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下一次你只爱我

第五章 眼泪

下一次你只爱我 阮氏 2591 2017-04-29 15:51:46

  第二天早上,诗杞顶着两个黑眼圈,一脸哀怨的看着阮禁。

“臭阮禁,你让我这样怎么上班!”

阮禁一脸无辜的看着诗杞欲哭无泪的脸“这关我啥事啊。。”

“你还敢给我装无辜!”诗杞看着阮禁这无辜的表情,感觉像自己欺负了她一样。

“怎么了嘛?”阮禁一时也有点摸不着头脑,她只记得昨天喝醉了,还有那像许恒的声音,但阮禁立马打消了这可怕的念头。

“你昨天喝醉了,我帮你洗澡,换衣服,煮醒酒汤,这些都是身为爸爸该做的,但你睡的好好的,没事唱什么歌?”诗杞一脸气愤地看着阮禁说到

阮禁指向自己的脸,“我?唱歌?不存在的。”

“对,就是你,唱歌就算了,还唱什么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诗杞一脸严肃。

“这话我没法接”阮禁默默捂脸

“我不管,我以后不会让你去酒吧了。”

“好好好”

酒吧的事情暂时也过去了,生活渐渐步入了正轨,或许老天喜欢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造成悲剧,让人伤心,这可能是在捉弄人吧。

阮禁正专注于设计诗杞的衣服,而这时一阵优雅的铃声打破了宁静,阮禁本想直接拒接,可看到来电人显示着许恒两个字便放下手中的笔,滑动接听。

“你好。”

“阿阮你最近还好吗。”

“我挺好的你呢。“

“阿。。阿阮,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你说吧。”

“余潇她。。出车祸了。”

电话头的阮禁微微一愣“车祸,严重吗?”

“医生说只有移植心脏才能救她了,可余潇偏偏是熊猫血,无法在短时间内找到与她匹配的心脏。”

阮禁望向窗外,她好像明白了许恒今天找自己的目的,阮禁也是熊猫血你。“阿恒你想让我把心给她,对吧。”

“。。。嗯。。阿阮你能帮帮我吗?”一电话那头已经带了点哭腔

“还能撑多久”

“两天”

“给我一天的时间”

“谢谢”

“阿阮,你不用勉强的。”

“阿恒我不会让你难过的”

阮禁挂了电话,手指敲了两下桌子,好似做出了什么决定,拿起电话,输入号码,一阵干净的男生传入耳朵“董事长你好”

“宋律师有空吗?”

“董事长有事,那宋某必然有。”

“那老地方见吧,带上合同。”

“好。”

阮禁摘下眼镜,拿起公文包,开车去咖啡厅。阮禁坐到宋明对面,“宋律师,我想把公司转让给别人。”

宋明听到阮禁这话,端着咖啡的手一抖,“董事长想转让给谁?”

“我闺蜜诗杞,我也希望宋律师能帮我闺蜜管理这个公司。”

“董事长还需要什么吗?”

“这事暂时别告诉诗杞。等明天再告诉她。还有转让给诗杞的时候,你就对内部股东说我要去国外无暇顾理公司。”

“这...”宋明难为的看了阮禁一眼。

阮禁无奈的叹气。“希望你能好好帮助诗杞,我有事可能再也不回来了。转让之后,你便是副董事长。”

“董事长,诗杞知道她接受的了吗?”

“那也没别的办法。宋明,我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是,董事长”

“那你就去拟定合同吧,这是公司的总印章,转让之后交给她”

“好。”

阮禁站起来走到宋明身边,“替我照顾好她。”径直离开。

回到家,阮禁继续替诗杞制作衣服,完成后,她还设计很多衣服给诗杞,她把设计图发给公司设计总部,让他们尽快做出来寄给诗杞。阮禁把她做好的衣服挂在诗杞衣柜里。

第二天,诗杞出门看到衣柜的那件衣服,兴奋地穿了起来,在镜子前照了又照,而阮禁早早的来到了医院,她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人儿,和她身边守护的那个男人,阮禁内心百感交集,她心里空空的。许恒感受到阮禁的到来,“阿阮你来了。”“嗯,早点手术吧。”“阿阮...你可以不.”“阿恒你不用说了,既然你求我了我怎么能不帮你。”阮禁打断许恒说话。医生到了,“这位是心脏捐赠者?小姑娘这么年轻。”“恩。”阮禁微微笑道。“小姑娘你的家属呢?这需要你家属同意才可以。”“我是孤儿。”阮禁淡淡开口。“那你在这上面签字吧。”医生犹豫的把协议书递给阮禁。阮禁接过,正准备签字,就被医生夺过,“小姑娘,你真的确定吗?”“我确定,我要救她。”阮禁再次拿过协议书,快速的签上字,递给医生。“医生,什么时候手术?”“你准备一下吧。”“好。”医生离开病房,几个护士把余萧推进手术室,阮禁走向手术室,许恒拉住了她,“阿阮,你可以不用的。”“这是你的决定啊,阿恒。”阮禁对上许恒的眼睛,却发觉许恒眼睛红红的,阮禁不知道这是为谁红的眼“阿阮...”许恒摩挲着阮禁的手,阮禁划开许恒的手,拍了拍,“没事,这事你别告诉诗杞。还有你答应我一个条件。”“你说。”“下一次,你能不能只爱我。”阮禁看着许恒,第一次在许恒面前,留下了眼泪。许恒抱住阮禁,“好。”阮禁回抱了许恒便转身走入手术室。

阮禁踏上手术台,心情淡然,只是对诗杞存在着愧疚。阮禁慢慢躺到手术台上,看着手术的大灯亮起,闭上了眼睛,医生却迟迟不动手,阮禁睁开眼睛望向医生,“为什么不开始手?”“小姑娘,就算移植心脏你朋友也不定能活,而你必定会死。”阮禁朝医生笑道,“有希望就好,医生我求你件事。”“什么事?你尽管说。”“别打麻醉。”“小姑娘,这是等同于挖心啊,挖心之痛...”“没关系,答应我。”“好。”阮禁再次闭上眼睛,听着手术器互相碰撞的声音,阮禁的脑海里出现了初中和许恒诗杞的快乐情景,可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手术刀划开阮禁心口的皮肤,阮禁嘴唇发白,咬紧牙,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医生心疼的看了阮禁一眼,暗暗叹气,却只能继续手术。手术过程中,阮禁都不会死,她感受着利器划破皮肤,插入心脏的痛苦,而这些痛苦,都不及许恒带给她的那些折磨人。手术进行到一半时,阮禁听到了诗杞的声音。

诗杞用力的拍打手术门,“阮禁你个混蛋,你为什么抛下我。”诗杞的眼泪流满了她的衣襟,耗子抱住诗杞,“别哭了别哭了。”诗杞趴在耗子怀里哭成了泪人。“诗杞,对不起。”诗杞抬头看向许恒,一拳打上去,“你还敢说话,都tm怪你!都是你,是你害死了阮禁。余萧死了,你凭什么让阮禁死!”说着又是一拳,“我对不起余萧,都是我没看好她,我想救她..”“你对不起她,那你就对得起阮禁吗?”“我也对不起阿阮,我对不起他们”许恒跪着地上,双手撑地,眼泪掉在冰冷的瓷砖上形成一个小水潭。“别阿阮阿阮的叫了,听着我就恶心。我以后不想看到你们两人,今天我只想接阮禁离开。”诗杞拉着耗子坐在凳子上,安安静静地等手术灯暗掉。耗子心疼地抚摸着诗杞的头。诗杞还在抽泣不止。

终于手术结束,诗杞冲向手术室,看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阮禁,控制不住的泪水像决堤的洪水流下,阮禁轻拉诗杞的手,艰难的扬起笑,动了动嘴唇,便歪过头去,不省人事,诗杞扑通瘫软在地上,喃喃道“阮禁阮禁阮禁”她看懂了阮禁的意思,阮禁是在说“真漂亮”,诗杞今天穿了阮禁亲手做的衣服,而阮禁再也回不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