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三十六章:风雨同舟伴一生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3009 2017-05-30 13:03:52

  "千风拜见大伯父。"幻千风步入花园,向着迎面走来的幻景阳盈盈一拜。

"不要叫老夫大伯父,你不是也不配叫!你这万恶的妖女,居然敢在老夫府中放肆!"幻景阳神情激动。

幻千风似没听到“妖女”一词,微一勾唇道:"大伯父,你何出此言?你若不是千风的大伯父,那谁才是呢?"

"大胆妖女,居然还敢狡辩。当真是不把老夫放在眼里了。"幻景阳怒目而视。

”敢问大伯父,千风如何不把您放在眼里了呢?”幻千风笑笑,如同百花盛开般的盛颜仙姿,令人醉生梦死。

幻景阳被她这么一笑,更是怒火中烧,口中叫到:”妖女,果然是妖女!”

幻千风抿唇一笑,对幻景阳的装腔作势嗤之以鼻。她的但笑不语,在外人看来,却如同默认了一般。

”王首领,你来把她收了吧,我就当幻府没有二房后代这个人!”幻景阳似乎是痛心疾首,然又染上了三分大义灭亲的气概来。

王琦道:”妖女,休得多言!我奉命前来拿你,你就不要再做挣扎了!来人呐,把这妖女带回去。”

”慢着,我有话要说。你无凭无据的,为何口口声声说我是妖女?”幻千风胸有成竹地说,她断定今日之事必然是有人陷害。

却不曾想,误打误撞碰巧弄对了。

果不其然,王琦不知是计,道:”国师与钦天监的人夜观星象,发现幻府妖气甚重。今日我又带了对妖镜,见其在这落月亭中大放光芒,从而可见你必是那妖女无疑。”

”何以见得?万一这对妖镜是坏的呢?那岂不是造成了千古第一大冤案?再者,我若真是妖女,这会已经施展妖术跑了,哪还会站在这里和你们闲聊?”幻千风泰然自若,处变不惊。

王琦要是在平日里,定会暗赞一声此女沉得住气,定不是那池中之物!可他现在,只觉得此女实在嚣张,目空一切。不由得大为厌恶,哼道:”妖女就是妖女,哪里会弄错?来人,还不快将她拿下?”

幻千风空有一身本领,此时却毫无用武之地。她不能暴露自己,这样只会让人把她的罪名坐实,从而惹来无数麻烦,成为众矢之的。心怀怨气,任凭那几个粗鲁无礼的御林军将自己双手缚住。

”走!”王琦招呼了一声,领着一帮人马扬之长去。

幻景阳脸上忽然扬起一抹阴狠的笑容:”太好了,我终于一雪当年之耻了。幻青云,你的孩子,也将随你而去了。上一次让她侥幸逃脱,这次老夫要让她的不得好死!”

幻青云,是幻千风和幻千然的父亲,幻景阳的亲弟弟。

孙含烟,是幻景阳一生最为挚爱的女子,到头来,却与那幻青云私奔,不顾家族只求天荒地老相守一生。这怎能不让那幻景阳心生恨意?多少年了,他一直苦苦寻找他们,原以为他们是去了荒山野岭,若不是他路过江南,偶然听人说起幻青云这个名字,他是怎么也想不到,幻青云和孙含烟,居然是藏身于江南那富庶之地。

更为让他恼火的是,父亲居然把家传之宝通天神珠,不交给他这个嫡长子,却是交给了嫡次子——他幻景阳哪里比不上幻青云了?凭什么那得了好处的,全是那幻青云?

”老爷。”身旁的仆从见幻景阳发呆出神,忙叫道。

幻景阳这才回过神来,冷声说道:”把这落月亭就此封锁,那妖女的一概用品全用火烧了吧。她从江南带上来的两个婢女,也一并交到京兆尹手上,听候发落。”

……

万民请愿,声势浩大可以排山倒海。

”恳请吾皇立即将妖女绳之以法,还我大夏朝子民一个公道!”

”恳请吾皇立即将妖女绳之以法,还我大夏朝子民一个公道!”

”恳请吾皇立即将妖女绳之于法,还我大夏朝子民一个公道!”

……

幻千风静静地望着沿途跪着的百姓,望着那些希望自己死的百姓,神情漠然。

大夏连年干旱,这怪她吗?这是她的错吗?

大夏战乱不停歇,这怪她吗?这是她的错吗?

大夏子民饿死荒郊,这也怪她吗?这也是她的错吗?

是的,她没有做错什么,那为什么要把所有灾祸都归咎到她一人身上来?

她明明就好端端的待在那幻府落月亭之内,什么事也没做,有何来妖女一名?又何来祸害人间之说?

她是风然狐后,为了天下黎民,不惜消耗自己的生命之力,保住了那些人;她是风神医,悬壶济世已有三四年之久,手里更是不知道救了多少条人命——她若是妖女,那其他人又是什么?

她不禁怀疑起自己为这些人所做的一切,到底值不值得?这些人狼心狗肺,非要置自己于死地而后甘心,那么她往日所做到底是对是错?从今往后,她不再会一味的救人了,她一定要变得嗜血无情,让人闻风丧胆!

以前,就是她太好商量了,要不然的话,自己又怎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若她大难不死,她是风易嗔也好,风然狐后也罢,从此再不会对人心慈手软——

王琦看着眼前这幅甚为壮观的景象,也禁不住的热血沸腾起来。

“请各位大夏子民们听本将一言,陛下所言,若抓住妖女将于明日午时三刻,对这妖女执以火刑!”

听闻此消息,全民欢呼雀跃,激情亢奋,高呼万岁!

……

”进去进去!我让你进去呐!”一天牢看守极不耐烦的说,伸手将幻千风推了进去。

幻千风默默忍受,现在她为鱼肉待人宰割,不得不为此低头,所幸空灵儿还在自己身边。

那天牢看守把牢门上了锁,啐了一口唾沫泡子,骂了一句妖女之后,才转身离去。这是大理寺内单立出来的牢房,由国师亲手布下了阵法,门外更兼有一万御林军把守,谅那妖女插翅也难逃出去!

幻千风靠在那黑暗潮湿的墙壁上,神情怡然自得,仿佛明日死的并不是她一样,还饶有兴味的在旁边看地上,因潮湿长出来的点点青苔。

她虽然是阴阳神体,能承载两个灵魂,但不死不灭只有在她十六岁之后才能办到,在此之前,就如普通人一般。既不能习武,也不能修真,而那强大的让人望尘莫及的天赋,也如同一堆废柴毫无用途。

”主人,难道你就不担心明天你会如何嘛?”空灵儿颇为担忧的问。

”担心又怎样?不担心又怎样?到头来该去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幻千风神色淡然,有些漫不经心。

”反正我是决定好了,不管怎样,我明日一定会把主人救出来的!”空灵儿坚定的说。

“没关系,大不了就是一个死吗。”幻千风语气平淡的说,恍惚之间仿佛还带着些岁月的沧桑与荒凉,让人心生感慨之意,“反正我早已看破红尘,对生死已无概念了。”

“不,主人,你不会死!天不会让你死,我空灵儿不会让你死——所以,主人,就算你想死你也死不了!”

空灵儿万分激动,语气颇为坚定。

幻千风只觉得自己的头都被绕晕了:“空灵儿,你在说什么呢?是在说绕口令吗?我当然不想死,我还想要再好好看一下这世界呢。”

空灵儿道:”反正主人你尽管放心——哪怕是全天下的人都舍弃了你,我空灵儿,也决计不会舍弃你!”

幻千风热泪盈眶,再也说不出话来,抱头痛哭。

她不哭自己的遭遇,不哭自己的苦难,也不哭自己明日就即将面临死亡——她只是因为空灵儿说的那一番话,而感动的哭泣。

“主人,你别哭了,空灵儿又做错什么了吗?”空灵儿见幻千风潸然泪下,悔恨交加之时又有些不知所措。

“不空灵儿,你不要这么说。”幻千风抹掉了眼泪,眸子里闪烁着坚定,“以后我不会再哭了。”

“啊?”空灵而不明白主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幻千风并不答话,她从地上直起身来又跪了下去,毅然立誓道:“苍天在上,黄土在下,假若我幻千风大难不死,我定要叫那些害我之人万劫不复!若有违背,天诛地灭!”

空灵儿静静的看着主人,忽然也发誓道:“我以时空塔之名义发誓,从今往后,誓死跟随主人至天涯海角,永不离弃——若有违背,人神共愤,天诛地灭!”

“空灵儿,你这好端端的干嘛要发毒誓吗?是不是看到我哭你才会开心啊……”幻千风红着眼睛,但眼泪却坚决不肯滚落下来。

空灵儿柔声说道:“主人,其实发不发誓都是一样的,我早在认你做主人之时就下定决心,此生只你一主!”

幻千风再也抑制不住眼眶中的泪水,泪珠滑过脸颊滴到地上,抱着空灵儿道:“我作为你的主人,也永远不会离开你——患难生死与共,风雨同舟伴一生!”

这短短一句话,都是让对方心中一暖。

风雨同舟伴一生,多么美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