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四十六章:终生大事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2616 2017-06-10 19:09:23

  “幻千然,你知道吗?过于关心牵挂一个人,会成为你的软肋。”墨宇寒又是浅尝了一口玉液琼浆。

幻千然在白玉桌旁正襟危坐,淡淡的说:“好好的喝你的酒就可以了,提这个做什么?别忘了,我们可是……”

墨宇寒打断了他的话:“敌人对吗?可是,我这个敌人,现在可是堂而皇之的坐在你的楚湘园的倚泉轩内,大摇大摆的在品尝你珍藏多年的清痕酒,这难道还算是敌人吗?”

幻千然没有说什么,那双墨黑色的眸子里满是淡漠,看向了别处。

“啊,不愧是十二方大势力之主,连这酒,啧啧,也当真是清冽甘甜。”墨宇寒赞叹道。

“你们圣朝,乃是仙家之地,四季如春,仙雾缭绕,灵兽更是无数。这些酒,难道没有吗?”幻千然轻哼一声。

“说对了!我们那里还真是没有——再把你的好酒端上来吧!这瓶酒,我不喝了,我要喝别的。”墨宇寒道。

幻千然别过头去,傲娇的说:“不给!你又不是我的贵客,给你一瓶酒尝尝都不错了。”

“小气鬼!藏着掖着那么多美酒,也不怕坏了。”墨宇寒愤愤的说了一句。

见幻千然没有说话的意思,墨宇寒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我和你说,幻千然,我与你可以说是棋逢对手,你的武功、修为、才略、智谋,都是我平生仅见。要不是你我生的时世不同,我俩定会成为患难之交。”

幻千然这才看了他一眼,然后道:“你今天的废话太多了,闭上你的那张麻雀嘴,好好喝你的酒去吧。”

“切——扫兴!”墨宇寒恶狠狠地又端起酒杯,一仰脖,尽数饮下了肚。

幻千然并不喝酒,他注视了一会儿摆在一旁的琴,也算是闲得无聊,走过去弹了起来。

墨宇寒听着琴音,不免感叹道:“唉,现如今美酒、乐曲俱备,要是再来一个美女来跳舞助兴该有多好。”

幻千然白了他一眼,心中如此想着:别人不知道,难道我还不清楚你吗?若你真是那酒色之徒,全天下的男人除我之外,可全都变成酒鬼了——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把自己牵扯上去的。

可是,现在墨宇寒是真心实意的想要找一个美人来跳舞的。你看,他悠哉悠哉喝着幻千然的佳酿,欣赏着幻千然“专门”为他弹的《高山流水》,若再来一段剑舞,岂不是锦上添花,乃人生一大美事耶!

“墨宇寒,你疯了吗?我的琴声早就停了,你摇头晃脑晃个啥?”幻千然鄙视的看了他一眼。

墨宇寒突地站起身来:“我和你从未谋面,只是暗中不断交手,斗智斗勇三余年,早就起了与你一决高下之心。如今,我很快又要回到圣朝,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今日就好好比试一番吧。”

“也好,不许弄坏了我的地,要不然,你赔!”幻千然站起身来,开了一个玩笑。

“你真是一毛不拔!堂堂十二方势力之主,竟连修地这点小钱也不舍的拿出来用!小心那些钱收着,到时霉坏了,你连哭都来不及哭!”墨宇寒话里藏锋。

幻千然轻笑一声:“钱会不会霉坏,这就不劳寒太子操心了,您还是先准备好报销我的地面损坏费吧。”

墨宇寒也站了起来,笑道:“那我们就不要在这里比试了,带我去凌波阁比吧。”

幻千然岂会不知他打的是什么主意?手持的那根玉箫此时停着一只蝴蝶,那只蝴蝶轻轻的挥动着翅膀,仿佛是在呼唤什么——原来,那玉箫上雕了一丛蔷薇,那丛蔷薇上有一只流连花丛的大金凤蝴蝶。

见此,幻千然勾唇一笑:“寒太子,这里的风景难道不合您的意吗?你看着蝴蝶,倒是对此颇为不舍呢。”

墨宇寒缓缓看向那玉箫,微微一笑:“不舍又如何?那只蝴蝶爱的终究是一个死物,倒不如让我来成就一段佳缘。”

他伸出手,拔下头上的那根固发的玉簪,一头黑发随风飘散,与那身红形成了极鲜明的对比。

“让这只可怜的蝴蝶得到他所爱的那只蝴蝶吧。”他口中也不知是念了一句什么咒语,胜雪如玉般的手上射出了一道妖异的血红色光,那只痴恋如纱的蝴蝶,融进了玉萧内,与那只大金凤蝶永远的在一起了。

“幻千然,这根玉簪送给你了!也算是给你留作个纪念——”墨宇寒嬉笑道,完全不把那只可怜的蝴蝶放在心上。

幻千然低下头来,观看着自己手上的那根玉箫,又多了一只蝴蝶,摇了摇头。

“走吧,我领你去凌波阁,可别伤了我的初雪锦鲤!那是我辛辛苦苦从天山上弄下来的,好不容易才养活的。”

“没关系,我把它们全都变得和那只蝴蝶一样,就不怕你养不活它们了。”墨宇寒邪然一笑。

“还是饶了我的初雪锦鲤吧——那只苦命的蝴蝶,就这样命丧黄泉了。我可不想让我的锦鲤也惨遭你的毒手!”

……

“爹爹,这可怎么办啊?那贱人怎么会这么好运,变成那……”幻巧容哭的哽咽难止,眼眶红得如两颗水蜜桃儿一般。

“就是呀,老爷,那贱人攀上了高枝,以后一定会对付我们的!”刘氏声泪俱下道。

“爹爹!爹爹!您赶紧为女儿想想办法啊……”幻巧容如今是后悔莫及,早就知道幻千风已经不能同日而语,她当日居然还敢冲上去斥责辱骂幻千风,若是被圣上知道了,她的后半生可就毁了!再无出头之日了!

幻景阳着急的背着一双手,在屋里踱着步,也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回合。现又闻得那娘儿俩哭成了一团,心下更是烦躁,怒火中烧,终于发作道:“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哭哭哭,哭有什么用?”

他现在是连那肠子也悔青了,本来想着借那妖女一事将幻千风逐出幻府,从那族谱上去名,不仅可以脱掉罪责,免去这妖女给幻府带来的麻烦——可是谁又能想到,幻千风却是在瞬间翻盘,反败为胜!

他承认,他将幻千风从族谱上去名是有私心,他恨幻青云!恨幻青云的横刀夺爱!所以,要从幻千风这个幻青云独女身上,讨回这一笔笔的爱恨情仇债!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上苍居然也在帮着那个幻千风!

“老爷,巧姐儿还小,你可以对妾身如此,为何要连累我的巧姐儿呢?”刘氏哭的鼻涕眼泪直流。

“你以为老夫想吗?要不是你这宝贝女儿,冒冒失失的跑出去,我们幻府又怎会得罪皇家?”幻景阳恨铁不成钢的说。

幻巧容泪流满面:“爹爹,女儿知道错了还不行吗?可是,可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

“为今之计,也只有一个办法了。”幻景阳面色阴霾,显得颇为不甘。

“爹爹请讲。”幻巧容一听有出路,两眼顿时绽放出希望之光,满是欣喜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巧容,这次可能要委屈你了。为父会让璟贵人与皇上提一提你和齐王的亲事,不得不让你仓促而嫁了。”幻景阳语重心长。

幻巧容面露不甘,毕竟这是自己的终生大事,就这样草草举办,让她今后如何自处?

可是,目前看来,也唯有这一个办法了。只好委委屈屈的说:“但凭爹爹安排,巧容听爹爹的就是。”

幻景阳颇为欣慰的一点头,再无说话的欲望,便道:“好了,巧姐儿,你先回去好好摆弄你的嫁妆吧。虽是仓促举行,但也不能失了我们幻府第一大世家的颜面才是,快些回去吧。”

幻巧容含泪站起:“巧容告退。”转过身去面向门外,俏脸阴寒,咬牙切齿:“幻千风,我发誓,我幻巧容今生今世绝不会放过你。我也要让你尝尝,我因你而受的所有苦!”

初夏忘言

幻巧容:幻千风,我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幻千风:那又如何?你能拿本公主怎么着的?你嫁的虽然是我的皇兄,但是你见了本公主还是得行礼。 幻巧容:都是你!都是你这个贱人把我害的那么惨!你罪该万死! 幻千风:你怎么不想想,当初你们幻府,把本公主害得有多惨?小娘子,要说罪该万死的,应该是你们才对。 幻巧容:我祝你死后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幻千风(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来人呐,幻巧容以下犯上,先拖下去杖责二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