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一百四十章:不想领鞭子就少问为好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1995 2017-08-16 22:07:50

  ”找到千风了吗?”

  ”没有。”

  ”你呢?你找到没有?”

  ”没有。”

  ……

  几番询问,均无音讯,墨宇寒、云眉烟、慕冷、简行风都是大失所望。

  ”千风,千风她到底被人带到哪里去了呢?”云眉烟如坐针毡。

  简行风白了她一眼:”如果本世子没有记错的话,你们清玄王朝不是有一种秘法,可以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吗?为什么不试试?”

  云眉烟顿时不高兴了:”你以为天底下除你之外其他人就都是笨蛋了吗?要是可以的话我还用在这里瞎忙活?我在你们还没来的时候就已经试过了,却发现有一种很神秘的力量,在阻挡着我看清千风的位置。”

  慕冷一锁剑眉:”很神秘的力量?那会是什么?”

  他看向懒懒的靠在椅背上的墨宇寒,询问的目光在他身上探寻着。

  墨宇寒慢慢睁开了双目,勾唇一笑:”你们可别看本宫,本宫可是什么也不知道的。”

  余下三人均用一种很怀疑的眼神看着他。

  至于墨宇寒,他当然知道那力量是什么,除了时空之力,还能有什么可以避开清玄王朝的秘术?

  只不过时空塔消失多年,就算他说出来,那几个人也未必会相信。

  慕冷最先收回了目光,沉思片刻,道:”据本王推测,那伙歹人是京城派来的。除了京城里的人,其他人不可能会对千风下手。”

  墨宇寒心中冷笑:说这些空话有何用?还不如再出去找一找!

  想了一想,他懒懒得说:”如果本宫没有记错的话,这岷山,是有一个强盗窝的。”

  简行风眼睛顿时一亮,沉声说道:”寒太子的意思是说,千风——有可能是被他们抓去的?那我们立即派兵围剿他们,直接捅了他们的老巢为民除害!顺便把千风给救出来。”

  墨宇寒冷笑连连:”好一个‘顺便‘!可见你一心只想着立功、沽名钓誉,居然连这种话也说的出来。”

  简行风狠狠一拧眉:”寒太子,你这是什么意思?现在当务之急……”

  墨宇寒反唇相讥:”当务之急?只是不知道简世子口中的当务之急是什么?是剿匪吗?万一我们逼的太紧了,那些剿匪走投无路狗急跳墙,伤了千风,或是要与千风同归于尽,你可吃罪得起?”

  简行风眉心一突,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墨宇寒继续咄咄逼人地说道:”再有就是,这里的强盗已经驻扎这里多年,却始终没有让任何人找到他们的老巢——这说明什么?这说明那些强盗隐藏的很深,说明那些强盗足够聪明!你以为单派官兵去,就有用了吗?”

  简行风心头冒火,冷声说道:”那依寒太子之见,可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妙计?”

  墨宇寒大笑:”有趣有趣,聪明绝顶的简世子倒在本宫这里讨招来了!本宫能有什么妙计?不过是帮你看清局势而已。”

  简行风明白了,原来这墨宇寒彻头彻尾,为的就是羞辱自己!

  他大怒:”寒太子,你我素日无冤无仇,为何屡次三番的羞辱与我?”

  墨宇寒一耸肩,若无其事:”敢问简世子,本宫何时羞辱你了?本宫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想必是世子误会了吧?”

  眼见着简行风白净的额头上青筋暴起,云眉烟只得出来好言相劝:”简世子,寒太子说的有道理,咱们还是坐下来好好商酌一下,该如何才能救出千风吧?”

  闻言,简行风愤愤的看了墨宇寒一眼,终于又坐了回去。

  墨宇寒却道:”你们要商酌就自己商酌去吧,本宫可懒得动脑子,等需要出力时,再叫上本宫又有何妨碍?”

  言毕,他放肆一笑,扬长而去。

  ”啪——”

  简行风手上的杯子,已被他捏成了粉碎。

  血,流了出来。

  ”哎呀,你又何必如此?来,我来帮你包扎一下。”云眉烟皱了皱眉,取出一块手绢包了起来。

  ”等一下,清平公主,你这块手绢——是从哪里来的?”简行风忽问。

  这方手绢,呈淡紫色,绣着极精致的五瓣丁香,上面还用金线联出了一个”风”字。

  ”你问这个做什么?这不是你该问的!”云眉烟脸色大变,连忙把手绢收了回去。

  简行风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随口一问而已。”

  云眉烟半信半疑,终又另拿了一块手绢,为其包扎了伤口。

  ……

  ”殿下。”

  ”如何?本宫要你做的,你都做好了没有?”墨宇寒淡淡的问。

  十七恭声说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很好,对了,你把十三也给叫过来,本宫有事找他。”墨宇寒道。

  ”是。”十七应了一声,很快就领来了一个生的颇为的风逸俊秀、身量与墨宇寒差不多的男子。

  那男子,正是十三。

  十三单膝跪地,一手抱拳护心口处:”十三,拜见主子。”

  墨宇寒瞥了他一眼,慵懒的问:”看你脚步虚浮,恐怕昨夜你……玩的很尽兴吧?”

  十三嬉皮笑脸:”承蒙主子厚爱,让属下坐拥三千美女,属下感激不尽。”

  墨宇寒笑了笑,道:”本宫记得,在你未成为本宫手下的时候,是江湖上恶贯满盈的采花大盗,据说没有你采不到的花——只是不知,你跟在本宫身边那么久了,采花的技艺……有没有衰退呢?”

  十三眼前一亮:”主子有何吩咐?十三定会竭心尽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为您完成。”

  ”好好好,那么,你就教一教本宫,面对一个心肠硬的不能再硬、冷的不能再冷的女子,本宫该如何俘获她的芳心?”墨宇寒继续问道。

  十三恍然大悟,露出来一个”吾家有男初长成”的猥琐笑容,厚着脸皮凑上去问:”主子,究竟是那方闺秀,让您想要破戒还俗了?”

  墨宇寒一笑:”你想知道?”

  十三重重一点头。

  ”不想领鞭子就少问为好。”他云淡风轻。

  十三懵逼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