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一百一十章:墨宇寒痛骂拓跋文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1806 2017-07-19 12:21:53

  ”用水把他泼醒!”幻千风坐在太师椅上,神态自若。

  ”诺!”几个羽林卫齐声说道。

  拓跋文慢慢睁开了眼睛,只觉得身上湿漉漉的,低头一看,吓了一跳。

  他确实是湿透了,但不同的是,他的衣服破破烂烂只是堪堪可以蔽体,凝结后呈红黑色的血,也已经和衣服连成一块,浑身上下细细长长如蜘蛛丝的伤口无数,又浇了水,更加疼痛难忍。

  ”幻千风,你又想对我做什么?”拓跋文惊恐的说道,几个牢役用火钳夹着几块烧的火红的木炭,面无表情的一步步向自己逼近,他拼命挣扎起来,”不!不!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这时,”滴答”,”滴答”,”滴答”……黄色的液滴,顺着那裤裆儿,滚落了下来。

  ”嗯?这是什么声音?”幻千风清楚的听见水滴坠地所发出来的音响,好奇的问。

  墨宇寒面色一沉,忙捂住了幻千风的眼睛:”别看了,省的脏了你的眼睛——你先回去吧,这里交给本宫就好,也不用急,待本宫慢慢玩死了他,为你解气如何?”

  ”哦,那好吧。我可先走了。”幻千风说罢,狡黠一笑,遂扶着某个婢女的手,缓缓走出了地牢。

  刚走出门外,她便揪起那个侍女的耳朵:”你听着,去那本公主行宫里去,叫玖雁她们来这地牢里头,听到没有?快一些!就说本公主在地牢里等他们!如果敢违抗本公主的命令,下场你可是知道的。”

  她才不会这么听话的回去呢!那拓跋文敢打她的主意,就要做好万劫不复,被她亲手折磨至死的准备!

  可怜那个侍女使劲点了点头,捂着那只被揪得生疼的耳朵一路飞跑,泪珠还不住的从面颊上滚落下来,煞是凄惨。

  幻千风轻哼一声:”没用的废物!这点疼就受不了了,果然是成不了大器的人!”

  她转过身去,蹑手蹑脚的又潜回了地牢里去,东躲西藏终于避过一路上巡逻的牢役,走到了那个监牢的门前。

  她侧耳倾听里边的动静,只听到了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

  幻千风心下不满:打斗有什么意思?墨宇寒这个大骗子,说好了要把那只老王八给活活整死的,他一个大男人想出来的折磨人的法子,还不如我想出来的呢——那个拓跋文,就应该受千刀万剐之酷刑!让他后悔对我所做的一切!

  忽然,里边传来一阵叫骂之声:

  ”你拓跋文算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一个东域不得宠的皇子罢了!你有什么资格去肖想觊觎本宫的女人?你也配?本宫告诉你,敢动本宫的女人,就是死路一条!”

  幻千风暗自点头,心里想着:这墨宇寒总算切入正题了,就应该这样骂下去,谁叫那拓跋文色胆包天居然给我下合欢散?他算是什么货色?本公主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追求本公主的人绕整个真玄武大陆一圈都没问题,那个拓跋文,说白了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本来在周国宴上,所有的王孙公子都是争先恐后地向自己示好,唯独这拓跋文丝毫不为自己的美色所动,不仅没有赶着上来在自己跟前凑,更是连看自己一眼都未曾——那时还以为他是有些与众不同的,却不曾想,也不过如此。既然是喜好美色,又何必装的如此清高?让人着实厌恶。

  她完全忽视了墨宇寒所说的那句”本宫的女人”,以至于后来屡次三番被后者调戏,却找不出反驳之语。

  只听那墨宇寒继续骂道:”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一个贱妾生的贱种!不仅是没权没势没财没貌没品质,还喜欢**逛妓喝酒施暴。在赌场里面,你左青龙右白虎喊得比谁都起劲;一说到美人儿,你就两眼发直流下口水;一听到哪家青楼楚馆新来了一个雏妓,你就恨不得立马赶过去尝尝鲜……”

  听到这里,幻千风已经不愿意再听下去了——她本来就厌恶拓跋文这个伪君子,现在更是生了嫌弃之心。

  天底下哪有男人是这样子的?简直就是坏透了嘛!

  一想到这拓跋文连自己这个公主也敢动,幻千风就是感到头皮一阵发麻——聪明如她,又怎会想不到这拓跋文,平日里定是作恶多端,做了不计其数的强抢良家妇女之事?这个挨千刀的狗东西!他怎么不早点死?

  正在愤愤不平之际,又听那墨宇寒颇为嫉妒的说:”……就是你这种猪狗不如的畜生,也都可以去碰千风,本宫哪里比不上你了?样样都比你不知出众了多少倍!为什么千风就不肯多看本宫一眼?你有什么好啊你!……”

  幻千风瞬间无语了,他……至于吃一个将死之人的醋吗?

  但是她一点也不慌乱,更无半点的含羞带怯,心止如镜,无波无澜。自己的美貌天下皆知,墨宇寒喜欢她并不奇怪——更何况,墨宇寒早就在自己跟前,示爱了不知多少次,她也就不至于大呼小叫的了。

  ”公主殿下!”回廊里,响起两个女子欢快柔美的声音。

  幻千风一喜,那双出尘脱俗的眸子里,登时放出无限的光彩:”玖雁!入画!”

  却不料,就在她刚把最后一个字的字音结束之时,便是双目一黑,昏昏欲然,如是天旋地转,似是气血倒流,直冲脑门——她踉跄的往后退了几步,重重往后倒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