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一百四五章:醉翁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1651 2017-09-02 03:50:37

  ”弟子见过师尊。”幻千风施然一礼,此次却是不再下跪。

  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身袭一件深青色的道袍,神情悠闲,右手托着一只酒葫芦,懒懒地靠在一个七彩莲花椅座上,一派的安详自在,却是不像一般仙人那般仙气怡然、翩翩道骨。

  不错,他就是幻千风的师尊,名号为”醉翁”者,但江湖人听到这个名号一般都不会熟悉,只有报出”丹王”,人们才会明白醉翁,即是丹王,传说他炼丹的品阶已经到了仙级五水境,所炼出来的丹药,足以让世人争破了脑袋也要抢到。却是早在三百年前便退隐山林,可以说幻千风炼丹的本事能达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境界,除了她在梦中的机缘,醉翁在其中也起到了举足轻重的地步。

  只见他又呷了一口酒,才道:”乖徒儿,此次回来,你又有什么事啊?”

  幻千风嘻嘻一笑:”给你送酒来的。”

  ”酒?”醉翁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乖徒儿,你以为为师还不了解你吗?你从五岁便入了师门,七岁就把为师所有炼丹的本事都给学完了,然后就一直未曾来看我这个老头儿……”

  幻千风闻言,不免触动亦感到了些许淡淡的忧伤。当时父母尚在人世,自己曾随他们做生意时来过这里,还失踪了两年之久,待自己学成回归,也不过在父母旁边待了数月,又投入江湖开始磨砺自身。

  若要真算起来,自己在父母旁边真正待过的时日也不过是短短几年,却已是物是人非,怎让人不感叹?

  这时,醉翁似乎感到了徒儿的一些哀愁,想起她年幼便遭满门被灭之痛,连忙住了嘴转移话题:

  ”也罢,都是些陈年往事了,先把酒拿上来给为师瞧瞧!”

  幻千风也回归神来,调皮地一吐丁香小舌:”我就知道师尊不管怎么样,都会把酒拿去先的——哎呀,空灵儿别闹。”

  ”嗯?什么空灵儿?”醉翁又是一愣,遂向她怀中看去,只见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从她怀里探了出来,好奇的目光向四周扫荡,乌黑的眼珠子如同上好的黑曜石一般璀璨,尖尖的小耳朵透着淡淡的粉色,显得尤为地可爱。

  ”嗬嗬,一只小狐狸?”醉翁眯起了眼,”嗯……很有灵性,恐怕是上古天狐后裔。徒儿,你把它拿来给为师相相面如何?”

  幻千风摇了摇头,把它紧紧的抱住:”它会把你抓伤的。”

  可不是会把他抓伤么?怀中的小器灵都暴走了,在她神识里一个劲的骂:”你才是狐狸!你才是狐狸!姑奶奶可是高贵的时空塔器灵——那狗屁九尾天狐岂可与本姑奶奶相提并论?你这个没见识的坏老头!”

  估摸着要不是她把它紧紧给抱住了,这只小器灵已然亮出它锋利的小爪子,直抓醉翁之面门了。

  醉翁闻言倒也不生气,仍是笑容可掬,显得分外慈祥:”既然如此,那便罢了。”

  幻千风点了点头,遂从自己灵戒之中取出一坛子酒来。

  醉翁一看见这坛子就便是眼睛发亮,连忙要过来便是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口,方赞道:”好酒!”

  ”那是自然,这坛酒可是用三年份的并蒂雪莲酿成的呢。”

  醉翁闻言又是大口大口的饮了好几口,才意犹未尽的砸吧砸吧两下嘴巴,手上却是如同护着一坛子宝贝一般珍之重之。

  ”说罢,何事?”

  ”我还是不明白,您所说的人格分裂是什么意思?”幻千风很无辜的说。

  早在她刚刚拜醉翁为师的时候,醉翁便已经告诉她她有极为严重的人格分裂倾向,建议她在学成之后便去江湖磨砺自身,但是她的这种人格分裂却与别人又有不同,醉翁经过多年的琢磨,终于判定幻千风的症状是:扮演不同的角色,她会有两面人的反应。

  简单地说,便是有些强迫症的意味了。在她脑海的潜意识里,自己作为幻家嫡长女理应要做个乖宝宝,事事听从父母接受长辈的管教,因此她在幻府一直都是安稳沉静;可她一旦进入风易嗔这个角色,便会全身心地沉浸在以往日日过着在刀尖上舔血跳舞的生活里,下意识地便会把自己全副武装变得狠辣无情,做事从不讲求后果,什么狗屁仁义道德,全都见鬼去吧!

  醉翁听言,表情立即严肃起来:”当初为师给你卜卦之时便已说过,你需要不断切换幻千风还有风易嗔这两个身份,才能找出你产生人格分裂这个病症的原因。那么,事隔如此之久,你还是半点都没有察觉到你自己两者之间性格差距吗?”

  ”真的没有。”幻千风特别诚恳的说,”我一直都觉得很正常。仿佛……我本来就应该是那样的。”

  ”如此,为师便再为你算上一卦,你且等着。”卜卦,也是这个老头的看家本领,素有”卦神”之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