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世千金:这个将军有点萌

四十一章 冲突

盛世千金:这个将军有点萌 七月云上 1662 2017-07-07 23:24:03

  第二天一早许帘昭和梵宣小柔就辞别众人准备下山了,细娘担心自己的一对儿女出门在外照顾不好自己,不忍相别,一个人躲在屋子里悄悄地抹眼泪,梵音子与梵大叔带领着寨子里的众人来给三个孩子送行。

  小柔从来没有下过山,早就听阿昭姐姐说沛陵城里繁华热闹,空气里弥漫着的糖炒栗子的香味,灯火璀璨的夜里河边五彩缤纷的花灯,她都可以马上去看一看了,想想就觉得生活很美好。

  梵宣一言不发的盯着路面默默地走着,看着妹妹欢呼雀跃的样子他想到了连云山里的族人,想到了昨夜在山洞里发生的事以及父亲语重心长的教诲,想到自己身体里还有一条恶心的虫子跟自己一同呼吸就觉得自己任重道远,走着走着突然觉得背囊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小柔看见梵宣立在原地,眉毛拧在一起,跑回去拉拉梵宣的袖子道:“哥哥你怎么了?一幅欠你钱的样子。”

  梵宣看看鬼马精灵的小妹,又想起了寨子里和他们年纪相仿的孩子和阿爹阿娘,看了看自己,突然又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为身边的人做些什么了,为了家族,为了保护自己爱的人,还为了……梵宣看了看一言不发专心赶路的许帘昭,又重新拾起信心,对着小柔呵呵一笑,大步迈了出去。

  沛陵城与连云山离得近,他们三个中午就到了沛陵城外,许帘昭站在城门外看着络绎不绝排队入城的人们,从包袱里取出一条面巾捂在脸上,警惕着四周的人。她不知道对于自己被劫这件事到底是怎么解决的,她和周庭易毕竟是御赐的姻缘,又是丞相家的千金小姐,怎么着也要严肃处理一下的嘛,不知道入了城会不会被人发现,或者守城的士兵那里就有自己的画像。

  小柔见许帘昭用面巾蒙上了脸,不解的问道:“阿昭姐姐,为什么要把脸捂上?”

  许帘昭看着傻里傻气的小柔,道:“出门在外,万事小心,不可暴露身份。”

  “那我也捂上。”小柔赶忙去找自己包袱里的面巾子。

  梵宣在一边看着两个姑娘,摆出一副江湖经验老套的样子道:“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

  小柔左右为难拿不定主意,模样娇憨可爱,梵宣笑了笑,心道:我这傻妹子嗬。

  突然间远处飞奔来一人一骑,那马飞奔着像一道风似的,马上的人挥舞着仗节高声喊道:“开路!开路!边关急报急报!”

  熙攘的人群早已经见惯了这样的场面,从容不迫的迅速让出一条路来,小柔还在思考之前的问题,全然没有注意这一切。眼看那快马就要飞奔到小柔的面前,众人皆一起惊呼起来,许帘昭和梵宣已经被人群远远地隔开,此时再急也没办法扑过去救人,急的梵宣一阵冷汗。那骑着马的士兵发现前面有的小姑娘挡在路中央,慌忙的一拉缰绳,那匹快马瞬间前蹄飞起朝着天空长长嘶鸣,那本就长途跋涉精疲力尽的士兵被重重的摔下了马,小柔吓得不知所措。

  城门边的士兵见状跑过来,对着吓蒙了的小柔大声斥责道:“大胆刁民!竟敢冲撞急报!该当何罪!”说完用力将小柔推了一把,小柔本就吓得有好有歹,这一推就更加站不住了,直接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尘土和着小柔簌簌而下的眼泪一起落在了小柔鹅黄的薄衫上。

  梵宣离得远,见状使劲推开周围的人,气势汹汹的拉住了那个士兵的领子,怒道:“我妹妹不是故意的!有本事冲着小爷来!”

  那守城士兵何时见过这么嚣张的少年,也扯住梵宣的衣领道:“老子今天代你爹娘管教管教你!”

  许帘昭见大事不妙,赶忙扶起地上的小柔,又拉住了梵宣的手臂,一边向士兵赔罪道:“这位军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不要跟这个毛头小子一般见识!”见那士兵还是不依不饶,赶快从包袱里取出一块五两的银锭子放在士兵的手里,道:“这钱请军爷喝杯茶,求你放过我弟弟。当务之急应该是将这急报送入宫里才是啊!”许帘昭私心想着,这么一闹,必定会暴露身份的,只能将事情解决了才行。

  那士兵仔细看了看捂着厚厚的面巾的许帘昭,心想这么热的天气捂这么厚,怕是有什么恶疾,拿了钱瞪了一眼梵宣后就不再纠缠了。

  围着看热闹的人也都一一散了,梵宣依旧是一脸怒火,小柔哭着鼻子在一边可怜的像个猫儿,许帘昭觉得此行自己的任务很繁重啊。

  梵宣突然抬头问道:“为什么要向他们讨饶?”

  许帘昭看着意气风发的少年,语重心长的道:“宣儿,外面的世界远比你想象中要危险的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必惹是生非呢?”

  梵宣赌气不言语,但也没有要反驳许帘昭的意思。

七月云上

好啦好啦,许帘昭得到新队员,要一起对付坏人,攻略小哥哥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