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秦城版人民的名义

秦城版人民的名义

江城言者

  • 耽美小说

    类型
  • 2017-04-29上架
  • 26147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卷第一章瑞雪年祭

秦城版人民的名义 江城言者 1383 2017-04-29 21:29:10

  十二年学校受教应试,毕业分配县级人民政府部门;十二年审计账海行舟,临危受命参与平息金融风波;十二年多个风口浪尖,不曾辱命分管担负一方维稳;从此后异动落闲读写,逆来顺命静安淡定最后余晖。这是黄群的人生履历,无悔的今生。不管别人怎样看和说,他始终坚信这是今生最好的自己。像他敬重的父亲、一位老中医一样,目光炯炯,铁骨铮铮,心地荡荡。

曾经,秦城也许全国最年轻的审计师、卫生局副局长、省社院中青班学员、民革市筹委委员。三十二年前,他看到了国企改制的微变;二十五年前,他看到了独生子女的隐忧;二十年前,他看到了官僚的作秀、疲怠和贪腐,民众的沉默、爆发和随逐;十八年前,他看到了min主党派自身的软肋;十二年前,他看到了民族和宗教的疑难破解点;之后,他看到了自己的百无一用时,暗合引作己任的事。

集百千万个影视镜头,只阐述六个字的意境,知道“进退存亡得失”六个字。通过大小正反人物的生活与生存层面,包括那个敏感点,表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生物的性与文化的性,常态的性与变态的性,在作品里,刻画淋漓尽致又入木三分。泾渭分明:不是单调而浅薄为性崇拜、xing无能与性恐惧。而这一切都是伏笔,为了,更深层次的一种觉醒、思维与超越。不枉今生,再无奈也能做成向往的人和事。潜移默化,让精神分裂症儿康复。厚积薄发,用生命的心血与光华真实纪录:阳光、月光、灯光、目光下的思考。

每个人都是,社会大家庭的孩子。都有,与生俱来的缺陷,程度不同的抑郁。这与年龄大小、地位高低和财富多少等无关。但和习惯、文化熏陶、思想教育和劳动锻造,才有的学习兴趣、价值取向和生活方式息息相关。高一得病、被比作精神癌症的儿子,为黄群终于攻克此顽症打开了另扇大门。这些年,毎一天,黄群坐至夜阑,听儿的鼾声起后,才搁下熬字换药的拙笔,且卧五更前。类似《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的这部小说,他看作是已非政协委员、特邀纪检监察员的一份提案。

瑞雪年祭,鲜活的生命,还有不倒的精神、不死的传说。

2008年10月4日,是一个沉痛沉重的日子。

今天,我谨代表王南同志生前所有的同事、好友,对王南同志的英年早逝,表示沉痛哀悼!对王南同志的亲属,表示亲切慰问!

今天、今后,我们用耳,再也听不到王南同志,那个熟悉而亲切的笑声;我们用手,再也握不到王南同志,那双热情而友善的手臂。那些在以前张耳可闻、触手可及的简单但快乐的事情,那种相处相拥相约到恒永的生活。

故人天际,我们才发觉,他的生命存在,所给予我们的轻松、愉悦、美好,无以替代!而这一切无以复制,会随着尘归尘、土归土、他的猝然归去,从此封存我们沉痛沉重的心底。

今天、今后,在记忆之城,在我们怀念绵绵无尽期的心底,我们封存而不会消失和他在一起快乐的日子,那些他已经带给我们的轻松、愉悦、美好,对我们来说,弥足珍贵的一切、珍藏一生的回忆。

同志加兄弟。初识王南兄弟,是在1998年的秋天,正值秦城首发全国性农基会挤兑风波,愈演愈烈的多事之秋。当时,我调到首当其冲的区经管局负责清理整顿。兄弟他二十多岁,是临危受命的长丰镇经管站长,给我的第一印象,丰神俊朗,诙谐幽默,是个天塌下来当被盖的快乐青年;让我刮目相看还是:他的处事练达,平静如常。能在风口浪尖,轻描淡写地一一化解燎原之势,累卵之危。确是虚长几岁的我见识过并由衷感佩的最优秀的青年才俊之一。风云际会,共赴区难,我们的友谊一开始就是患难之交。而想干事,能干事,干实事,干成事,引发的意气相投,惺惺相惜,慢慢相知,默默相助,注定我们的友谊是坦诚之交,莫逆之交,淡定之交,难舍之交。难能可贵的还有,这不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凡与他交道的同事、好友、包括曾眦睚相对的人,都有这样的感同:王南是人生难逢的知己,难得的知音,难忘的知交。

人生不以生命长短计,而以生命内涵论。大专毕业后,近二十年间,王南生前还担任过长丰镇计生委主任、区政协常委、民革区一支部委员。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和岗位上,他豪情壮志,勤垦耕耘;他心地磊落,气度豁达;他仗义热肠,诤言无忌;他热爱事业,关爱社会;他挚爱家人,友爱同事;他仁爱贫者,厚爱弱势。不仅快乐着周围的人,并且温暖着陌路的人。坚守基层、收入微薄的他,救灾每必捐千元,济贫、助学数万元。年近不惑的他,无愧于为人子、为人弟兄、为人友、为人父的楷模,无愧于回族优秀儿女的称谓,无愧于我党优秀骨干的称号。

天妒英才。此刻,秋风瑟瑟,花样年华的他,随风飘远、飘逝。别时容易见时难。我们都有失亲之痛,痛断肝肠;都会长歌当哭,为他默哀、祈祷、送行!

人世无常人有情。虽然同事缘浅,但是兄弟情深;尽管同世缘浅,然而生死情深。

今天,我们隆重地追悼他;明天,我们依然会怀念他,永远。一如今天,我们用鲜花、泪水、音乐,为他送行。但愿真主保佑,他去向天堂的路,一路走好!他的家庭,好人一生平安!

瑞雪年祭。落泪如雪。一别快十年,黄群依然能听到,那个笑声。

满江红里血和泪,小重山外魂与梦。自我沉积,永久封存,或他日破晓,这是个人的记忆,也是所处社会的历史,还是完整再分解的个人史。历史需要每个人感同,始终都是普通劳动者。都曾为历史演绎过自己的一生,无论这种演绎是精彩还是平淡,是梦幻还是真实,总能让这生的爱,有情有义,无私无言中,美好的记忆,不为时空阻隔。这才是我想读写铭记的你,人民,历史万变而你不变的谜底,让山河和岁月封存或破晓的良知心。

谨以这部历时十二年之作,献给王南的在天之灵,以及那些在生命里来了又去、依然刻骨铭心的人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