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三十四章:斩草除根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3177 2017-05-29 21:32:50

  “公子,这是圣朝最新情报,请您过目。”暗影递上一份火漆的书信。

可幻千然并未就地拆开来,他最近总是心神不宁、浮躁不已,凡是能引起他这种情绪的人,天底下也就只有姐姐一个人了。

“京城那边情况怎么样?”幻千然问道。一阵略带湿气的晨风吹过来,衣决飘飘,显得他越发的面若冠玉。

暗影连忙说道:“京城正在举行祭天大典,小姐也参与其中。”

“祭天大典?”幻千然喃喃自语,“本公子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要不然,无缘无故为何要祭天?”

“公子言之有理,需不需要属下立即调人过去保护小姐?”暗影道。

“不,暂且我们先按兵不动,否则要是打草惊蛇了的话,可就没有好戏看了。”幻千然淡淡的说。

“那小姐……她怎么办?”暗影担忧的问。

幻千然望向天际,道:“姐姐让我放心,她能保护的好自己,我相信姐姐。更何况,我们多年来不断寻找的风神医……也是她。”

暗影震惊的合不拢嘴来。他知道小姐懂医,却以为只是略知些皮毛,万没有想到,她的医术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既然是这样,那么小姐确实有自保的能力,公子也不再会有后顾之忧。

“公子,再有就是小姐在上一年失踪的事了。据调查,种种事情迹象都指向同一个人——欧阳月。”暗影道。

幻千然沉默不语,手拿折扇轻摇,举手投足之间自带一番潇洒飘逸。

暗影只得继续道:“欧阳月嫉妒小姐的美貌,生怕小姐抢了她京城第一美人的名头,就买通一个会些拳脚功夫的酒色之徒,名叫张冠。在杀死了幻府马车车夫之后,张冠假冒车夫欲对小姐行不轨之事,不过幸好小姐机警,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幻千然冷哼一声:“好,很好,欧阳月是吧?既然她敢动本公子的姐姐,本公子就不妨让她也吃些苦头,暗影,怎么做总不用本公子说了吧?”他的唇角挂着一抹邪魅的笑容。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先让她饱受煎熬,再将她碎尸万段!”暗影眼睛一亮,此时已有些跃跃欲试。

“不!这次本公子要让她被万人**而死!”幻千然咬牙切齿,略带血丝的眸子里泛着寒光。

暗影眉心一跳,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啧啧,相府的嫡小姐,京城双绝之一,将是以如此屈辱的方式死去!怪只怪她动了不该动的人,惹了不该惹的麻烦。估计连那相府也要颜面扫地了。

“她不是想害本公子的姐姐身败名裂吗?那好,本公子就要让她成为全天下的笑话,连死也不得安宁!”

幻千然森冷无情的语气,又是让人为之震撼——连死也不让其安息,这人该是有多霸道啊!

……

弱水三千,靓女如云;英雄才子,海阔天高。

其中有一十二三岁的女童,样貌极为出类拔萃,眉眼精致得让在座群芳难逐其天香国艳。

只看她:艳若桃李,姣如秋月。好似那明珠生晕、美玉莹光,自带一股神秘的轻灵气韵——身子还未长开就已如此绝色,让人难以想象这女童长大之后,又该是怎样的绝代风华!

这究竟是那家名媛?竟然长得如此妖冶蛊媚!

就连其身后的两个婢女,也硬生生的压倒了典礼上的多数女子——

也不知是谁嘀咕了一声:“这不是那幻府声名狼藉的二小姐吗?”众人这才猛地想起,那幻府二小姐,不也是如此的妖媚入骨吗?

有些人心下鄙夷,自古红颜多祸水,这女童幼时容貌便能让人神魂颠倒,那长大以后若不是祸国妖姬一枚才怪!

有些人则是扼腕叹息,任谁有这副绝代风华的容貌,都会遭到同性之人的妒嫉的。你看那幻府二小姐,不过还是一个小小的女孩儿,面庞稚气未脱、青涩之意甚浓,就已经遭人陷害险些贞洁不保。

可他们也来不及如何细想了,祭天典礼随着国师的一声令下,渐渐拉开了帷幕。

明贤帝跪在天台之上,神情虔诚不已,身后随祭的官员皆是在四品以上,也随之下跪,伏首与地面处。

再后面,俱是那官员家眷,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忍苦受热的在那里跪着。脸上画的细妆,此时也因天气的炎热化了开来。弄得那些小姐夫人们,不仅显得狼狈,还必须不住的往自己额头上拭汗。

幻千风神情悠然自得,她心里真是有千般庆幸,自己今日半分妆容未化,也就不用像其他人一样难堪了。

明贤帝接过国师递上来的九柱高香,口中高声念道:“朕生与后世,自继位以来一直为民于草野之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现如今,大夏朝连年干旱,战乱四起,百姓民不聊生。朕忧心如焚,望上苍念及朕往日为国为民的份上,降下福音,天佑我大夏王朝,保我大夏子民安康!”

说着,明贤帝向天叩首,随即跪着等待着云开雾散,天放大晴。

天气异常闷热,一丝风也没有,稠糊糊的空气让人心生烦躁,直感到喘不过气来。豆大的汗珠涔涔而下,但是现在却没有一个人敢拿手绢进行擦拭,更没有人敢拿团扇扇风纳凉。

天公仿佛是在捉弄他们一般,久久不肯把太阳从重重云层中放出来,让其大放光芒给人带来希望的曙光。

那些身子娇弱的千金小姐,哪里受过这样的苦?没过多久,她们就接二连三的昏倒在地,然后被丫鬟紧急送到太医院里去。

明贤帝的眉头也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锁越紧,最后整张脸竟完全阴沉了下来。

难道说,连上苍也对大夏朝不管不顾了吗?那么,是不是说,大夏朝很快就要灭亡了呢?

一想到这一点,他就心如刀绞。

“国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明贤帝龙颜大怒。

国师还未曾来得及说话,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那祭祀上苍的高台,已然倒塌成为一片废墟。

明贤帝见状,厉色道:“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祭祀台的突然塌方,乃是大凶之兆,且不说明贤帝是否迷信,就连他在百姓的心目中的威信,也将会大打折扣。

国师忙道:“陛下,容微臣先算上一算。”

他闭上眼睛,右手掐算着,忽睁开眸来,神情甚是凝重。只听他道:“启禀陛下,今日苍天震怒,故不肯让光明出现;而祭祀台塌方,一是上天所降下的预警,二是因为——有妖女作祟!”

妖女作祟!众人一片哗然。他们清楚的知道,在这片大陆的亿万年前,妖、巫、魔、鬼、怪,并称为邪门五族!与那神、圣、佛、仙、道五界联盟而成的的善焉五会,乃是势均力敌的死对头。而那邪门五族中妖族最强,现如今善焉五会的人,都已死于亿万年前的那场浩劫。若那妖女再次面世,这天下岂不是要陷入永无止境的黑暗之中?

“那妖女现在在何处?”明贤帝越想越怒,冷声说到。

“回禀陛下,这妖女正在京城之中。”国师神态严肃道。

“在京城之中?”明贤帝脸色极为严峻,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先遭殃的必定是那些手无寸铁的百姓!

众人也止不住的惊慌起来,神色惶恐的在那里议论。

“那国师,你有几成把握能对付得了那妖女?”明贤帝忙道。

“启禀陛下,那妖女经历了亿万年岁月的洗礼之后,功力早已损失大半,实力万不存一。以微臣现在的功力来说,应该也足以将那妖女灰飞烟灭,不再让她继续为祸人间。”国师信誓旦旦。

“那好,国师,朕命你立马让钦天监的人,去寻找那妖女。像是此等祸患,还是尽早斩草除根来得让人放心。”明贤帝当机立断,国师欣然领命。

“事情突变,祭天大典待那妖女从此世上消失之后,再择日进行。”明贤帝略显疲惫之色道。

……

幻千风玉手托腮,懒懒的伏在桌面上,看向窗外。

天边的那一轮满月,泛着寒霜般的白色,月光如水,倾泻在这大地之上。

空灵儿也立在窗边,两只小爪子上还拿着几颗干果,时不时放进嘴里咯嘣咯嘣吃掉几个。

“千然的信件怎么还没到呀,小白的速度太慢了。”幻千风发着牢骚。

今天是十五月圆之夜,是幻千风和幻千然从小就商议好了的联系时间,每到这一晚,小白鸽小白都会带着幻千然的信过来。今日却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信件迟迟未到。

“走吧,空灵儿,我们出去走走。呆在这屋里也没意思。”幻千风不由分说的抱起桌上的空灵儿,向小花园里走去。

突然,她敏锐的感知到了一个极为危险的气息,正如疾风一般向自己冲来。

幻千风立马兴奋起来,她隐藏风易嗔的身份太久了,真的想要迫切的试试自己新学会的融合之术!

她暗自提上一口真气,可就在这时——

“这位小姐!手下留情!”一个声音惊慌的说。

幻千风则是一脸懵逼,别人都想杀她了她还留情个毛线球啊!常言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所谓正是这个道理。

更何况,那气息来得十分迅猛凛冽,她如果不以暴制暴,最先玩儿完了的可是她呀!

情况紧急,她也顾不着多想那声音主人的话,精准的算到了那道气息主人来到自己面前的时刻,玉手轻扬——

一把药粉洒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