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一百零三章:你见过本宫那样帅的门神吗?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1931 2017-07-12 13:22:37

  拓跋文果然被她突然甩过来的花瓶,弄得措手不及,连闪身躲避也未能躲开。

  他血流满面,愣愣的看着那幻千风破窗而逃,才幡然醒悟,心中大呼不好:如果幻千风就这么逃回去了,定会向夏朝哭诉,到了那时候,自己岂不是大难临头了?

  又暗自后悔自己不该如此轻视幻千风,先前是他见前者中了合欢散,自以为万事大吉,却不想百密一疏——他也是万万没有想到,幻千风药性已经发作了,居然还能够保持清醒,出其不意伤了自己之后,还能够从窗子里逃出去!

  怪只怪,他太小看幻千风了!就连西辽的德妃也不能拿她如何,还要假借娘家人之手除去她,可笑他拓跋文……

  顾不得多想,他大喊起来:”来人哪!来人哪!有刺客——”

  这才是真正的”贼喊捉贼”了!

  ……

  幻千风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刺骨的北风如刀割一般,又让她清醒了不少。

  此时此刻,她也不知道自己逃的是哪个方向,如今心中更是只剩下了一个念头:自己必须赶紧离开那魔窟!离得越远越好!于是,更加快速的跑了起来。其速度之快,当真让人没法相信,这是一个身中媚药之女子!

  药性越来越大了,外面的风、雪,似乎也无法再帮助她——抵抗那如星火燎原般的药性了。

  ”怎么办?我的行宫怎么离这里这么远?到底还要走多久啊?我快撑不住了!”幻千风的眼神越来越迷离。

  难道……自己今天,真的要命丧于此了吗?幻千风陷入了绝望的深渊之中。

  ”梅香?好香的梅花!”幻千风欣喜若狂,”我想起来了!我的行宫里,梅花可不是正开的艳吗?这下好了。”

  可她也忘了,这梅花,在每一个行宫里,都开得十分艳丽,并不是她的行宫独有的。

  她摇摇晃晃的向梅花从中走过去,浑然不知自己在做什么。

  鲜红色的梅花,艳若桃李,灿如烟霞,美得如梦似幻;金色的花蕊中,静静地散发出自己的清香。

  转角处,传来一阵对话声。

  ”殿下,千然公子的话就说到这里了,您……咦?那不是启明公主吗?”十七突然道。

  此时,他只觉得眼前一晃,身边的那个长着极为妖孽的男子,已经不知在何时,来到了幻千风的身旁。

  幻千风就这样迷迷糊糊的撞了上去——

  ”哎呀!讨厌啦!哪里来的门神?滚一边去!别挡道!”幻千风含糊不清的说。

  ”门神?你见过本宫那样帅的门神吗?”墨宇寒戏谑一笑。

  幻千风揉了揉眼睛,随即凑上去仔细的看了一眼,吐气如兰:”原来……原来你不是门神啊。我就说嘛,门……门怎么可能会说话呐?……原来不是门神啊。”

  ”幻千风!你又想玩什么花样?天天逼的本宫洗冷水澡,你好意思吗你?!”墨宇寒气得抓狂。

  ”殿下,她好像……是喝醉了。”十七小心翼翼的说。

  墨宇寒一愣,紧接着又骂了开来:”你这小妖精,喝醉了还往本宫这里跑!成心想挑逗本宫是不是?酒量不好你也敢逞强?嗯?你知不知道你今天跑这边来,又害得本宫要洗冷水去了吗?”

  幻千风嘴里咕咕哝哝的,也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

  十七无法,只得又不合时宜的插上一句:”殿下,她好像……好像是被人下了迷情药。”

  ”这还用你说……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墨宇寒的面色冷了下来。

  十七只好又把话给重复了一遍。

  ”被人下迷情药?别胡说八道了,在这里谁还敢给她下药啊?这可是一个有仇必报的女人!除非是她自己……”墨宇寒若有所思的说。

  十七顿时傻眼:”殿下,您该不会是在说,是她自己给自己下了药吧?”

  墨宇寒一挑眉,反问道:”要不然呢?本宫看她肯定是已经改变主意,对本宫芳心暗许了。否则,她眼巴巴的跑到这里做什么?不过这也难怪,本宫是如此的优秀,只要是明眼的人,都应该看得出来的。”

  ”可是殿下,启明公主无论如何,也应该没有笨到那种地步吧?她给自己服用合欢散,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药做什么?这可是除了行那鱼水之欢外,便无药可救的天下第一媚药!”十七推测道。

  他心中暗叹:果然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那么显而易见的疑点,自家太子爷居然也没有发现!

  ”十七,这怎么可能呢?你也不是不知道,有多少女子被本宫迷倒,千方百计想要爬上本宫的床?她……”

  可他说到最后,竟也慢慢不确定起来了。

  幻千风……她性子那样倔强的人,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向自己屈服?如果她也像其他女子那般无二的话,那她还是他爱的她吗?更何况,她怎么着也不至于拿迷情药——这种害人又害己的东西,给自己用吧?

  ”嗯……十七,你的猜测确实有道理。不过,到底是谁竟然如此的胆大包天,敢动本宫的女人?”墨宇寒沉声说道。

  ”殿下,属下觉得,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启明公主——她要是再得不到纾解的话,估计她没多久就要被欲火,焚烧致死了。”十七幽幽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盯着墨宇寒的脸部表情一直不放。

  墨宇寒果然有意动之色,不过很快就又犹豫了:”这……不好吧?千风她从来不喜欢被强迫的。万一她因此……”

  ”哎呀我的太子殿下,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您可是为了救……呃,殿下,属下知错。”十七原本是兴致高涨,被墨宇寒那么一瞪,立即又萎靡了下去。

  ”知错就好,自己下去领罚。”话音刚落,墨宇寒已经抱起娇小的她,向自己的寝殿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