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苏寒

第三十二章 夜话

苏寒 比夫 1621 2017-08-26 10:56:25

  零门口外的草丛中,秋千的绳索在风中摇曳,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周煜后脚蹲着地,慢慢悠悠的晃了起来,脸上惊现一丝喜悦。

  “其实你和之前的我很像。”周煜抬起头看着颜月说着。

  颜月看着他,表情很真实,不像是开玩笑。可他这话又从何说起,一个纨绔子弟,平时放荡不羁,只有他招惹别人的份儿,哪轮得到别人欺负他?

  颜月“哼”地一声笑了出来,“我的遭遇你这种富家子弟又怎么能体会,如果你是想同情我,就请走吧,我不需要。”

  周煜看出了颜月眼中的怀疑。但事实真相只有他自己知道,可能现在跟她说这些确实有些荒诞。

  往事已随风远去,曾经他也像她一样不愿意回忆去那段不堪的过去,更不愿意别人投递的同情怜悯的目光。如今,他学会了不再去追究和在乎,淡化一切才是走出阴霾的最好的方法。

  周煜的表情云淡风轻,“其实,我之前遭受过绑架,差点连命都没了。”他看着颜月笑着说。

  颜月的表情有些惊讶,瞪着大眼睛看着他。

  “你别不相信,没骗你。”

  “那年我8岁,周睿只有6岁,我们和妈妈参加了一个游轮舞会,在海上待了整整两天的时间。突然有两三个大汉走了过来,自称是爸爸的手下,说要接我们上岸。然后我们就上了他们的游艇,游艇不知道开了多久,到了一个荒岛,岛上没有人,紧接着我们就被囚禁了起来。”

  说到这,周煜的语气渐渐低沉了下来。

  “其实现在想来,这一路有很多破绽,可我们就是傻傻的上了他们的圈套。当时我们不敢相信自己被绑架了,起初我们大哭大闹,妈妈为了我们跟那帮绑匪反抗,却遭他们的毒打。渐渐的没声了,我们知道此刻保持镇定才对我们有利。后来绑匪消失了,我们被困在岛上的一个小木屋里,木屋又脏又臭,苍蝇就在我们的头顶上飞来飞去,还有吸人血的虫子。我们拼命的求救,就是无人回应。没有水和食物,我们就在这个狭小的木屋里待了三天。妹妹病了,几乎奄奄一息,妈妈划破了手指,挤出鲜血喂她,可这终究不是办法,又勉强撑了两天,木屋外的草丛有人经过发出声响,我们以为有救了,结果绑匪回来了。”

  颜月看着他,逐渐相信他说的话,他的每一个字都带有感情,没有经历过这些的人。是不可能将故事说得那么感同身受。

  “绑匪回来后,有放了你们吗?”

  周煜摇摇头,“没有,这次回来的只有一个绑匪,身上多处有受伤的痕迹。开了门,凶神恶煞的朝我们走来。周睿快不行了,妈妈跪下求他。绑匪看见求饶的我们越发的凶恶,拿着斧头像发了狂似的乱挥。妈妈见情况不对,为了保护我和周睿,冲上去抢他的斧头,一个饿了五天的女人还有什么力气去和绑匪拼命。那个人直接把妈妈重重的推倒在地。”

  周煜表情不再轻松,仰天长叹,双手掩面,声音哽咽。

  “绑匪扬起斧头,朝她的头挥了下去。刹那间,她的脸就被血水给覆盖了,她倒在了血泊中,绑匪仍旧不甘心,一斧头一斧头的砍了下去。”

  “她终于一动不动了,这样也好,长痛不如短痛,她再也感受不到痛的折磨了。”

  听周煜讲的这些,颜月对眼前的这个大男孩有点刮目相看,没想到他经历过这些,还亲眼看着母亲死在自己面前而无能为力,这种痛苦她也曾经历过。

  “后来呢?你和你妹妹周睿怎么样了?”

  “我爸突然出现了,救出了我和周睿。”周煜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轻描淡写。

  颜月能理解他说这句话的心情,毕竟这件事是因为他父亲而起,有意见是正常的,当时的那种无助的绝望,他正需要父亲出现来保护他们的时候,他的父亲却没有出现。

  颜月走了过去,抱住了他,周煜像个小孩子一样依偎在他的怀里。同病相怜的两个人需要彼此的温暖和慰藉。

  她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温柔的说:“逝者已如斯,生者坚强的活着才是对死者最大的尊重和安慰。”

  夜已深,来自山谷的风穿过田野,越过溪流,刮过城市,杨过尘土,侵入人骨。秋千已无人,继续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树下,徒留仙仙一人站在原地抽泣,月下只有大树的影子拥抱着她,徒伤悲。

  她知道自己无依无靠,混进在这一帮毒贩中,想要活命,就必须付出代价,她必须小心谨慎步步为营,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还没有找出杀父仇人就命绝于半路。她的时间不多了,想要上位,就必须使用非常手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