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三十三章: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3013 2017-05-29 05:17:41

  幻千风最终是无罪一身轻的回到了幻府。

而那张冠,被处与了极刑。

“祖母,千风回来了。”幻千风对着苏氏盈盈一福身。

苏氏眼神极为复杂,盯着幻千风,仿佛要将她全身上下看穿一般。幻千风从容不迫,大大方方的接受着苏氏的审视。

苏氏自觉没趣,因为她在幻千风身上,看不出任何东西来。除了她怀中抱着的那只白狐让她变得妖冶妩媚,其余地方都是那样的优雅自得。可不管她如何劝说,幻千风就是固执的不肯放下白狐,索性将让幻千风显得端庄大气的想法给屏弃掉了。

“咦?祖母,璟姐姐怎么不在?”幻千风轻言软语相问,她看这大厅之内,幻府大房余人均在,就唯独少了那庶长女幻琛璟。

苏氏一听这个,连腰杆儿也挺直了,喜气洋洋的说:“璟丫头呀,她可是入了圣上的眼,一进宫就当上了贵人,你以后随巧丫头进宫的时候,可不能忘了向璟贵人行礼。”

幻千风抽了抽嘴角,行礼?开什么玩笑,她最不喜欢那些繁琐的规矩暂且不说,她一个嫡女居然要向一个庶女低头——这让她情何以堪?尽管那庶女现在身份已不同与往日,可她是那样孤傲的人,哪肯行礼?

“再有就是,你巧姐姐现在已和齐王订婚做正妃,只等你巧姐姐到了十七岁就嫁过去呢。”苏氏继续道。

幻千风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又要多向一个人行礼了。

幻巧容则是心中一痛,她是正妃固然不错,但她却并不喜欢齐王,因为她清楚的知道,慕鸿喜欢的是欧阳月。

她嫁过去,以后的日子能好过吗?可现在,端王慕羽已逝,她只能选择齐王。不由得对那毒害了慕羽的风易嗔,恨意又提升了一层。

“那真是恭喜巧姐姐了。”幻千风美眸含笑,那双清澈无双的眸子里,映出幻巧容略带娇羞的神色来。

“哎呀,谈什么恭喜不恭喜的,我还要在闺中待上一二年才能出阁呢。这么早说干什么,怪没意思的。”幻巧容笑言。

“喏巧姐姐你看,你脸都红了呢。别害羞啦!这没什么好难为情的。”幻千风人小鬼大地说道,逗的屋里间的人大笑起来。

幻巧容也顾不着什么风不风范来了,对着苏氏叫着:“祖母,你听听,你听听!这鬼丫头说的是什么话呀。巧容可得先跟您说好,什么时候千风及笄了,得让我去给她找婆家去,到时非要找个恶婆婆给她不可!叫她这么取笑孙女!”

“哎哟我嘞个去,巧姐姐,你最好了对不对?千风知错了,那恶婆婆,还是留给别的幸运儿享受去吧。千风福小,可消受不起这么大的福分。”幻千风撒着娇,那模样绝对能软化天底下任何一个铁石心肠的人。

“好了,真是拿你没办法!到最后,竟然还是我吃亏了。不成,千风你可得好好补偿我一番。”幻巧容凑趣道。

幻千风使劲一点头:“那巧姐姐,你快说说如何补偿你?”

幻巧容想了一想,道:“现在还没想好,这个补偿暂且先存着吧,日后等我想到了你再给我。”

幻千风道:“巧姐姐,你可不能狮子大开口,我是很穷的——到时候,恐怕得找祖母帮忙了。祖母,你到时会帮我吗?”

苏氏存心想逗一逗这个小孙女,便故意扭过头去:“那是你们姐妹俩的事,怎么好端端的扯到我这老太婆这儿来了?”

幻千风似是要哭出来一般:“啊?连祖母也不要千风了。千风以后可怎么办啊?”

果不其然,苏氏又是开怀一笑,走下座去,亲热的点了一点幻千风小巧俊秀的琼鼻,道:“你这傻丫头,祖母怎么可能不要你了呢?尽说瞎话来招惹我开心呢。”

幻千风嘻嘻一笑,又道:“罗胜表哥、罗乾表哥,你们来评评理嘛!千风哪里说瞎话了?刚才祖母分明是不要我的意思嘛。”

幻罗胜神色极为认真地说:“我刚才光顾着喝水了,没注意听你们在讲些什么。”

这言下之意就是他站在祖母那一边喽,幻千风气呼呼的甩过头去,求助的小眼神楚楚可怜的看着幻罗乾。

幻罗乾一耸肩,装作没看到的样子,连带着眼神也一并转了。气的幻千风又是一跺脚。

这么一个动作,却爆发了一场哄堂大笑。

……

时光荏苒,如同白驹过隙。转眼间,已步入了第二年春。

“小姐,快些起床吧,今日可就是祭天大典了。”入画无奈地在床旁哄劝小姐起床。

“再让我躺一会儿嘛,祭天大典总是跪来跪去的,得趁这会功夫能休息多久是多久。”幻千风又是在床上翻了一个身。

“小姐……”入画欲哭无泪,叫小姐早些起床怎么就那么难呢?

等赖到平日里起床的时辰,幻千风才慢悠悠的从床上走了下来,入画忙将她扶到梳妆台前,开始着手今日的装扮。

按照空灵儿大人的意思,此次必须得为小姐盛装打扮,一出场就能艳惊四座。她深知小姐对衣服的款式颜色没什么概念,毕竟小姐就算是穿着布裙,也能别有一番风韵,让人怦然心动。

若是穿艳色,那小姐就会显出她从骨子里透出的妖媚;若是穿冷色,可以衬托出小姐从里到外的冷艳孤傲。

那么,该选什么颜色的衣饰好呢?

入画略略想了一会儿,便为小姐穿上了一件冰蓝色的广袖流仙裙,裙摆绣着一朵朵细碎的小兰花儿,似在散发着幽幽的清香。光滑细腻的脖子上,挂着一个精致非常、样式繁琐的金红色璎珞项圈。如黑瀑的秀发挽成了一个飞星逐月髻,上面插着一根彩幻镂凤步摇还有一个镂空兰花珠钗。退后两步端详一会儿后,又加上了一个南红玛瑙珠钿。

“有点重。”幻千风如玉的耳垂上戴着金镶东珠耳坠,手上套着一个冰花芙蓉玉玉镯,整个人如集天下钟神灵秀于一身一般。

“小姐,你到底怎样才算不重啊?首饰再减下去,可就坏了祭天大典的规矩了。”入画扶额道。

幻千风“哦”了一声,欣赏着镜中自己美丽的容颜,郑重宣布道:“我决定了,今天我不化妆,素面朝天舒服一些。”

入画瞠目结舌,她好想说一句:小姐,这是十余年都不一定举办一次的祭天大典,您这么任性真的好吗?

好不容易折腾好了,妖妖恰巧端着一碗龙眼肉粥走了进来,看到今日的小姐是如此的姸姿俏丽,使莺惭燕妒桃羞李让,也不由得为之一震,险些把那碗粥给洒了出去。

“啊!我的粥!”幻千风情不自禁的出声叫了起来。

妖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碗粥而已,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她又不是废柴,难道连碗粥也接不住吗?

幻千风似看出妖妖心中所想,道:“你懂什么?《名医别录》里可是说过的,讲它是‘久服强魂轻身不老’,可以开胃悦脾,养心益智,更有除去蛊毒之效。如果打翻了,我能不心疼吗?”

妖妖心中暗自腹诽:咋不见小姐你心情不好,摔家具出气时,心疼过呢?家具好歹也比那碗粥贵些吧?

当然,她是不敢吐露心声的。小姐在她和入画面前脾气好是一码事,可空灵儿大人若是听到了,自己保不准会咋样呢!

“我们走吧。”幻千风喝完粥后,用绢子先抹了抹嘴,准备往幻巧容的孜帘院走去。

……

“巧姐姐,你好了没有?再不快些,我可就不等你了。”幻千风在外阁道。

“你个小没良心的,一年都过去了,眼见着你又大了一岁,还以为你会变得稳重些儿,没想到还是和以前一样。”幻巧容掀开珠帘走了出来,笑骂着。

只见她眉似新月,星眸微嗔,淡粉色华衣裹身,披着一件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那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如月光轻泻于地,曳地三尺有余。整个人如那清晨时的出水芙蓉,迷迷离离,让人不自觉的心生怜爱之意。

“巧姐姐,我说你今天怎么动作那么慢呢,原来是一直在研究这个啊。”幻千风巧笑倩兮,意有所指。

幻巧容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还原地转了两圈儿,问道:“好看吗?”

幻千风盈盈一笑,念道:“秀魇艳比花娇,翩若轻云出岫。”

“千风,你这可夸的太过了,艳字似乎更适合形容你才对。”幻巧容摇了摇头。

她乍一看到幻千风时,内心的震惊与触动到底有多大,只有她自己才清楚。她不否认幻千风的妖艳是媚到骨子里的,她的身上总有一种神秘的气质,吸引着别人的视线,“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一句再合适她不过。

可她也不会去嫉妒她,毕竟红颜薄命,她又何苦与一个短命鬼计较呢?

“巧姐姐谬赞了。时辰也差不多了,我们先赶去前厅,和大伯母在一起吧。”幻千风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