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五十五章:笑柄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1803 2017-06-12 16:29:35

  “六皇兄,你在冷哥哥打退北狄回京时,为何要派人去刺杀冷哥哥?”幻千风质问道。

慕鸿满脸的不可置信:“皇妹,你胡说些什么呢?刺杀老九的,怎么可能是你六哥派过去的人呢?”

“六皇兄,你还想抵赖?如今证据确凿,你还想说什么?”幻千风彻底翻了脸。

在旁人看来,这幻千风,现在就完全一副小人得势的模样。

慕鸿脸色阴沉:“皇妹,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的。皇兄与老九毫无过节,为何要置他于死地?”

幻千风冷哼一声:“谁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又不是你肚里的臭虫!”

“启明,不得无礼。”明贤帝警告道。

“父皇——儿臣说的是实话。”幻千风一脸傲娇。

明贤帝不再管她,反问慕鸿:“老六,这你可有解释?”

慕鸿道:“启禀父皇,儿臣并无解释,此事又不是二臣所作,有何来解释一说?定是有人陷害儿臣。望父皇明察。”

说罢,双膝跪地,又是重重一叩首,又道:

“父皇,皇妹年幼无知,定是被奸人挑唆才会污蔑儿臣,请父皇为儿臣主持公道啊。”

“六皇兄,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本公主竟蠢到了连黑白,也分不清的地步了吗?”幻千风怒道。

“皇兄并无此意,皇妹你误会了。”慕鸿道。

“误会?”幻千风冷笑着道,“本公主看你分明是在强词夺理!”

强词夺理?我看强词夺理的是你幻千风才对!幻巧容愤愤的想着。

“父皇,请听儿媳一言。启明完全就是在胡说八道!望父皇明察秋毫,断不要听信谗言。”

幻巧容的突然发声,御书房内,顿时是噤如寒蝉。

整个御书房内,是死一般的寂静。

那些在房中伺候的宫女太监,更是吓得瑟瑟发抖。现如今,宫中谁人不知道,启明公主已成了一大禁忌?

一旦惹着了她,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她的花样简直是数不胜数,发明的种种酷刑完全不亚于史上暴君。再加上又得上苍眷顾,身系皇上宠爱,整个后宫,又有谁敢惹她?他们这些做奴才的,连走路也是绕着走,生怕撞见了这公主然后死无全尸。

这王妃算是哪根葱?这还没拜堂呢就已经惹着了公主,是嫌命太长活的不耐烦了吗?

额不对,这王妃本来就与公主有过节,额不是,是深仇大恨——多了那几句话又能如何?她身后可是幻府!

幻千风静静地看着幻巧容,眸子里隐藏着深深的厌恶与嫌弃,泛着无穷无尽的冰寒,此时这冰寒比那慕冷还冷上三分!

幻巧容顿时觉得好似芒刺在背,哦不,应该说是那种毒蛇上身的感觉。不禁略感心虚的垂下了头。

“父皇,我记得这幻巧容还未预留皇兄拜堂成亲吧?”幻千风冷冷的开口。

明贤帝极是欣赏她这种狠辣无情的性格,当然,如果是皇子这样那可就不同了,那等于是养虎为患。

他慢慢开口:“并未。”语气显然是在袒护幻千风。

“那很好,既然还没有成亲,这幻巧容就已经如此放肆,竟敢直呼儿臣的封号……父皇,你说应当如何?”

幻千风勾唇,邪然一笑。那张极是美艳养眼的脸,此时在众人看来,竟是如此可怕。

明贤帝不答,众人冷汗涔涔而下,幻巧容强作镇定,却依旧显出她的慌张。

明贤帝心中暗道:这幻府嫡小姐,真是半点没有大家闺秀的气质。就这点阵仗,就已经吓得如此,连话也不会说了。

幻巧容忽灵光一闪,忙道:“父皇,儿媳有话要说。虽然儿媳与王爷还未成亲,但是这已经是铁板上钉钉子的事,再不能更改了。儿媳见公主污蔑王爷,情急之下,才……望父皇恕罪。”

“父皇,这幻巧容太过无理取闹,事实便是如此,谈何污蔑?莫非……幻巧容,本公主问你,你可有证据说本公主在污蔑六皇兄?”幻千风微微一笑,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一动不动地盯着幻巧容,仿佛在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幻巧容硬着头皮道:“没有。”

幻千风轻蔑一笑:“没有?那你为何说本公主污蔑六皇兄?要本公主看,是你污蔑本公主才对!”

幻巧容哑口无言,低着头一言不发,杏眸里满是恶毒之色。

“父皇,依儿臣看,不如将这幻巧容一并送去那白莲庵吃斋三年,与那六皇兄同甘共苦如何?”幻千风咯咯娇笑。

“父皇,不要啊不要!不要啊父皇……”幻巧容吓得腿一哆嗦,冷汗直冒,一个劲儿的在那里磕头。

明贤帝冷漠的一挥手,语气不带半分感情:“把幻巧容,马上送到白莲庵去。”

慕鸿心中暗骂:这幻巧容果真是不识好歹,这下好了,他夫妇二人一个去了白龙寺,另一个去了白莲庵,可不成了整个京城,哦不,是整个大夏朝的笑柄了吗?而且,如果他去了,宫中单他母妃一个难以照应,余下的皇子岂不是要蠢蠢欲动了!

他心下浮躁,只听那明贤帝道:“老六,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收拾东西去白龙寺?”

幻千风心中吃惊不已,那慕冷的事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看来,外面传闻不假,这明贤帝对那慕冷,是毫不在意的。不免感到心寒。

慕鸿是大喜过望,忙谢过恩转身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