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苏寒

第四十五章 死一样的难受

苏寒 比夫 1679 2017-09-06 00:05:00

  仙仙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变成了鬼还能看到周煜,真是荒唐至极。

  她笑着反问道:“是我阴魂不散,还是你阴魂不散啊?”

  周煜看着她苍白的脸终于恢复了一丝血色,紧张的心才松懈了下来,长舒一口气。

  但还是满脸的担心害怕,关心汇聚成结,便成了一种害怕,他愤愤的说:“你就不能向我妥协一次吗?只要你求饶我就会放过你。”

  她心想,真是可笑,活着的时候,天天都要受他欺负,死了难道还不能做个自由鬼,还要受他的委屈吗?

  她闭上了眼睛,呼吸变得微弱,说话轻柔缓慢,“你要的目的达到了,我死了,你很高兴吧?”

  他在心里斥责自己这次确实做的有点过火了,但他的本意只想想给她一个教训而已,没有想到差点会送了她的命。

  他在心里已经骂过自己无数回了,看着她这样,他不但没有开心,反而还有种后悔难受。这种感觉说不清,就像是憋气到了极限,要命的难受。

  他黑色的瞳孔闪过坚定的信念,“我不会让你死的。”

  她没有了呼吸,脸像是浸过月光的白冷,纤细的睫毛暗暗的低垂着,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他开始慌了,此刻的他真的到了窒息极限与死亡的临界点。这比让他死还难受。

  “好冷。”她的睫毛微微闪了一下,微微咳了两声,吐出这两个字。

  他的心为这个声音一紧,怔怔的看着她,还能说话,还有感官,又恢复了生命的迹象,他高兴,开心,前所未有的快乐。周煜擦了擦眼角即将掉落的眼泪,脱掉自己的外套,给她换上,将她拥入自己的怀中,紧紧的抱着,贴近自己炙热的肌肤,为她融化身体的寒冰。

  他的喉结在颤抖,声音有些紧张,“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强拉着她参加那个什么鬼海上舞会,如果不上船,妈妈也就不会死,周睿也不会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周煜的声音带着哭腔。

  他的每句话,每一个字仙仙都听的很清楚。周煜的自述,以及他的忏悔,她能感受得到他话语中的害怕和软弱。

  若要说自己小人,装死欺骗他的感情,她确实也不止一次这样做了。但这次她真的只是跟他开了个玩笑,没想到他反应那么大,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不过,那些长在心上的伤疤,只要心脏还在跳动,它就永远愈合不了。每一次的跳动都是撕心裂肺的疼。

  在树下偷听的那晚,她早就摸清了他的软肋。他不愿去回想,但一回想,每一幕,每一个动作,甚至每一句话,周煜都切切真真的像回到了当时的场景,恐惧,无助。

  他还是没能忘记当时发生的一切,但这种伤痛永远无法消除。她下定决心要找一个办法,消除周煜这种从小带来的心灵创伤。

  她不是神,也不是佛,救人于苦海,不是她的工作。可同作为劳苦的芸芸众生,她希望这个世界能温柔以待每个人。

  她经历过丧父之痛,在这个世上,仿佛自己像是被孤立起来的一座孤岛,无亲无故,无依无靠。所以她不希望周煜再继续以这种痛苦折磨自己,而忽视了眼前的人。毕竟世界对他还是温柔的,他有爸爸,有妹妹。

  “喂,如果我死了,你真的有那么难过?”她的头撑在周煜的肩膀上,想象他难过的表情。

  “你想感受一下是什么样的难过吗?”周煜的话语中带有一股狠劲儿。

  她侧着头怀疑,难过是源于一种心理活动,难道还能通过某种行为感受?

  正想着,下一秒,她突然感觉到身体一紧,她不得不深吸一口气,直起身体,和周煜靠的更近些来消除这种紧迫感。

  没想到周煜更用力了,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腰,不断的缩进他胳膊环绕的距离,越来越紧,似乎像孙悟空的经箍咒,越挣扎越紧,越疼,像是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

  她紧紧的贴着他的身体,一动不能动,呼吸急促,似乎可利用的空气越来越少,几乎要窒息。她身体的温度在逐渐回升,可升得太快,血液直接逆流到大脑,满脸通红。

  周煜松开了她的腰,她这时才感觉到自己的腰原来可以细到这种程度。

  她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吸气,似乎放掉一点空气都觉得是一种浪费,浪费就是极大的犯罪。

  周煜半耷拉着眼皮,语气阴沉的对她说:“怎么,是不是死一样的难受?”

  她蔑视了他一眼,刚才水箱里没有淹死她,现在又差一点死在他的手里。

  简直是可恶,周煜这种整人的手段她是永远也学不会,简单,暴力,杀人不见血。

  话说,周煜怎么在这里,并且知道她就在水箱?看见他为自己担心受怕的样子,他是不是对自己有意思。

  这样一来,何不提点要求看看周煜能不能答应自己,以来验证自己的这种感觉不是空穴来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