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苏寒

第六十四章 禅那

苏寒 比夫 2449 2017-09-25 00:00:00

  从甲板上和她不欢而散后,周煜就一直躺在床上,面朝天花板,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右手边那本已经泛黄的旧书封面上写了两个字“禅那”,这是一本只有杂志厚度的佛学书籍。

  他每次心烦的时候只要看到封面上的“禅那”二字,他躁动不安的心就会沉静下来。

  他拿起书走到观景台坐了下来,身后洁白的窗帘在风中飘扬,他直接翻到了书的后半部分,大部分是他不认得的一些文字,即使看不懂,他还是要从第一页看到最后一页。

  这本书,是在他八岁那年和周海生一起去尼泊尔做毒品交易时,在一个寺院里偶然得到的。

  寺院当时在做一个宣讲佛学的活动,当时的场面可以说万人空巷。只要到寺院的有缘人都要在影像影碟和书籍里选择一个,当做积功德。最后他选中了“禅那”这本书。当他拿到手的时候就已经是一本旧书了。

  这本书最有意思的地方是在于每个拿到它的人都会在书的最后面留下自己参禅的感悟,然后留下一个自己无法解答的问题,传递到下一个人手里,下一个人用佛学知识解答上一个人的问题。

  后来他把书带回了中国,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看完了书里所有的内容。这本书奇怪的是用汉字编著的,却出现在了尼泊尔,让他不禁联想到中国国宝的流失问题。他心里窃喜,自己做了件好事,让国宝回家了。

  最后他在书上留下了一句话,他问佛,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人忘掉不开心的事?他自问自答,在问题写了五个字:佛说不可说。

  第二天,他找了个寺院,把“禅那”放在功德桌上离开了。

  回到家,他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要是下一个人把书带走了,那他提的问题还有什么意义?再说万一看到的人根本就不会看自己的问题怎么办,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例子,他的上一个问题是用尼泊尔语写的,他根本就看不懂,就更别说解惑了。

  他嘲笑自己愚蠢上当受骗了,竟然还傻傻的照着书上说的去做了。寺院每天来往那么多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本书可能就被谁拿走了。

  那个冬夜,他躺在床上看了一夜的雪,心里想着那本书可能的去向。

  第二天一早,雪一停,他就跑到寺院,寺院刚开门,一两个年轻的小师父在百步阶上扫雪。

  他的脚步不停歇的跑到昨天那个功德桌上,一眼就看见了百种崭新的佛法书里的那本旧“禅那”。这本书没有被人拿走,他觉得自己有些小幸运。大概大家都喜欢喜新厌旧,而那本陈旧的“禅那”根本就不会有人注意。

  他迫不及待的翻到了最后一页,昨天他留下的问题已经被有缘人给解答了。上面写着:

  我这有一良方,可以助你忘却一切烦心事。方子需要雪水做药引,你需要收集今冬每场的雪水,这雪水不可使用地上、或者花草树枝以及房屋的积雪,只可站在苍穹之下,亲自拿器皿去空接,保存到来年的春天,我会在这里留下下一剂药材。

  看到这个解答,他觉得甚是荒谬。怎么可能有让人忘记一切烦恼的药呢?要是有这种药,那世界上就不会有不快乐的人存在了。确切的说他的问题根本就没有答案,起初,写下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会有人回答这种白痴的问题。

  他嘲笑竟然还有人上钩了。

  过了一个星期,今冬的第二场雪已经下下来了,他不自觉想到了“禅那”上的那个答案。他觉得很有趣,自己的思想从什么时候开始被这本书给引导了?不妨就试试,看看那个人究竟是何方神圣,还能有这等神奇的本事。

  他端着一个莲花口的鱼缸站在漫天飘雪的天空下。最开始的雪还只是冰晶,打在脸上还有些刺痛感。雪下的很慢,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积满这一鱼缸的雪。他有些失望,正准端着鱼缸进到房子里,眼睫毛却被一大片雪花砸中。他抬起头,天空中下起了纷纷的鹅毛大雪。

  他高兴的回到院子里,把鱼缸举过头顶,在院子里来回奔跑,哪里的雪下的多,他就往哪跑。

  两个小时过去了,他的鱼缸也积满了一尘不染的白雪。他笑了,发自内心的笑容像雪花在空中绽放。

  回到房间,在雪地里站了两个小时后,脸被冻得又红又疼,他像一个小老头一样在客厅了来回直跺脚,像周海生这种不苟言笑的人,看到周煜这番情景也笑了出来,虽然这种笑容很隐晦,但在周煜的心里泛起了千层巨浪。

  第二年春天,他带着用从周睿那里偷来的漂流瓶装的雪水,连同“禅那”一起放在了寺院的功德桌上。第二天果然有人如约而至在“禅那”上留下了话:第二味药材,需要你收集今春百种花上的露水,这一百种花必须是带有芳香的花。来年夏天,我再告诉你下一步。

  从开春以来,他走遍了郊外的山川,寻找一百种花,并留心观察它们的花期,亲自去辨识花的香气。一个夏天过去了,他的身上留下了被蚊虫叮咬过后的印记,蚊虫分泌的毒性太强,半夜中毒被周海生背着紧急送往医院。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父爱的温暖。

  第三年,他用同样的瓶子装着一个春天积累下来的露水,连着“禅那”一起放在了功德桌上,并躲在暗处,观察施方者到底是谁。

  可连着一周的时间,这个人都没有出现,偶尔有进庙的人会翻来看看,但又放下,他知道这些人都不是。

  直到一个月后,他再次回到寺院,“禅那”上留下了相同的的字迹:因为你违反了规定,所以就要受到惩罚。方子所用的全部药剂我会在10年后给你,地点就在你当初拿到这本书的地方。

  当时的他有些失落,难道是自己躲在暗处被人发现了吗?这个施方人简直不能再神。他对这个人越来越感兴趣,以及这药的方子到底是什么,他真的很想知道,可能自己实在是太需要了。

  那年他12岁,立下这十年之约。他想迫切的得到这个让人忘掉不开心的方法,并不为其他,他只是想验证这个世上根本就不存在这么神乎其神的药方。除非那个人是神仙。

  十年时间太长,万一再回去的时候已经物是人非了怎么办,如果当年的寺院不复存在,他们的十年之约就会变成一场空等,这个闹剧的代价太大。

  所以他迫切的需要回到尼泊尔看一眼,确保那个寺院还在。因此他和周海生立下了成年之约,在他16岁成年之际,周海生必须给他独立的权利,到时候他想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

  一切的事情都在按照预定的轨道发展,可半路却杀出个日本来的仙仙,还是个制毒博士的女儿,据说是个天才。她的聪明智慧,他已经领教过。这个人对他的威胁太大,他必须要留下来守护这个他不太喜欢的家,因为这个家里还有需要自己保护的人。

  今年的这个夏天,他刚满16岁,他放弃了他梦寐以求的机会。十年之约尚远,还未过半,留下来监控仙仙才是他要做的事!

比夫

各位看文的小仙女们,小夫写到这差不多有10w字了哦,准备放大招啦。请各位小可爱们动动小爪爪在评论区告诉小夫你们的想法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