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苏寒

第六十五章 要生存 换种活法

苏寒 比夫 2090 2017-09-26 00:00:00

  周煜提笔在“禅那”上写下一个问题:世间的善恶对错到底用什么来衡量其标准?

  他抬头望天,眼神深邃的可怕。他嘲笑自己什么时候沦落到这种地步,只有靠行骗的手段才能达到目的。这个女孩真不简单,让他变得多么荒谬可笑。

  对方来势太凶,他找不到除此之外更好的方法。人性最大的弱点就在于一个“情”字,任她百毒不侵,坚不可破,最终还是要掉入感情的漩涡。更何况还是一个初出世的小黄毛丫头。他周煜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社会上都是何等的人物,凭借他江湖所学,搞定一个仙仙还不成问题。

  今晚上演的这场好戏已经发挥了作用,他从仙仙口中套出了她接下来的动向是学枪。周海生让她学枪还能有什么目的?不过就是走大多数毒贩的程序而已,制毒,贩毒,杀人,毁尸。他见过得太多了,她不是第一个,也绝不是最后一个。

  这条路不好走,路边往往容易发生意外,如果她成为下一个意外,这一点都不足以为奇。还能解他心头一大患。

  对于他来说,任何一个企图破坏他家庭的人都该死,选择与他为敌的人,往往没有什么好下场,他对敌人是不会心慈手软的。

  所以刚刚在甲板上发生的一切,都是他在制造的一种假象,让仙仙误以为自己很在乎她,所以才打算去找周海生摊牌。如果她这样想,正中了他的诡计。

  她,仙仙,从踏入他周家大门,选择与周海生为伍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成了自己的敌人。所以他才不会去在乎一个亡命之徒的死活。他和她之间最好的结果就是只要敌不犯我,我不犯人。若敌要犯我,他周煜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他有些后悔刚才就这么走了,如果她真的跟自己闹掰了,他还有什么机会去了解她的动向进而确保他对自己没有威胁呢?周煜伸出纤细的手指摸了摸下巴,他在想找个什么合适的理由和仙仙重归于好。

  周煜打了个响指,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点子。

  她刚才说了一句话:你不帮我就算了,请你不要无生事端!

  对了就是这句话,她才埋怨他没有帮她,才生的气。如果他做点什么,是不是就可以挽回这段假感情了?

  没错,要想换区仙仙的信任,他必须要做点与她志同道合的事。她不过就是想知道周氏企业的核心秘密,告诉她也没什么关系,况且他知道的也不多。而且有句话说了,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周煜的嘴角弯起了一个可怕的弧度,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邪气。他还有时间慢慢的陪她玩下去,鹿死谁手到最后见分晓。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仙仙一直装着微型摄像机在船上瞎转悠,工作的热情度不高,也说不清什么原因,不知道是因为这几天没有收获而沮丧,还是因为和周煜吵架了心情不好。她自己也想不明白。总之她快和这船上所有的人一样,变成了行尸走肉。

  那晚从甲板上回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罗季,罗季不在身边,总感觉少了一种安全感。也没有见到罗川,倒有些想念他黑色镜框下的古板脸。就连周煜从吵了一架之后也不见了,她在回想和周煜在一起演戏的时光。想着想着,她笑了出来,她在怀疑自己怎么会想到用这种低俗的手段上位。亏她还是个天才。

  仙仙摇摇头,思想怎么不知不觉就被周煜带偏了。看来自己还真是个受虐狂!

  这次周氏集团的年会就这样草草结束,游轮会在今晚靠岸,到时所有的人都会下船,恢复成他们原来的样子,每个人将会戴上属于自己的面具,奔赴属于他们的战场。

  虽然这次该来的人没来,但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也都被她看到了,比如食品安全局的戴局长,这个经常出现在各大报纸头条,以及杂志上的男人,竟然也和周氏有瓜葛。

  官商是一家这句话没有错,不然周海生的生意也不会做的那么大,还那么猖狂的斥巨资开了这么一个酒肉海天狂欢趴。

  这是她最后一次在这艘游轮上吹着海风,看着日落,海天一线连成了最壮阔的画卷,落日逐渐隐退,和海面的倒影组成了一个完整的圆。游轮发出“嘟~嘟~”的汽鸣声,放眼望去,已经能看到了这座城市最高建筑物上的风向标。

  她是时候该回小黑屋里收拾收拾东西准备上岸了。转身,人群中,她正撞上了颜月一双水灵的大眼睛。

  颜月正朝她走了过来,看来是颜月先发现了她。

  在这不足十米的距离,她在想和颜月见面该说些什么,或者做点什么。可是不知道颜月究竟知道多少,她知不知道自己和周海生的关系,或者说她知道自己是个制毒的毒贩后,就瞧不起她,不再想跟她做朋友了呢?可能她还会讲起她和周煜的事情,可无论说什么,她都不想听颜月和周煜的那部分。

  颜月拿她当个朋友,有什么事都不会瞒着她。所以在这艘船上发生的一切,她都会一五一十的告诉自己。可她还没想好怎么和颜月坦白她和周氏的关系。

  所以现在主动权交给颜月,只要她问,她便会一一的从实招来。

  颜月的脚步停在她不足二十公分的正前方,她松开眉头,强笑着向颜月招手打招呼:“嗨,颜月,好久~”

  好就不见还没说完,就被颜月打断,看她的表情似乎有点生气,眉心微聚,话语中带着责怪,“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拿我当朋友?”

  仙仙连忙摇头,她想解释。

  “你不用说话,我都知道。这艘船上的人都和周氏脱不了关系,想必你也是他们的人,我知道你瞒着我都是为了我好。但从今天起,我不再需要你的保护了。”颜月说这些话的时候像变了个人似的,底气十足,言辞凌厉。

  “颜月~”她轻轻的叫出了颜月的名字,眼神带着怀疑。

  “怎么,你不信我?从今天起,我正式加入周氏,以后不会再有人敢欺负我们,想要生存,就必须换种活法!”颜月的眼睛透露出一种凶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