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三十八章:脱险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3059 2017-06-03 04:23:52

  幻千风再一次被震惊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幻巧容居然会这么说话。

看来,以前对她的好与关心,全是装出来的了。

她心下冷笑,既然她们对自己无情,那就休怪自己在未来对她们的不义了。

她们,绝对会死得比任何人都难看,她幻千风要让幻家所有人,对今日之事感到后悔!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对呀,在古代,妖呼风唤雨可是极普遍的,更何况是这个妖皇?这妖女,定是使了妖术。

舒扬忠吩咐道:“来人呐,重新换一批柴火,这妖女实力大减,使了一次妖术之后就定不能再使第二次,今日务必要将这妖女处死不可!”

火重新燃烧起来,众人心中的怒火也随之而被点燃。

幻巧容心下得意洋洋:幻千风,你今日非死不可。要知道,你的容貌,你的行为,早已是天怨人怒——如今想想,还觉得你有些傻得可怜、可笑呢!竟把我对你说的所有话全当真了。等你到了阴曹地府,不知道还会不会如此天真呢?

空灵儿大动肝火,强忍着蓬发的怒意,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它原以为天助自己保护主人,却不曾想这场雨,反而让那些凡人,心中更加认定:主人是妖女!

它不愿主人再受那大火的煎熬,它知道,那种痛苦非人所能忍耐。毅然决定,不管是非好歹,先把主人救出来再说!

可没等其运作时空之力,那苍天又下起雨来——而且比上一次的更大、更猛!

舒扬忠不愿相信,百姓们不愿相信:这妖女实力大减,还亏损了诸多灵力,怎么还可以施法?

幻景阳看着眼前的一切,也是不敢相信,他不相信这皇天,居然会护着幻千风这个幻青云留下来的红颜祸水!

是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包括先前供台的倒塌,包括国师的话,包括那对妖镜照出妖女,全是他的局中之棋。

可是,这幻千风的美貌是毋庸置疑的,红颜祸水,为何那皇天执意要护着这个祸害?

“继续给本官烧!”雨过天晴,舒扬忠再次下令。火第三次被点燃了,上面还浇上了油,让火势变得更大。

烧吧,烧吧,放肆的烧吧。烧死这妖女,烧死这妖女为民除害!

所有人这般想到。

……

“第五次下雨了。这是大夏京城三年以来,第一次在一日内,下了五场大雨啊。”明贤帝感慨着。

简行风将手伸了出去,感受手上那种微凉的爽意,也是感慨万分。

“果然是那妖女的缘故,她的行为天怨人怒,才让苍天不肯下雨。这不,她一死,雨就立马下来了。”明贤帝开怀一笑。

“父皇,儿臣有话要说。”一个面庞如刀削剑砍过一般,充满了阳刚之气的男子道。

只见他,俊美绝伦好似天神下凡,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剑眉星目里藏着的是如鹰眼一般的锐利,仿佛能把所有人给穿透。

若说那幻千然是神秘之美,可以任意将自己伪装,不同的衣服能穿出不同的气质感,美得让人不敢直视;那么这个男子,生来就有三分王者气概,气势凛冽,可吞山河。

“哦?老九,你有什么话要说?”明贤帝见了那雨下了一次又一次,为自己英明睿智的决断,感到颇为自豪与喜悦。

是的,这个男人,就是幻千风当日所救之男子——众人眼中,残暴冷血、让敌人望风而逃的战神,当今圣上第九子靖王慕冷!

“启禀父皇,儿臣觉得这雨下的蹊跷。您想,好端端的,要下雨就尽管下啊,为何要下一会停一会儿?这是其一。若是仔细观察,这雨下的也是颇为奇特,方才还是万里无云,眨眼间就变得乌云密布,若是单次如此也就罢了,可这已是第六场雨了。”

慕冷的这番话引起了明贤帝的深思。

齐王慕鸿嗤之以鼻:“那九皇弟的意思是说,是天有异兆不成?”

慕冷凝视他半晌,语气是一如既往的冰冷:“是。”

“啊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九皇弟,你这玩笑说的也真是……想你又不是国师,也不是那钦天监之人,他们还没发现的东西,你倒先发现了。难不成,你比那些人还精通道术吗?”慕鸿道。

慕冷并不说话,因为此时已经没必要了,再说了,他不喜欢拐弯抹角,更讨厌那些说废话的人。

明贤帝在观察了第七场雨之后,心下也是如那明镜一般敞亮:莫非……是朕判错了?那幻千风,或许不是妖女呢?

他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简行风,这已是他多年的习惯了。

简行风微微一笑,那双桃花眸里多情如秋水,只听他道:“皇帝伯伯,行风觉得靖王爷说的有理。也许,这真是天的某个暗示,给我们大夏送来的一个旨意。毕竟这雨,下的真是太离奇了,不得不让人怀疑。”

明贤帝若有所思,沉默着,并不反驳简行风的话。

简行风继续道:“皇帝伯伯,依行风所见,您应该立即派人去拿刑法场上看看,也许真让我们猜对了也不一定呢?”

至于猜中了什么,明眼人心里俱是清楚:这幻千风,兴许根本不是那妖女,而是蒙上天之护佑的贵女。

从古至今,历朝历代凡是有了蒙天保佑的人,哪个后来不是对那江山社稷、黎民百姓,做出了天大的贡献?哪个没有把自己的国家王朝推向那繁荣昌盛的时期?可怜这个贵女,居然被万民误解成是那人人唾弃厌恶的妖女,当真是让人扼腕叹息。

明贤帝不再犹豫,当即下令道:“李公公,你立马赶去刑法场看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

这已是第九场大雨了。

天公仿佛是勃然大怒,降下那如条条巨龙一般的雷霆,降下那肆虐残暴的狂风骤雨,让人寸步难行。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她她,她难道不是妖女吗?为何这苍天如此执着的维护于她?众人心下震惊难以言喻。

舒扬忠原本那一身光鲜亮丽的官服,也被这九场大雨,蹂躏的不成样子。本人更是狼狈万分。

他身旁的奴才打着的那把伞,在这暴风雨中好像是那摇摇欲坠的纸鸢,不仅起不到半点挡雨的作用,反而是成了累赘。

出于对国师的信任,对钦天监的信任,每当那大雨不偏不倚而落,,大家都是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这不过是妖女使得妖术罢了,我们千万不能被她蒙蔽了,这一定是那妖女使的障眼法!我们绝不能上当受骗——一旦失足成就千古恨啊!

如果不是那第九场大雨,众人还会坚持自己的理念,相信幻千风就是那妖女无疑——可现在,他们的内心动摇了,一个蒙上天庇佑的人,真的会是那人人可以辱骂责打的妖女吗?上天真的会如此不长眼睛吗?心里纠结万分。

忽然又有高声叫道:“不!不对!她不是妖女——一个蒙老天爷保佑的人又怎么可能是妖女?一定是钦天监的人弄错了!”

大夏干旱已有三年之久,这是第一次在一日之内下了九场甘霖。

而这九场甘霖,均是十分“恰巧”的浇灭了那熊熊燃烧的大火,救了幻千风的性命。

如此看来,若是妖女又怎会得老天爷如此眷顾?

众人幡然醒悟,舒扬忠的呼吸也随之紧促起来,他极快地丢下一句话,吩咐某个官员赶紧将此事禀报给皇帝,由皇帝做决断。自己冒着那暴风雨,三步作两步走,急匆匆地踏上了那经历了九次大火焚烧的高台,那高台此时已是焦黑无比,有一股难闻的烟臭味,甚至有了要倒下去的趋势——要知道,这可是用泥砖堆砌的啊!

“还愣着做什么?快把幻……小姐松绑!”舒扬忠对随行而来的人员吼道,他原本是想叫“幻府二小姐”,可又想到幻千风与那幻府已断绝了关系,从此再无瓜葛,又猛然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幻千风终于从那沉重的铁索中解脱了出来,她脸色惨白,身上竟没有一处不被烧焦、烫伤的地方,原本那如美玉的肌肤跑哪去了呢?自是随那大火的硝烟从此消失于世。她嘴唇略动了动,却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缓缓向后倒了下去。

“太医!太医!”舒扬忠连声叫到,在圣上没有任何表示之前,他必须要保证幻千风性命无忧。

……

“主人!”空灵儿失声叫了出来,那如同千般刀光剑影的一幕一闪而过,却在它心口上留下了一条难以治愈的疤痕。

“你们,大夏王朝所有人,如果我主人不活过来,你们一个个都别想好过,全部去给我主人做陪葬去吧!”

它激动难以抑制,愤恨不能自己,仇深似海地死死盯着屏幕中的所有人。

在主人昏迷之前,它清楚的的听到主人的话:空灵儿,我没事,不要为我担心,早点回到我身边。

主人都已经伤成那副样子了,还说没事;不为她担心?笑话!那它就不是空灵儿!

主人,你放心,这一笔笔的帐加上利息,我都会帮你一点点的讨回来!

主人,你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它心中呐喊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