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真实的目的

第八十章 隔墙有耳

真实的目的 季小殷 2993 2017-06-15 22:14:06

  “这回我一定要抓住点那个贱人的什么把柄……让她再随便欺负我……”

何美丽恨恨的在心里想着,面前一部电梯忽然缓缓的打开了厚重的门。她楞了一下后二话没说跳了进去,毫不犹豫的摁亮了轿厢内楼层显示器上‘31’这个数字。轿厢门又悄无声息的关上了……

望着楼层显示器上不停变换的数字,何美丽感觉自己越来越紧张,心也跳得越来越快。不知不觉间,她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整个人都僵硬起来……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电梯门又一次悄无声息的开了。何美丽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楼层显示器,那上面显示着‘31’这个数字不动了……她深呼吸了一下,又用力在胸口处压了压,才假装从容镇定的从里面走了出来。站在31层的入口处,望着铺着厚厚白色羊毛地毯的走廊,别说是纪然,这里连个鬼影都没有……

她挠了挠头,心想,这个该死的纪然到底钻到哪个领导的办公室里了呢?!

I.Z.大厦是一幢椭圆形的高楼,每一层都是一个闭合的椭圆形的圆环。不论从楼层的哪一点出发,最终都能绕回到出发点。而I.Z.大厦30层以上就是高层领导们办公的地方了,每一层不止办公室里面的设施不同于楼下,就连一踏进走廊的地面都跟楼下完全不同。这里铺着厚厚的优质白色羊毛地毯,墙面是用最优品质的壁纸包起来的。每一间办公室相隔有一段距离,每一间办公室都在面向走廊的这面墙上装有一块宽大而明亮的钢化玻璃。而似乎领导们的爱好都很相似,每一块玻璃窗前都落下了白色的百叶窗。

望着幽深而宁静的31层,何美丽决定采用最笨的办法,一间办公室一间办公室的寻找。

“好在只是这一层而已,小case……”

她轻声对自己说着向右一拐走了进去。扑面而来的一阵阵清香的空气,让她的精神为之一震。她忽然想起之前一直有传闻说,这座大厦30层往上有自己的独立换气系统,可以保证空气实时的清新和干净……

“看来所有的小道消息其实都是真的……看看这里的空气就是最好的证明!哎,人似乎总是要分个三六九等……这里和楼下就象两个世界……”

何美丽感慨着,脚下传来舒适而松软的感觉。她低头看了看那厚实而漂亮的白色地毯,心想,多亏有这地毯,否则,她那漂亮的高跟鞋踩在地面上怎么可能会声息皆无呢?!她笑了笑,用力地在地毯上狠狠跺了几脚,却声息皆无。

“OK,出发……”她轻声对自己说道,开始蹑足潜踪的慢慢移动过每一个办公室门前,静心听着里面是否有声音传出……

走过一个又一个办公室,里面都安静如千年古墓一般。绝望的阴云在她的心头越来越厚重起来,就如她脚下所踩的地毯一般……她忽然觉得,自己哪里是踩在了地毯上,那根本就是自己的绝望编就的……

“何美丽啊,何美丽,黎明前的黑暗原本就是最黑暗的……”她鼓励着自己又走过了三间办公室。

忽然,她听到了有人交谈的声音!她的心脏瞬间狂跳起来。她快速移动到发出声音的办公室门前,抬头看了眼门上的挂牌:副董事长室。

小云董啊,小云董,果然是你……她的心忽然踏实了,仿佛她早就有预感一般。

她迅速一闪蹲在了宽大的玻璃窗下,探出一对小眼睛向室内张望着。玻璃窗上没有例外的挂着百叶窗,原本应该挡得密不透风的,可谁知里面有两片百叶不知什么原因纠缠在里一起,漏出了一个很大的缝隙。通过那个缝隙,可以看清屋里的一切动静。

她凝神拢目向里面看去,只见小云董坐在办公桌后面,一个人站在办公桌前背对着玻璃窗。她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背影,正是她辛苦寻找的纪然……

她的嘴角微微上翘,动作麻利的摁开一直握在手中的手机上的录音键。轻轻把手机贴着玻璃窗放在了有百叶帘挡着的地方,开始录音。她自己也凝神听着,只听纪然说道:“我认为您冲动了。您完全可以答应下来的……”

“什么?!你疯啦……”小云董压着声音叫了起来。

“您先别激动嘛。您想啊,等将来事成了,即便您不让他做这个董事长,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纪然并没有受到小云董情绪的影响,依然平静的说道。

“话虽这样说,可事成后我也是这么大的I.Z.的一把,说话不算话?!这个对我的声誉不太好吧?!况且,那个老家伙是律师出身,他一定要我签协议给他;或者什么别的可以制约我不履行诺言的办法,到时我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小云董反驳道。

“哎呀,我的头啊,你肯定不能跟他签什么白纸黑字的约定啊……这种事情,白纸黑字了,那不成了一种证据?!只能红口白牙的承诺,他如果连这点风险都不愿承担,那他根本就没有合作的意愿。无非是想以此为由拒绝你而已。”纪然分析道。

小云董思索片刻沉吟道:“不管他的动机是什么吧,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怎么才能让他说出什么,而我们所付的代价又在合理范围内?!”

“其实,他目前提出的这个要求,对于我们就是在非常合理的范围的。您想想?即便将来任命他做董事长,回头也可以撤换他啊?!您还可以给他一个反承诺……”纪然说道。

“反承诺?!”小云董不明白的问道。

纪然点点头:“是啊,比如说,他可以当这个董事长,但一年内要保证I.Z.多少多少利**类的条件啊?!他并不了解I.Z.的实际情况,一年内肯定做不到所承诺的,自然而然就被换下了?!到时他又能说出什么呢?!是他自己没有这份能力啊……怨不得别人……”

“嗯,这样倒是可行……”小云董终于松了口气般说道。

何美丽在窗外却听得糊里糊涂的,心想,这两个家伙说的是什么啊?!看他们的样子,估计不知道这是又琢磨着害谁呢?!董事长?!I.Z.?!啊,莫非他们在琢磨云董?!这一想法惊得何美丽差点没叫出声来,她赶紧捂住自己的嘴,更加紧张的关注着屋里的情况。

“哎呀,不行,我想起很久前听过的一件事情来,这样做还是有隐患存在的……”

屋里的小云董忽然惊叫一声,倒把她吓得没坐在地上。她赶紧轻轻调整了一下姿势,继续蹲在窗台下面偷听着。

“嗯?!什么事情?!什么隐患?!”纪然不自觉的问道。

“你听说过小洛克菲勒发动的那场非常著名的‘宫廷政变’吗?!”小云董问道。

“小洛克菲勒?!‘宫廷政变’?!您说的是,上个世纪初,小洛克菲勒是一家铁矿公司的董事长,而总裁是洛克菲勒家族之外的人。他与小洛克菲勒产生了严重的冲突,最后小洛克菲勒不得不召开一次特别股东大会来审议罢免总裁的议案。当时小洛克菲勒掌握的股份只有四分之一,远没有达到左右大局的程度。但他出色的收罗工人、行政管理者和小股东的心。最终以压倒性优势罢免了桀骜不驯的总裁……是这个故事吗?!”纪然讲述着问道。

“嗯……这可不是一个故事,这是一个鲜血淋淋的教训。也说明‘董事长’这个职位有时还有拥有‘可怕’的权利的。关键看在谁手里?!怎么用?!”小云董说道。

“呵呵,您不是自己也反驳了自己吗?!‘关键看在谁的手里?!关键看怎么用?!’”纪然微微一笑说道。

“收集四分之一I.Z.的股份如果有心的话应该不难;而收买人心这件事情,是最不好防范却又最伤神的……”小云董幽幽的说道。

“如果您将来能任命他当I.Z.的董事长,那就说明您得到了众多董事们的支持,不是吗?!那怎么还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呢?!而且,我们不是还有‘反承诺’吗?!这样的话,就是双重保险了。”纪然坚持道。

小云董点点头:“嗯……让我再想想……对了,那个林少强你搞定了吗?你认为你能搞定吗?需不需要我这边配合你做些什么?”

“暂时不用。对于他,我有九成的把握吧。只是,这是一个人的心,希望您还是能多给我些时间……”纪然坦然的看着小云董说道。

小云董挥挥手:“我对你有信心,就这么地吧。”

“谢谢头……”纪然谦虚的说道:“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了,你先去工作吧。”小云董说道。

“好的。”

纪然说完转身就向门外走来。躲在屋外的何美丽瞬间慌了神,如惊弓之鸟般慌乱的到处乱看寻找着藏身之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