧刑罚,落荒而逃。

……

事情越传越广,也变的越来越不堪入耳,最后众人竟能绘声绘色的把整个事情讲出来,如同亲眼看到的一般——包括如何威胁车夫,如何私逃出城,均讲的活灵活现。

幻府,此次可以说是颜面尽失,就连那幻府的下人们,走在大街上也会遭人白眼;凡是和幻府能搭上点关系的,平白无故也会受到百姓的指指点点,气的直接与幻府断了关系,又用雷霆手段处置了好些人,众人才不敢再说些什么。

在大夏朝,虽然民风开放,男女聚宴也是常有的事——但若是私逃,被发现抓回来以后,女子可是要被拖去浸猪笼的。

更何况,这女子还犯了杀人的大案!

明贤帝闻言更是勃然大怒,让京兆尹彻查此案,务必要将杀人犯幻千风凌迟处死。

这下,连带着仍在朝廷为官的幻晋阳,也跟着受了责难,不仅扣去一月俸禄,还被勒令在家闭门思过一个月。

气的苏氏连骂幻千风与她母亲一样,喜欢勾搭男人,还同出一辙拐走了哪个世家子弟,私逃而去。

刘氏原先听到这消息,还是得意洋洋,可随着事情的扩大,她也不免惊慌起来了,唯恐会影响了她的巧姐儿的名声——要知道,幻巧容已经到了可出嫁的年纪,若是因为这件事……她再也不愿意想下去了。

相反,幻巧容极为镇定,一直坦然自若的该干什么就做什么,有条不絮让人摸不透她心里到底想的是些什么。

……

思过崖上,秋高气爽。

在去见公子的路上,暗影百般纠结,到底要不要把小姐的事告诉公子呢?公子的脾气他再清楚不过了,若是知道小姐蒙受如此奇耻大辱,屠城都是有可能的吧?要知道,公子从来是一个不计后果的人。

就这样犹豫着,他已来到了一棵攀枝错节的大枫树的旁边,瑟瑟的秋风让那片片的红叶,如巨大的蝴蝶一般展翅翩飞。可就是这样的风,却丝毫没有让那树下的美少年发丝凌乱,琴声如溪水潺潺。

“公子。”暗影轻轻叫了一声。尽管他心里是极不愿意打破此时此刻的——美好与宁静的。

“说吧,何事?”少年的声音如那万年不化的寒冰,清冷的音调略显缥缈,仿佛出自天际一般。

“天然阁已经尽力了,他们尝试了无数种办法,都没能让自己人安插进入圣朝王庭。”暗影神态恭谨地说道。

“何必非要插入王庭里去呢?他们又犯死心眼、不懂得变通了。”幻千然淡淡的说,连头都未曾抬一下。

“属下愚昧,望公子告知。”暗影只觉得手心里,也渗出汗来。

“比如说,后宫之中,王公贵族的内宅啊。”幻千然略略抬高了声调道。

暗影眼睛一亮,真可谓是一语点醒梦中人!俗话说得好,千防万防,家贼难防——那些后宅女子,不正是最好攻克的地方吗?

“公子,再有就是……您让属下调查的圣朝太子墨宇寒,此人实在是深不可测。表面行事低调每次却都能大放光彩;平日里从不出手,身旁护卫一大堆却只是掩人耳目;修为早就远超圣朝现任皇帝墨轩帝,却又一直韬光养晦,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幻千然继续弹着琴,似不被世俗所扰。静静地听罢后,也不言语,久久沉默着。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与墨宇寒交手,他的功力与修为确实让人望而生畏,甚至可以与他势均力敌,当真不容小觑!

他的武功之所以能够独步天下,是因为有七个活了上千岁的老师傅的教导,再加上自己本就天资卓越,才会有今日的成就。

那么,墨宇寒,他又是凭借着什么才会如此呢?

幻千然知道,墨宇寒幼时虽有太子之名,但并无太子之实,从小到大受人唾弃辱骂无数,忍受了无数非人的折磨——也不知现在的他,人格是否扭曲呢?他又是如何一步步成长到今天这一步的?

普天之下,就他幻千然而言,只有墨宇寒,有着和他一较高下的资格。

幻千然依然不愿抬头,继续问道:“还有事吗?”

“是小姐的事。”暗影一咬牙,决定说明真相。若不然,他问心有愧,会觉得对不住小姐,更对不住公子对他的信任。

幻千然猛地抬起头来,那张堪比祸国妖姬的脸庞,让每一个见到它的人都会觉得即将窒息。神情高冷,给人以可望而不可即之感,但那双凤眸里却丝毫不掩饰他的关注之意。

暗影见状,着实叹了一口气,怀着一种担惊受怕的心理,将京城中所议论之事娓娓道来。

幻千然的脸色阴晴不定,让那暗影更是心惊肉跳。

如同拼命一般,他把话讲完了,此时已然是汗流浃背,低着头不敢看自家公子。

“本公子姐姐太纯真了,此次定是被人算计;那流言越传越不像话,也定是有人推波助澜。而这两者一结合,就定是那幕后黑手无疑了。暗影,下面你要作什么总不用本公子说了吧?”幻千然冷冷的说。

暗影把头埋得更低了,生怕公子把怒火迁到他身上来——翁声翁气地说:“属下明白,属下立即着手派人去调查。”

幻千然忽又勾唇一笑,却在暗影看来,竟比那出窝的毒蛇还要恐怖些。只听他道:“本公子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如此大胆,居然敢陷害本公子的姐姐!暗影,你记着,本公子要把它调查的彻彻底底。否则……”

“是,公子,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暗影道。

“知道就好,下去吧。”幻千然重新坐下,弹起了琴。

直至暗影离去,听不见公子的弹琴之声后,那余音仍萦绕在其耳畔。

……

话说幻千风正在为那女子检查伤势之间,与妖妖一同守在门外的入画走了进来,低声道:“小姐,有人往这边来了。”

幻千风立即停下手中的动作,将一切医药品收了起来。

走进来的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只见他口中称佛,道:“这位女施主,老衲想有几个问题问问施主。”

“慧云大师,请问吧,我自当洗耳恭听。”幻千风点了点头。

慧云大师瞟了那床上的女子一眼,道:“施主,你对着女子有何看法?她伤势很重,难道也同你们一并下山不成?”

幻千风一愣,问道:“慧云大师说这话又是何意?”

“老衲是想对施主说,我佛慈悲,帮人就要帮到底。你看着女子,若再受颠簸,伤势必然会加重。如果施主不嫌弃的话,老衲再收留你们几日也是可以的。”慧云大师道。

幻千风忙笑着说道:“这怎么好意思呢?我们已经在贵寺叨扰一日了,哪里还有脸再住几日?”

她心下却另有一番考量,怕幻府的人因她不见而着急,一直想着要赶紧回去呢。

至于那女子……她别无他法,只能把她送到这寺里养伤了。

“大师,我只有一事相求,万望大师应允。”幻千风道。

“施主但说无妨,凡事老衲能够帮上的,老衲都会尽力的。”慧云大师道。

“是这样的,大师,我想把我这朋友留在贵寺几日,等她伤势好后在让他自行离去,不知可否?”幻千风用征询的口气问。

慧云大师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施主尽管放心吧。”

幻千风一点头:“那么就多谢大师了,我们即刻就会下山,日后就劳烦大师对她加以照顾了。”

她又双手递上一个银封,道:“一点小心意,万望大师收下,全权当做是我的香火钱吧。”

慧云大师若有所思:“施主,那老衲也就把它收下,给你那位朋友买药吧。”

幻千风愣住了,买药的钱她会另给的好不好?时空塔里的金银如土,财宝无数,实在不缺这么点钱啊!

那老和尚,未免也太更耿直了些吧?

她也不好把话挑明,只得道:“那就让大师费心了。我们马上就走了。”

……

幻千风下山倒是轻松,关键是她又迷路了。

早在离开寺后,她就把妖妖和入画叫回了时空塔,现在,她却是一脸懵逼的看着东南西北。

“空灵儿,我们往那边走啊?”幻千风被弄得晕头转向。

空灵而从她怀里把头探了出来:“我也不知道啊,主人,哪边有水走哪边吧。顺流而下,总会看到人家的。”

幻千风此时也束手无策,只好采纳空灵儿的建议,拿自己的运气去碰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