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一百零七章: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1890 2017-07-17 07:10:53

  ”启禀公主,我们这边没有找到老王八。”

  ”启禀公主,我们这边没有找到老王八。”

  ”启禀公主,我们这边也没有找到老王八。”

  ……

  ”岂有此理!这老王八难道是长了翅膀飞了不成?你们几个,真的没有找到?”幻千风勃然大怒。

  那些个羽林卫不敢抬头去看自家公主,只是恭声说道:”是的,公主殿下,属下们确实没有找到老王八。”

  也许是被自家公主胆大包天的言行所感染,让原本受过良好的教养的羽林卫,全都爆起了粗口。

  拓跋文听到地面上的那些人,一口一个”老王八”的叫着,直接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但若是幻千风听到前者这么一句感慨,必定会耻笑道:”就你还老虎?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此时,古林因小心翼翼的问:”公主殿下,您说——那老王八会不会是藏在某个暗室里?”

  幻千风眼睛一亮:”这也并无可能,古林因,你可是发现了什么吗?”

  古林因点了点头,道:”是的,公主殿下,属下在假山上寻找时,确实发现了一个异样之处。”

  幻千风立即追问道:”哦?古林因,你发现了什么?”

  ”公主,属下看到那地面上,有一些小洞。”古林因回禀道。

  幻千风沉思了一会儿:”工匠是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留下这些小洞的,如此,那便只有可能是……”

  ”老王八,就躲藏在这地底下。”古林因替自家公主说出了这句话,同时也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好,羽林卫听令!马上按照古首领所说的话,去寻找暗室的门口,第一个找到的,赏银三千!”幻千风如此说到。

  ”慢着!大夏启明公主殿下,您未经过东域太子的同意,就这样大张旗鼓地搜查,未免也太不把东域放在眼里了吧?,”一个略带嘲讽之意的声音,极不是时候的响了起来。

  幻千风脸色阴霾,迎面走过来的是一个身着惨绿色罗衣旳男子,面庞有着病态的苍白,神情中带着浓浓的轻蔑。

  ”哟,本公主当是谁呢,原来是西辽的方恒皇子啊。怎么,本公主这样做,你有意见吗?”幻千风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敌意,反正今天不管是谁来为拓跋文求情,都注定是要加入她的黑名单了。

  方恒面色一沉:”公主这是何意?在下不过是好心提醒你罢了,你这样说难道不怕……”

  ”哈哈哈哈,方恒,看来你对本公主真是一点也不了解啊,天底下怎么可能会有本公主害怕的事?你的那位姑母在托你对付本公主的时候,难道没有告诉你吗?”幻千风挖苦道。

  方恒一皱眉:”你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这下轮到幻千风懵逼了,随即反应过来,”拜托,这是用脚趾头都能想到的好不好?那个德妃可是出了名的小心眼儿,在本公主手里吃了那么多次大亏,她怎么可能会不让你对付本公主呢?”

  方恒如释重负,还好,这个贱人现在什么也不知道,要不然的话,他接下来还怎么完成姑母所交代的话呢?

  他脸色微缓,又露出一抹笑容:”启明公主,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德妃娘娘素来端庄大度,有哪来的什么小心眼儿一说?”

  幻千风不屑一顾,道:”就她还称的上是端庄大度?也不怕折了那贱货的寿命?”

  方恒的脸再次阴沉了下来:”启明公主,我想,你最好把嘴巴放干净一些,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后果自负?”幻千风仿佛是听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一般,话里行间满满都是嘲讽,”本公主倒是想要看看,你能拿本公主怎么着?本公主告诉你,这世界上还没有本公主承担不起的后果。”

  ”哈哈,你以为你有明贤帝的宠爱就可以肆意妄为了吗?这未免也太无知了吧。明贤帝自始至终都不过是在个利用你罢了,你不过是他棋盘里一颗微不足道的棋子,你以为他会为了你,而破坏两国的和谐吗?”方恒大胆的说。

  的确,明贤帝不会。这是幻千风,早已看穿了的一个地方。

  但遗憾的是,她现在必须要依靠明贤帝,若不然的话,她是无法顺利成长到十六岁的。

  方恒见幻千风沉默了,不由得心生快意,叫这个贱女人这么得瑟!

  一时间得意忘形,挑衅道:”如何?公主殿下,你是否也觉得,在下所言甚是有理呢?”

  愚昧无知的人类!幻千风心中冷笑。

  只见她漫不经心的说:”是呀,听了你的话,本公主也觉得十分在理。不过——你也确定,我父皇会弃皇家颜面于不顾吗?方恒,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既然如此,本公主也不妨教教你该怎么做人。”

  方恒心中隐隐涌现出一种不祥之感,只可惜他直接忽视了这个感觉,兀自笑道:”公主殿下,你身上毫无修为,更无内力,你确定你要与在下比试一番吗?别怪在下没有提醒你,这对于你来说可是……所以,千万要三思而后行啊。”

  幻千风不耐烦起来:”你啰嗦什么?本公主以前见到的人,都还没有你那么婆婆妈妈的,要战便战,说什么废话?”

  方恒气的面红耳赤,心里早已把幻千风的十八代祖宗都给问候了个遍,但依然是强笑道:”公主说哪里话来,在下不过是好心提醒你一句而已,并无其他意思。”

  他安慰着自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待会儿和那贱女人决斗时,便是他雪耻的好时机!何苦与后者再浪费口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