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苏寒

第五十九章 杀了那个人

苏寒 比夫 1872 2017-09-20 00:00:00

  仙仙战战兢兢的开了门,罗川板着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她的下巴差点没有掉下来,看到罗川的第一反应,她的表情有点抽搐。

  “老师,你听我解释……”看来她又要把为父报仇的事拿出来说一遍了,其实初衷本来就是这个啊,只是半路被人拉去当了个冒牌卧底。

  罗川其实早知道她上了船,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下。他故意不说话,看她怎么编下去。

  看着罗川深邃又透亮的眼眸,她知道自己的行为在他的眼里就像个小丑一样在表演。

  仙仙低下头,再多说也无益,就悉听罗川的发落吧。

  “你的沉默已经说明了一切,还好你没有让我的耳朵听到腌臜的声音,我说过做我们这行,撒谎是大忌。”罗川的眼睛有很强的穿透力,她在他面前就像一个透明人。

  “对不起老师,希望周先生不会找你麻烦。”她蔫蔫的说道。

  罗川对她来说不仅是传道受业解惑的老师,还是唯一一个让她感到亲切的人,他的外表看似不近人情,实则是一个色厉内荏的人。

  在周氏集团,罗川对她处处要求严格,但暗中给了她不少的关照,不然她也不会在一个贩毒集团一帆风顺的活到现在。

  “不要妄想对任何一个人撒谎,你的表现在他们眼里不过就是个跳梁小丑。”罗川的语气稍稍放缓。

  他是在劝诫自己吗?他没有生气?仙仙慢慢的抬起头去看罗川的表情。

  不用想还是沉闷的苦瓜脸,但罗川的这句话让她放心不少。

  仙仙对罗川这个神一般的存在又有了另一种看法,简直就是不说话,光做事的大暖男一枚啊。

  罗川转过脸去,双手插在口袋,她仰头看着罗川的背影,瞬间如父亲般的高大雄伟。

  “看什么,还不快走?”

  哇塞,这也太神了吧,罗川背着自己也能知道她在看他。仙仙开始有点崇拜眼前这个男人了,她要向罗川学习的东西简直太多太多。

  第一个,她要学的就是罗川的“读心术”。她本来以为自己的心理学学的还不错,现在看来,在罗川面前就是九牛一毛啊。

  咦,不对,要走哪去?不会是要带她见官吧。周海生刚丢了“宝贝”,现在正在气头上,她现在去的话,肯定死无全尸。

  她把身家性命都堵在了罗川身上,罗川肯定不会那么残忍,他一定会帮她的。

  仙仙默默的跟在罗川身后,心里七上八下。

  这方向通往周海生的“禁区”。一路上设了许多关卡,每个关卡都还有安保人员,要想顺利通过,必须要使用人脸识别系统。而系统只识别两个人的人脸,一个是周海生,还有一个就是罗川。

  如果这样的话,周睿是怎么拿到盒子的?事情太顺利,可能就是一场阴谋了,仙仙心里想。

  终于,罗川打开了最后一扇门,罗川正对着自己坐在沙发上,眉头紧蹙,左手在摩挲着下巴,看着桌上的密码盒,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

  周海生招招手,“仙仙,你过来。”

  她看了眼罗川,这是一种乞求,悲悯的眼神,要是周海生真的怪罪下来了,罗川千万一定要站出来替自己求求情啊。她在心底求乞。

  腿像是打结了一般,跨出一步都觉得难。

  周海生抬起头的一瞬间,她感觉像是看到了死神的眼睛。他脸上的不耐烦在催促她快点。

  明明没有五步的距离,她像是艰难的走了一个世纪。

  她像一个受审的犯人一样,站在周海生身边。

  “你知道那个人吗?”他怀疑的问着她。

  听周海生的口气,好像并没有因为她偷溜上船而生气。他找她是因为另外一件事。

  周海生直勾勾的盯着她的眼睛,让她的思想根本没有转换的余地。

  还是如实招来吧,“知道。”她必须要承认自己的错误。

  “你知道我对你抱有多大的期望吗?你这样做会让我很失望。”周海生冷冷的说。

  “对不起先生,我以为这是周睿小姐的私事,没有想到他接近小姐是为了达到什么目的。”这是实话,她不喜欢管别人的私生活。

  周海生嘲弄的笑了,“你以为这是私事?”

  她点了点头,恨不得头都要掉在地上了。

  “我现在只需要你告诉我,他们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她在想要怎么回答。

  “别试图去隐瞒什么,一秒钟给我答案。”

  周海生根本没有给她思考的时间。

  她立马脱口而出,“我看到周睿小姐进了那个人的房间,后来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我就不清楚了。”

  她咬了咬嘴唇,这件事说不清楚,多说一个字很可能就会变味。

  “很好,我也看到了。”周海生扭过头,仙仙跟着他的视线也看了过去,这就是一个监控房。这艘船上的每个角落都暴露在监控器下。怪不得罗川会知道自己在哪,还准确无误的找到自己的位置。

  仙仙连忙道歉,她的心紧张到快要炸裂,“对不起,周先生,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那么严重。”

  “我不喜欢听道歉的话,犯了错就要付出代价。”周海生指着桌上的手枪说着。

  看到枪,她身体微微倾了一下,差点没晕倒。又偷偷瞄了眼罗川,罗川不动声色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要替自己解围的意思。

  哎,看来还是躲不过命。她默默的走向桌前,缓缓的拿起了枪。不过这一刻,心情却很轻松。

  “做错事,就要弥补,杀了那个人,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周海生威严的看着她。

  什么意思?杀了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