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三十九章:傲视红尘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3007 2017-06-03 07:08:54

  一个融合了谪仙般气质与妖孽般妖娆的少年盘膝而坐,引天地之灵气于一身,通过了那周身的经络。这个过程分明是痛苦难忍的,可这少年却如同无事人一般,神情颇为怡然自得——显然他多年以来就是与那天地灵气互贯,导致现在已然习惯。

他的无动于衷与漫不经心,让人均是不由得猜测这少年,究竟修为内力已达到了怎样的地步?双修,于一般人而言,难如登天,可对他来说,似乎是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

突然,少年猛的就是一皱眉,锥心刺骨的痛苦席卷他身。我这是怎么了?他心下惊恐。这是他从未遇到过得情况!

强行调动周围的灵气,将自己的痛苦缓缓减去,他的凤眸里,带着让人不可逼视的傲气,睥睨天下万物。

“究竟是谁?居然能让本公子修炼时产生如此异动?”这俊美无边的少年邪然一笑,回想起方才的心如刀绞,若是放在其他人身上,早就命丧黄泉了。毕竟他的修为与内功,已达到了高深讳测的地步,连他都感到无比的痛苦,更何况是其他人呢?

他手一挥,一个淡蓝色的屏幕出了来,映入眼帘的是滔天的火海,在蚕食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

“姐姐!”他瞳孔一缩,忍不住惊呼出声。

是的,这个美艳的似乎模糊了男女的少年,正是幻千风的弟弟幻千然!

“暗影!你给本公子死出来!”他杀气腾腾,额头之上青筋暴起,双拳紧握,“为什么不告诉本公子?”他语气阴寒,质问道。

暗隐依旧是一身夜行装,只是袖口镶着金边,把他整个人衬托的也是别样的风神俊朗。只见他一声不吭,跪在地上。

“说呀!你说呀!你到底说还是不说?”幻千然的手钳住暗影的下巴,双目猩红。

“属下知错。”暗影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他早就明白,公子得知真相后,必定会是狂怒不已。只是依他看来,本应反应更强烈才对,但是现在,公子只是钳住了他的下巴,质问着他。可这,反而让暗影心中更为不好受,他宁可公子发脾气!

若是发了脾气,他也许还能劝劝,可要是这样,他连下面会发生什么都不知道,又如何敢轻举妄动?

“你知错还敢不与本公子说明?暗影,你真是太让本公子失望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很有可能会让本公子失去唯一的亲人!而那亲人,还恰恰是从小最疼本公子的姐姐!”幻千然气急败坏,忽然觉得嗓子一甜——

“公子,你怎么样?”暗影大惊失色,忙要过去为公子诊治一番。

“不用你管!本公子姐姐要是走了,待本公子替她报仇血恨之后,本公子自会随姐姐而去!”幻千然咬牙切齿。

“可是,公子……”暗影忧心忡忡,欲要再说,幻千然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滚!你给本公子滚!有多远滚多远,再也不要回来了!”

正这么说着,幻千然只觉得天旋地转,昏暗一片,沉沉地倒在褟上。

“公子!”暗影惊呼一声,疾步向前,把手搭在公子腕上,只觉的经脉里面天地灵气横冲直撞,经脉絮乱——乃气急攻心、走火入魔所致!刚才若不是公子强用内力抵抗,他早就倒下去了!

“不行!我必须要把这事告诉公子的七位师父!万一旧病趁虚而入,公子可就危险了!”

暗影毅然从袖中取出一块玉符,打了个结印将消息传送了过去。

……

舒府,京兆尹舒扬忠的府邸,此时人来人往。

“快!快!快一点!把开水拿过来!”一个医童大声向门外叫着,简直比催命还要急一些。屋里,几个太医正在为一个极为美艳却又分外憔悴的美人,处理那因烧焦而溃烂的皮肤。

几个婢女匆匆的端着水走过来,医童忙让开了道,放她们进了去。

舒扬忠在外院着急地跺着脚步,此时已经是深更半夜了,怎么这些太医还没弄好?

他眼看着一盆盆滚热的开水端进屋里去,端出来的却是那一盆盆触目惊心的血水;眼看着车水马龙不住,名贵药草用了不知多少,屋里却依旧不见动静,让他怎不着急?

“可好些了没有?”舒扬忠好不容易逮着了一个相对空闲的小童,抓紧时间问道。

那小童先是一愣,不明白这个大人是指谁,随即反应过来道:“没有没有,那小姐伤得太重了,又是被火烤又是被雨浇的,不仅是皮肤受了极大的损伤,还发了高烧,一个劲儿的在那里说胡话!我师傅都愁死了。”

他手舞足蹈,说的绘声绘色,舒扬忠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那能……能治好吗?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啊?”舒扬忠问道。

“我不清楚,只晓得师傅他们说什么,只能尽力而为,还要听天由命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小童回答。

舒扬忠又是叹了一口气。

一夜无眠,所有人都忙碌得恨不得多生出他三头六臂来!时间就是性命啊!他们为了幻小姐的性命,争分夺秒,呕心沥血。

……

转眼间,一个月已过。

“大人!大人!幻小姐醒了。”几个太医向走进门来的舒扬忠道。

舒扬忠闻言不由得是大喜过望,关切的询问道:“可留下了什么病根吗?”

其实,他也不过是被人利用,说到底,他真的是一个为国为民的清官,两袖清风,千古少有。

一个老太医面色凝重:“有,不知为何,幻小姐从此以后不能再站在阳光之下,否则全身会如那灼烧一般,疼痛难忍。”

“有这么严重?”舒扬忠脸色也不由得严肃起来,“这对一个少女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

说着,他走进了屋子。

褟上,是一个面容憔悴到了极致,却仍不掩盖其绝代风华的十三岁少女,大半的皮肤在极珍贵的药草中又重新长了回来。那双勾魂动魄的眸子里,满是难以掩饰的忧伤,楚楚可怜的面相均是让人心中一紧。

她抚摸着一只白狐,时不时面颊上落下几滴清泪。旁边是她从江南带上来的两个婢女,在那里劝慰着。

“幻小姐,你……你身体好些了吗?”舒扬忠欲言又止,他心中有愧,不敢面对褟上的女子。

幻千风的眼泪又是止不住一般的滚落下来:“好?我怎么好……我恐怕是今生今世也好不了了……”说着,掩面哭泣。

舒扬忠更加羞愧,如果他早些知道幻千风不是妖女而是遭人陷害就好了,她就不用受那九火之苦,也就没有现在的病根了。

“幻小姐,当日之事,本官心中有愧,特来告罪。妖女一事纯属别人……”

“够了!我不要听!”幻千风泪流满面,“因为这子虚乌有的事,我从此再也不能站在阳光之下,也没有了亲人,你们到底还想要怎么样?都要来看看我是如何的狼狈是吗?出去!出去!我不想看到你们!”

她声嘶力竭,让舒扬忠更是无颜站在这里,嘱咐了一声:“好好调养好身体,别忘了吃药。”就走了出去。

他一走,幻千风立马就换了一个样子,笑嘻嘻的问:“怎么样?本小姐演技如何?”

妖妖和入画一齐竖起了一个大拇指:“高!高!小姐您演的真是太好啦!我们都差点被你骗过去那。”

“那是当然,也不想想你们小姐是谁?”幻千风得意洋洋。

“主人,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空灵儿问道。

“我要报仇,他们把我害得那么惨,我不能再退让容忍下去了!我恨他们!他们薄情寡义,落井下石——全都不是好人!”幻千风冷笑道,“以前就是我太天真、太好商量了,从现在开始,他们欠我的,我一定要连本带利向他们讨回来!”

“小姐你说的对,那些人全是人云亦云,也不动脑子想一想,您要是妖女,这天底下就没有好人了。”妖妖道。

幻千风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妖妖,从今以后,你改名为玖雁。”

“小姐,无缘无故的,为什么要改名字啊?”某人嘟着嘴,略略不高兴的说。

幻千风嫣然一笑:“你想,我如果想把妖女一事作为我的破绽,你说你还能叫妖妖吗?”

“唉,那好吧。这下我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多谢小姐赐名。”玖雁道。

幻千风竭力让自己笑的猥琐一些,只可惜她根本做不到,只得不满地说:“本小姐看你挺不乐意的样子,是不喜欢吗?”

玖雁嘻嘻一笑:“小姐,奴婢哪敢呀?要是说不喜欢,你还不得那春花、傻妞那些名字来砸死我呀?”

幻千风神采飞扬:“算你识相。哦对了,空灵儿,那雨是怎么回事?我好像听到好多人在说话。”

“说话?说什么呀?”空灵儿问。

“敢伤我风然狐后,万死难以赎罪!天地始源,混沌新出,盘古开天,灵秀归一!风、雷、雨神君临天,傲视红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