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世千金:这个将军有点萌

第三章 我不是许帘昭

盛世千金:这个将军有点萌 七月云上 1762 2017-04-30 20:42:55

  许小覃当夜醒来,围着她床边里三圈外三圈全是人。为首的还是神情憔悴的中年男人,见她一醒赶忙凑过来。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昭儿,爹对不起你啊。”

许小覃眼神空洞的看着绣床的顶,心里想到很多种可能,拍戏啦,开玩笑啦什么的,却独独没想到穿越,因为她自己也很明白那不过是自己想象的桥段,哪会有人真的穿越呢?

可万一是真的呢?

许小覃猛地一个转身扯住中年男人的锦绣宽袍,急道:“现在是哪一年?”

中年男人被吓的不轻,看着她紧张的神色,生怕急出个什么病来,也着急的回应她:“今年是锦朔朝泰安四年。”

“我叫什么?”

“你叫许帘昭,是我许南屏的女儿。”

“我今年多大?”

“十七”

许小覃越来越紧张,攥紧他的衣袖,一只手颤抖的指了一圈神情各异的人群,问道:“他们都是谁?”

许南屏指着珠光宝气的贵妇说这是你娘,旁边布裙木钗的妇人是你奶娘,之前抱着她的腿不撒手的是贴身丫鬟喜儿等等,还有个从军的哥哥在镇守边关。

“等等,你说她是我娘?”许小覃指了指华贵妇人,那妇人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笑容有些尴尬。

许南屏道:“这是我的续弦,你的生母过世了。”语气悲惋,这人对已故的发妻或许还有些情分在。

看来自己是真的穿越了,而且来到了一个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时代,或许这就是平行时空?

许小覃很难接受这个事实,虽然自己梦寐以求的事情就是让她穿越一回,但是当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她似乎又改变了想法,比起这个陌生的世界和周围陌生的人,她更愿意每天在自己熟知的环境里继续做着她的白日梦。

但是自己为什么会从荷花池里爬出来,而且把那些人吓得屁滚尿流。许南屏似乎看出来了她的疑虑,顿时一把鼻涕一把泪道:“你一天前失足掉进荷花池里,为父派人把池子翻了个遍都没找到你,我们这池子连着外头的护城河,我派人四处找你,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啊……”

不等许南屏说完,许小覃血气翻涌,鼻子酸涩,眼泪大滴大滴的涌出来,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子?自己好好的上个学为什么会跑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来?她越想越委屈用力把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一把攥住,刺耳的裂帛之声在屋里响彻,锦被赫然被她撕出一道豁口。一群人个个惊慌失措,许南屏赶忙捂住女儿的手,看着许小覃披头散发仰头嚎啕大哭的样子心里不是滋味。

闹了良久,许小覃慢慢平静下来,一搭一搭的抽着气。

许南屏老泪纵横:“昭儿啊,你受了什么委屈告诉爹啊。”

许小覃慢慢抬头,眼里无光,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们都出去吧。”她慢慢躺回被子里,一个滚儿把自己埋起来。

许南屏深深叹了一口气,挥手示意大家出去,并嘱咐喜儿好好照顾许小覃。

喜儿见众人走远,警惕的关好门凑到许小覃的床边,嘻嘻笑道:“小姐,你是不想嫁给周将军才故意跳河逃走,装死装失忆的,对不对?喜儿都看出来了。”

不想嫁给周将军?难道“自己”以前死过一回,是不想嫁给不认识的周将军?

喜儿继续道:“小姐生的如花似玉,才不要嫁给又老又丑的周将军呢!听说他还有个孩子。”

许小覃哼了一声,她许小覃的相貌充其量算个清秀,什么如花似玉,一看这丫头就是个很会油嘴滑舌讨好主子的人。

喜儿以为许小覃哼的一声是赞同她的说法,她往许小覃身边凑了凑,继续道:“小姐放心,喜儿不会告诉别人的,包括老爷。”

许小覃翻了个身嫌这丫头聒噪,喜儿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

许小覃皱着眉头道:“我饿了。”

喜儿赶忙爬起来,道:“喜儿去给小姐取糕点。”说完欢天喜地的跑出去了。

许小覃闻声麻利的掀开被子下床,宽敞的屋里点着熏香,木制镂花的绣床,临窗榻,再往外屋是书案墨阁,许小覃走到妆台前,她第一次见到全套的古代妆奁,精致小巧的双层匣子,里面依次摆着镶金缀玉的钗环步摇,翠绿的手镯,看来这个许家还是挺有钱的。妆台上还依次摆着许多玲珑的小瓶子,打开看见里面装着很好闻的香粉,还有圆盒里透红的胭脂。

许小覃扶着桌面慢慢坐下来,灯笼凳上放着绣工精美的软垫,对面的铜镜慢慢映出一张美丽的脸庞,雪肤花貌参差是也。

许小覃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她的脸!

镜子里的美人眉尖若蹙,口若含朱,肤如凝脂,秋水明眸。明明是未施半点粉黛,却也楚楚动人。

这显然不是许小覃那张相貌平平的脸!

喜儿推门进来了,手里端着托盘里面足足有几人份的糕点。一进门就看见许小覃神情恍惚的用手捂着自己的脸,赶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小跑着过来。

“小姐,先吃点东西吧。”

许小覃唇色发白,声音有些颤抖,呢喃道:“我不是你家小姐,我不是许帘昭……”

这一闹就闹了三天。

七月云上

啦啦啦啦啦啦啦啊小仙女们快来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