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六十一章:墨宇寒亲自迎接幻千风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1753 2017-06-17 16:41:27

  已是寒冬腊月,刺骨的北风刮在人的面颊上,如是刀割一般,生疼生疼的。

鹅毛大雪,在空中飘飘扬扬,大道两旁的树上,不仅有松软如柳絮的雪,还有那晶莹剔透的冰棱。

几只小雀挤作一团,互相取着暖,时不时发出几声悦耳而又清脆的鸣叫,却略带凄凉,也不知是叹息,还是诉苦。

幻千风迎风而立,身上那件雪白色的狐裘披风,似要被那凛冽的寒风卷走一般。

她是这冰天雪地里,最清灵的一道风景,最亮丽的一抹色彩——她身穿一件月白色的衣裳,搭着雪羽肩,里面穿着一件粉白色的锻裙,上面无规则的用金丝银线、雪狸绒毛制成了无数曼妙的水纹。三千青丝挽成一个飞星逐月髻,上面斜斜地插着一根金镶玉步摇,脖子上戴着一个硕大的夜明珠——清雅中带着不可忽视的高贵脱尘。

在茫茫的白雪中,她抱着空灵儿,唇不点朱而赤,那张娇艳欲滴如玫瑰花瓣的面庞上,有着盈盈的笑意。

看到天边一道闪电如利剑般锋锐的划破了天际,她脸上的笑容不由的更深了。

入画与玖雁同样也是出神地凝望着那道闪电,终于,性急的玖雁开了口:“殿下,您究竟是怎么猜到那侍卫会有危险的呀?”

幻千风缓缓说道:“本公主让那所谓的圣朝太子,派人来接本公主,近接是对她们的轻慢。如果他们就这样平心静气的派人过来,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那侍卫过去,确实是性命堪忧。”

入画一皱眉:“可是公主,他的性命,与您又有什么关系呢?您又为何要赠他三张天雷符,以作防身之用?”

“入画你不懂,本公主既身负得上天眷顾之名,不借此机会扩大本公主的影响力,岂不是太可惜了吗?更何况,那侍卫是本公主派过去的,如果他被杀死了,岂不是在打本公主的脸吗?”幻千风摇头道。

这时,与她们相隔较远的羽林卫的古首领走上前来,抱拳行了一个军礼:“公主殿下,请回凤驾。”

幻千风回眸一瞥,难得一次没有对其进行反驳:“也好,本公主回凤驾上等候。”

……

“请太子殿下派人去接我朝公主。”

待闵元霞这一风波过后,侍卫再次提出请求。

墨宇寒邪然一笑:“难道你们大夏朝的男儿腿全废了不成?居然还要本宫派人去接你们的公主——那下次,是不是就得本宫亲自去迎接了呢?”

侍卫不卑不亢:“若是太子您想要如此,去迎接我大夏公主那又有何妨?”

墨宇寒点头道:“你这侍卫官卑职小,没想到胆子却挺大,居然敢于本宫如此说话。”

侍卫心中想着:自家公主是个闲不住的主儿,一下子喜欢这个,一下子又去鼓捣那个。我们这些做侍卫的,时常被她派去跑腿,胆子想不大都难啊!

“那太子可愿派人去接我朝公主了?”侍卫第三次问道。

墨宇寒凤眸轻挑,意味深长的说:“当然愿意,而且,本宫要亲自去迎接你们大夏的启明公主。”

……

“你是何人?”幻千风扶着玖雁、入画的手,慢慢下了凤驾。

墨宇寒戏谑一笑:“公主,小的是何人,您不是在清楚不过了吗?当然是圣朝太子殿下,所派来接您的人喽!”

幻千风愠怒道:“你当本公主是傻子吗?连这点也看不出来?”

“不敢,公主,请。”墨宇寒含糊其辞,骑着一匹雪白色的马儿,指了指自己身后的华轿。

幻千风只是瞅了一眼,一偏头道:“难道你不知道,本公主最不喜欢的就是坐轿子了吗?”

“哦,本……我还真不知道。”墨宇寒盯着幻千风,那双凤眸里闪烁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幻千风浑然未觉,只是哼了一声:“那你现在知道了没有?”

“如果公主不肯坐轿子的话,那就只好自己走路了。”墨宇寒一脸玩味。

幻千风平生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以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自己,又听墨宇寒如此言讲,更是怒由心生:“你到底是什么人?究竟是谁给你那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本公主如此说话!”

“唉,没想到公主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这胆子还能是谁给的?人人均是父母生养,这胆子当然是父母给的啦!由此可见,你乃大夏最富有盛名的才女,可是徒有虚名了。”墨宇寒看着眼前的青涩少女,微微一笑。

幻千风到嘴边一大堆讽刺人的话,顿时又噎了回去,堵在喉咙里。半晌说不出话来,气的胸脯不断起伏。

身后随行的羽林卫和宫女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启明公主,那在他们眼里可是女霸主一般的存在!你说一句,她能给你顶回一百句来!今日,居然……无言以对了!

那个男子到底是谁?居然敢和公主呛声——而且,还漂亮的胜利了!

不过,说到底,钦佩在于少数,同情与怜悯占了一大半!

这个男子是还不知道启明公主的坏脾气吧?一言不合,就撸袖子准备揍人!这男子,白白净净的,能逃得过启明公主的魔掌吗?纵有倾国妖孽之美,可他也得会使美男计才行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