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世千金:这个将军有点萌

第五章 未婚夫

盛世千金:这个将军有点萌 七月云上 1298 2017-05-02 22:23:14

  许南屏是锦朔两朝丞相,是先帝少年时的伴读,先帝英年早逝,现在的皇帝登基不过三四年,朝中根基不稳许多事情都未处理妥当。许南屏在宫里呆的时间比呆在家里都久,许帘昭已经好些天没见着他了。

许帘昭在府中打听了许多人关于喜儿之前说的“她自己”要嫁的那个周将军,但上至她爹许南屏和她后娘李氏,下至夜里打更的杂役老爷爷都闭口不谈。就连喜儿也再不提这件事,问起来也支支吾吾的搪塞她。

越是这样许帘昭就越好奇,到处明查暗访贿赂加上威逼利诱也套出来不少有用的信息。

将军周氏世代为将,统领锦朔朝二十万能征好战的精兵良将。现任大将军周庭易年少有为,十七岁就独自带兵且战功不菲,一举拿下南边六族,周庭易与他的父亲是战场上敌人闻风丧胆的修罗战神,也是锦朔的国之栋梁。

周庭易如今有二十四五岁了,在这种早恋早婚早育的年代里是个实打实的大龄剩男,但是他却有个儿子。据说是四年前周庭易出征南疆带回来的孩子,坊间传闻孩子的母亲是个南疆女子,与少将军两情相悦并且有了身孕,之后锦朔大军攻占了女子的家乡,杀光了她的族人,女子生下孩子之后便含恨而死了。

许帘昭扑哧一声冷笑,这样狗血的戏码竟然真的有人信,果然人民的八卦精神在哪里都是难以避免的。

喜儿推开门走进来,手里的托盘里放着药碗。许南屏总是放心不下她的病情,天天嘱咐喜儿送来各种苦不堪言的黑汤汤。

许帘昭无可奈何的接过仰头一灌。

喜儿一言不发的收拾起杯盏,慌慌忙忙的准备往出走。许帘昭发觉有什么不对劲,一把拉住喜儿的衣角。

喜儿不敢抬头看她,低头捣蒜似的,期期艾艾道:“小姐,有……什么吩咐?”

许帘昭暗自思忖,果然有事,嘴角微微上扬道:“说吧!到底怎么了?”

喜儿低着头,紧张的几乎咬到自己的舌头:“没什么的,小姐,喜儿最近得了伤寒,怕过给小姐,所以……”

许帘昭作势拍桌,“啪”的一声把喜儿吓得一个激灵。

喜儿慌忙道:“老爷说要是我说漏了嘴要赶我出府的,小姐,小姐,不是喜儿有意瞒着你啊!”

许帘昭故意板着脸道:“你告诉我,我就求他不赶你走,不然……”她提高音量:“我就把你拉出来打二十板子!”

到底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扑过来抱住她的腿语无伦次的说:“那个周将军把聘礼都送来了,老爷怕小姐你不愿意又要跑路就谁也不让说,可是婚是皇上赐的,老爷也没办法啊!”

许帘昭道:“你说婚是皇上赐的?”

喜儿抹了一把眼泪,见自家小姐并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说自己不嫁不嫁,稍稍松了口气道:“皇上见周少将军内宅没有夫人主事,就要给他赐婚,本来不是小姐你的,可是那个周少将军说非小姐你不娶。”

许帘昭纳罕道:“我以前跟他很熟吗?”

“不不不,据我所知小姐你从没见过周少将军。”喜儿连忙摆手。

喜儿怕一向喜怒无常的小姐突然变脸,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不想小姐只是轻轻勾起了嘴角道:“有点意思。”

许帘昭看了看喜儿有些差异的眼眸,恐怕是自己的反应跟从前的许帘昭很是不同,问道:“我以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喜儿啮齿不清的说:“要是以前小姐会立刻冲出去砸周将军家大门的。”看来以前这个身子的主人身为相府千金但是脾气却不像平常人家的闺秀。

她轻轻握住喜儿的手,道:“不急不急,这个门嘛,是早晚都得砸的。”

喜儿看着面前皮笑肉不笑的自家小姐,突然觉得背后发凉。

七月云上

男主角预计还有一章抵达战场,请做好准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