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四十二章:圣朝太子墨宇寒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3160 2017-06-04 13:49:46

  “哈哈哈,好,那老夫就再会你一会!”那老大臣爽朗一笑。倒是让幻千风不由得对他高看了两分。

幻千风也不理他,径自念道:“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一时间,大殿那些久经沙场的将军们,不由得热泪盈眶:他们血染战场,为的还不是这片土地?还不是这片土地上的黎民?

可是,光荣的背后,谁又能想到,他们背井离乡之痛?谁又能想到,他们有多思念远方的家人,害怕自己一旦阵亡,那些亲人们又该怎么办?马革裹尸回家时,家人又该是何等悲痛?

正所谓: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那老大臣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你有这份忧国忧民的心思,确实足够成为我大夏的公主,但江山社稷,也不是妇人可以过问的。所以,公主殿下,您的封号,我们再商议一会儿如何?”

这个老大臣,乃是先帝所留下的重臣,见他已带头称呼幻千风为公主,众人只好认定这一事实。

他们曾经集体恳求过明贤帝给幻千风一个嘉赏,可他们怎么想得到,因为他们集体对嘉赏一事的赞成,竟让那幻千风成了公主,还是一个拥有封号的公主!虽然那封号,仅仅只是皇上初定。

“不可!”简行风站了出来,“君无戏言,更何况已经写下并颁布了圣旨,岂有更改之意?那不是为天下万人所耻笑?”

简行风早就猜到这朝廷中人,是断不会同意那“天命”这一封号,故与明贤帝,以“君无戏言”、“圣旨已下”之名,让众臣哑口无言。其心机、城府之深,难怪会引起幻千风的忌惮与警惕!

幻千风看着在那金殿上慷慨言辞的简行风,突然觉得,他比二灵融合后的自己,还能伪装!

伪君子一个!她心中腹诽。一想到先前简行风夜探她闺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主人,他为什么要帮你啊?空灵儿在幻千风的神识里,已经把时空塔放在了那儿,舒舒服服的安了一个家。若是它能出来的时候,就窝在主人怀里;若是不能出来,它就乖乖待在主人,更准确的说是风然狐后那磅礴壮大、浩瀚无垠的神识里。

幻千风略有些心不在焉:他愿意帮就帮呗,关我什么事?只要他没有害我之心,我是绝对不会向他出手的。

空灵儿一阵无语,其实不用主人出手它也会出手的!何苦要麻烦主人自己呢?

幻千风却已经不注意空灵儿的动静,她此时正单膝跪地,听候明贤帝旨意。也许是因为简行风,她还是当上了那天命公主。

可就在这时,金銮殿内忽现处一排金光大字,文武百官惊得合不拢嘴来——这些个大字谁也看不懂!

“传!快传国师觐见!”明显帝虽恼怒国师险些误杀了幻千风,但此时他还是愿意教国师过来分辨。

“臣参见陛下。”国师先行了一礼,然后直接无视了所有人,看向那排金光大字。

幻千风一见他,便是脸色阴沉——毕竟是此人害了自己!

“启禀吾皇,这金光大字乃是上天的意旨,臣近日又观启明星大亮,推测这上天是为佑我大夏朝安康,才派下启明星下凡,而这幻千风,正是那上天所指定的神女,启明星星君是也。”国师躬身施礼。

“原来如此,既是这样,那封号……”明贤帝若有所思。

简行风察言观色可是一流的,见此已知“天命”一封是不可能的了,索性道:“皇帝伯伯,行风建议,将封号改作是启明如何?”

明贤帝顿时是龙颜大悦,喜道:“此封号甚妙!行风所言深得朕心,就依行风的话来办吧。”

顿了一顿,他又道:“启明,你先住在姜皇后宫中,待你入族加冕之仪过后,朕再另行拨给你一个宅邸。”

“启明谢父皇隆恩。”幻千风微一伏首,想着这皇帝改变主意可改的真快!心下思索,却先站起身来,面向众臣。

有些人乃是心甘情愿,有些人心中如横插一剑,但都不得不跪下来行了一个国礼,口中高呼:

“臣等拜见启明公主殿下,启明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佑我大夏朝国运昌隆,保我大夏子民安康!”

幻千风面对这万臣朝拜之象,毫无意动之色,只是那双摄人心魄的眸子里闪烁着熠熠的光辉,轻启朱唇:“平身。”

“谢启明公主殿下。”众臣起身,分立两旁。

“好了,启明,你随姜皇后先回那椒房殿内吧。行风,你去告诉礼部,让他们准备入皇宗、加冕事宜。”明贤帝道。

“是。”简行风出列,躬身一拜。

“退朝吧。”明贤帝眉目间略有疲惫之色。

……

这日,文武百官领一干大小家眷,跪在那宗庙外边。

宗庙内,明贤帝身着一身明黄色的龙袍,端坐在那龙椅之上。左边是雍容华贵的姜皇后,右边是年轻貌美的贵妃,然后是四妃随侍而立,再是那后宫之中五品以上的妃嫔。但在这列中,有一个极刺眼的身着贵人服饰的身影——那就是幻琛璟。

幻琛璟原本不能进这宗庙之中,毕竟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八品贵人。可是,幻千风向姜皇后请求把这幻琛璟也带入这宗庙之内,姜皇后膝下无儿无女,把幻千风视作己出,自然答应了她的要求。

“吉时已到,有请启明公主上殿。”一个执事的太监高声叫道。

殷红色的华丽地毯,从最底层台阶起铺,直至宗庙内殿,两旁彩旗飘飘,士兵仪容严肃,威风凛凛。

“臣等参见公主殿下,殿下千秋万岁。”文武百官齐声高呼。

“臣妇、臣女参见公主殿下,殿下千秋万岁。”文武百官的家眷也是如此高呼。

幻千风莲步轻移,缓缓向宗庙走去。她今日的穿着十分隆重,原本就是天香国色的她,现在看来更是莺惭燕妒桃羞李让。

只见她身袭一件白色的九重天后裙,样式复杂精致,显得华丽而不失庄雅,烘托出她那如仙般的气质。那头好似一匹绸缎的秀发,挽成一个公主髻,髻上仅插着一根温润异常的白玉簪,只是那簪做的极是巧夺天工,两三根细细的银链垂至肩上,链上吊着水滴形的水晶石,若仔细看去,水晶石上还清晰可见一个“风”字。

耳垂上戴着的是粉絮幻幽穆耳坠,一根白青玉钻石项链挂在脖子上,两个白银缠丝双扣镯戴在那皓腕上,出尘而又清冷。

她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红唇间洋溢着清淡的浅笑,让所有瞥见她这一丝笑容的人都是呼吸一紧——好生俊俏的美人儿!

两个同样是美若天仙的婢女,跟在她的身后,仪态也是娴静不凡。

家眷中,幻巧容跪在地上,瑧首垂地,一张美脸上满是不甘与屈辱,这幻千风到底是凭什么?为什么她能得到如此荣耀?

是了,她是妖女,定是这妖女施了妖术迷惑了所有人!

对,所有人都中了妖术,只有她!只有她幻巧容是清醒着的!其余人全被骗了!

幻巧容被那强烈的愤恨与嫉妒冲昏了脑袋,竟在那幻千风经过她身边时,刷的一下站起,冲到那殷红色的地毯上,拦住幻千风前进的大道,并指着她骂道:“妖女!你这万恶的妖女!说,你究竟用了什么妖法?”

幻千风终于明白了,这幻巧容是屡次三番想置她于死地哪!不过,她现在也是不会再心慈手软了。

“妖女?”她俯下身去,居高临下的对幻巧容说道,“本公主乃是上邀皇天下应后土,得上苍庇佑,是当今圣上的义女,从嫡一品的启明公主。而你,幻巧容,不过是一个尚书之嫡女,有什么资格可以污蔑本公主?”

见幻巧容如同吓傻了一般,慢慢瘫倒在地上,她冷哼一声,直起身来,对那身后随行的大内侍卫一挥手,清冷的音调略显缥缈的响起:“幻府嫡小姐身体有恙,先将她带回去吧。”

仪式继续有条不絮的进行着,没有人去注意那被几个虎背熊腰的侍卫拖下去的幻巧容,幻巧容藐视天威,以下犯上,辱骂污蔑了启明公主,被带回家闭门思过都算是轻的了。

“儿臣启明,拜见父皇,祝父皇龙体安康;拜见母后,祝母后凤体吉祥!”幻千风略显调皮的一眨眼,逗笑了一屋子的人。

她的语气欢快,略带些撒娇的意味,让明贤帝和姜皇后心下愉悦。

“平身吧,入宗仪式现在就开始吧。”明贤帝慈爱一笑,看起来心情着实不错。

……

夏朝王都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太子殿下,这就是夏朝王都了。”一个身着青衣的俊朗男子,低头说道。

“嗯,也就是说,幻千然的姐姐幻千风就在这里了?”一个拥有着妖孽和杀戮双重气息的男子,却美得天怨人怒,墨发高束,凤眸轻挑,皮肤白净如玉,一身火红色的长袍上,黑豹那亮丽的黑毛绣在那衣襟上,透露出玩世不恭、放荡不羁的气质来。

他的妖媚,与美艳不可方物的幻千风有的一拼;他的神秘,天底下也只有幻千然可以与其媲美。

此人,正是与幻千然多次交手过的圣朝太子墨宇寒!

谁又能想到,就是这般绝色的男子,竟在深宫之中沉寂了十余年之久?谁又能想到,他在没有父爱、没有母爱、没有朋友,只有那无尽的嘲讽与黑暗之中,是如何顽强的生存下去?

他今年才十八,五年前才从那冰冷的后宫之中脱颖而出,他的修为,早在三年就已超过了圣朝皇帝——他的父皇墨轩帝!

他忍辱负重,韬光隐晦整整十三年之久!可以说,在那延绵无尽头的黑暗之中,他已磨灭了人性。

此次,他出了圣朝千里迢迢来到这大夏朝王都内,有两个原因:其一是抓到幻千然的姐姐幻千风,以此来要挟幻千然把安插在他王府中的暗桩,全部拔走。其二是想与幻千然真真正正的交手一次!

“是的,太子殿下,据说那幻千风被封做了启明公主,正在皇族宗庙内举行入宗仪式。”青衣男子道。

“很好,十七,你做的很好。幻千然已经收到本宫送给他的信了吧?算算时间,也该在赶来的路上了。事不宜迟,我们走!”

他一声令下,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是怎样的腥风血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