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此生治愈漓

第三章:我的奇葩室友

此生治愈漓 慕曦漓 2362 2017-04-30 01:36:29

  军训后的一周,或许大家对彼此应该算是足够的了解,彼此放下客气的面具,开始了原生的性格的状态进行生活,而慕漓则在晚上去开始摆起她的小摊。虽说收益不大,但也总比没有好,身边也没有嘲笑她的同学,反而是支持她的,并且跟她买一些小东西。

宿舍开始进行分工合作了,一个宿舍的卫生总该有人打扫了。这时宋乐乐便开始对宿舍的卫生进行安排了。宋乐乐有严重的洁癖,她要求每天都要拖地、扫地。

“刘玉然,今天到你打扫卫生了,交给你了。”宋乐乐就像一个小大人那样,交代任务。只见刘玉然扫了好几分钟,也没有扫完。

“刘玉然,你在干什么?怎么扫一个地扫那么久?”徐静静看见她在那磨磨唧唧半天却没有把事情做好。随后又问道:“你是不是不会扫地啊?”

“我从来都没有扫过地。”刘玉然面无表情的回答,似乎这些事情不是她应该做的一样。

“不是吧?你开玩笑吧?”慕漓很吃惊的说。她一向独立,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一个人,心里却是五味杂陈。记得小时候,有一次骑自行车受伤了,然后呢,妈妈还是坚持让她把家里的衣服洗完。当时家里并没有洗衣机,那个时候却是怨恨过妈妈为什么要求自己会洗衣做饭以及做家务,不是为了让自己成为一个贤妻良母,而是为了让自己在今后的生活中无论在哪里,何时何地,依靠自己依然可以过得很好。

此时的刘玉然便默默不说话,她不善言辞,不会与人打交道,就连最基本的很间的“你好!”“谢谢!”“对不起”等等一些常用的问候语她也不会说。徐静静气不打一处来,便说道:“我教你怎么扫地,这么大个人了,居然还不会扫地。你先把里面的垃圾扫出来,垃圾成为一堆的时候,你把它扫成一堆,从里边扫到外边。”说完便给她做了一下示范。

慕漓活了20年,断然没有想到居然会遇到这样的室友,或许她应该羡慕她,这一类人在家里很是受宠,衣食无忧,典型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真是被家里宠坏了,而她自顾自叹的笑了,似乎在这个世界上她一直都是一个人,没有人宠的人,她多么希望出现一个人来宠宠她,然而她只能想想。

下午,慕漓和静静一块去吃晚饭。

“你说这刘玉然怎么那么没用啊?连一个地都不会扫,她这18年一来都干了什么啊?她的妈妈怎么想的?她连最基本的谢谢、对不起、不好意思、你好都不会说,这些不是幼儿园老师教的吗?她是不是应该重返去上幼儿园啊?”徐静静忍不住对她进行吐槽。

“算了吧,慢慢来,毕竟她是要住在一起的室友,不能这样吧。不会的我们教,等她真正进入大学以后兴许会感谢我们。但我总希望她能有所改变,不会与人交流,以后工作了必定会四处碰壁。”慕漓淡淡的说道。

“用不着她感谢,真是18年以来遇见的第一个奇葩,还有啊,她不会洗自己的衣服,现在是九月份,夏天,用不着带着一个手套洗衣服吧。我印象中娇生惯养的独生子女应是长得有几分姿色的,而不是她盯着一个包子头,长得跟一个假小子似的。起码有一些叛逆,而不是她这样的,我真心感觉我就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发现了地球上一个奇葩的生物物种。”徐静静吃着过桥米线,被气得都翻了白眼地说道。

“得了,你也别气了,好好吃饭,好好上课,好好睡觉,好好过自己的大学的生活,OK?”慕漓安慰道。

“好好好,就你心大,我们都是心胸狭隘,就是你肚子里边可以撑船,我的小漓漓。”

“说起宰相肚里能撑船,你知道这个典故吗?”

“洗耳恭听!”随即徐静静用手作揖,像极了古人的作风。

“传说宰相王安石已是花甲的年龄,却娶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妾叫姣娘,而宰相王安石终日忙碌于朝政,无暇顾及小妾,因此小妾耐不住寂寞了。最后小妾的事情便东窗事发了,王安石便约了娇娘月光晚会,便道:“日出东来还转东,乌鸦不叫竹竿捅。鲜花搂着棉蚕睡,撇下干姜门外听。”娇娘也是一个才女便作诗回复王安石:“日出东来转正南,你说这话够一年,大人莫见小人怪,宰相肚里能撑船。”然后王大丞相因为自己年事已高,耽误了人家的黄花大姑娘的青春,便给了一笔银子给娇娘,还让娇娘与她的情郎双宿双飞。很有意思吧?”慕漓噼里啪啦讲了一堆。

“这么说,这个宰相的心够大的,合着被戴了绿帽子还乐呵呵的?”

“若是站在现代人的眼光,我必须给宰相点一个赞,因为他摒弃世俗的眼光,自己得不到的幸福却会成全别人。在古代来说呢,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或许两人都应该被浸猪笼吧。”

“按照你的角度来说应该是这样,吃完饭我们一会去操场逛逛吧。最近乐乐都不跟我们一块吃饭了,或许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朋友。”

“你放心,我白慕漓发誓,在与你为室友的期间绝不看别的女人一眼,以你马首是瞻,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切,我无所谓,指不定那谁陪谁呢。”徐静静一脸嫌弃的样子看着白慕漓。通过这些天的相处,慕漓发现静静实际上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她确实不会用好话去安慰人,她会用她的方式让你感觉到她的存在,或许这就是友情。

预科二英院的小伙伴实际上一年以后都去不同的大学,宋乐乐去的是西北地区的的理城大学,徐静静去的是华东地区的狄政大学。三个人的大学名气相当,不过慕漓的大学稍微逊色一点,她的大学,或许是最适合她的大学。

晚风习习,椙城的的天气在傍晚时分却也是不错的。看着操场边一排排的白桦树生机勃勃的成长,慕漓忽然觉得读大学的感觉很好。

“漓漓,你似乎有心事?”静静有一些担心的问道。

“对啊,今天班导来找过我,他说我不能摆地摊卖东西了,因为学校说了,预科的学生的任务是学习而不是兼职,万一考不上证毕不了业是需要留级的。”她一边说,一边担忧着。

“你要不问问家里的其他人吧,说不定这样可以好一点。”

“我妈妈我是断然不会问的,因为她是一个苦命的女人,我爸爸做了很多对不起她的事情,寄人篱下的感觉一点都不好,我不喜欢,我还是得靠自己,不是吗?”

“如果你真的走投无路的时候,我会尽自己的力量去帮你的。”静静的这一句话,让慕漓感觉很温暖,但是,她可以把自己照顾得很好的。她也知道静静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有一些人,或许是值得你去交一生的挚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