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秦城版人民的名义

第一卷第三章另半因果

秦城版人民的名义 江城言者 1521 2017-04-30 00:14:45

  秦城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室,黄昏。

接到电话,一口生硬语气回拒推说没空、真的抽不出身的一个精壮汉子,在秦城地区政法口凶狠出名的曾三龙,又耐心听了好会儿另个声音的电话,终于,语音与脸色略微柔和了些,满口应允:“这样吧,兄弟,你跟苏哥讲清楚,我现正处理一个案,至少还要过一个小时,到时我一定来!”

海市蜃楼大酒店,豪华包厢,夜。

喝完杯中酒,曾三龙满脸煞气的把眼一横、桌子一拍:“跑呀,这段正愁抓捕不到你,你倒自送跑上门。嘿嘿,现在你酒足饭饱了吧?”

叼根牙签,接收了放在酒桌上的一包极品芙蓉王烟,推拒了送到他面前的大礼包,内装的两瓶五粮液和四条中华烟。

“跟我走吧,看在兄弟面子上,还算你是投案自首!”

人道颐指使气和飞扬跋扈惯了的曾三龙,带笑说话时,两眼里也冒着让请入瓮者不寒而栗与毛骨悚然的凶光,腾腾杀气。

气不打一处来,苏西坡发急骂娘:“三哥,曾三龙,妈的,你小子太不是玩意儿,跟都是内衣厂出来的兄弟也摆脸色、耍手腕啊!”

“妈的,不是事先跟你说、说好,我也是受人、而且是……咱区里重要领导所托,你们双方只是见个面谈谈,还有、还有补救么?”

尽管舌头打结,苏西坡还是想尽量把心里的不痛快说出来,把话挑明。

“妈的,都是吃、吃公饭、明天不知到哪个庙报到的,兄弟,别把事都做绝、做得太绝!”

借酒骂闹,粗话一连串的妈的,但越骂越底气不足的苏西坡后来的声音细到,近乎和人耳语。

“再说,三哥,你要抓人,也别要当着我和黄局的面这样、这样做,这么快下手呀!”

“这不是叫我苏西坡和你合伙暗算,出卖朋友,带、带人笼子么?先不说、说如何向领导交待,你这样做,叫我今后怎么做、做人!?”

苏西坡急于洗脱干系与置身事外的目光,那个找寻到替身的眼神,就像块孩童左手玩的铁石被右手耍的磁铁吸附牢了。一下子他那带磁性的男声陡又飙高了好几度,比喝高了酒时更吵嚷。

“喂,黄局你也说句话呀,公道话!从开场到现在,一声不吭!你,今天我就要骂你,你不过就是个贪杯、卸肩、只顾自己享受而很不够义气之人!杯子一举,口水一喷,还有点人情。杯子一放,嘴巴一抹,不念交情,全无人性啊,翻脸比翻书还快!你,不够意思!我,算看透了你!真不给面子?好,好啊!有什么了不起,咱走着瞧!”

一如先前,充耳不闻桌面事,只知张口笑品,酒。黄群一个人还在低斟浅酌,对苏西坡的强人所难和指桑骂槐,装聋作哑。

好酒,他在发自内心的微笑,酒品如人品。也在保留微笑中放心,喝酒,和彼此敬重的人,此刻就在身边又添满杯的三哥,绝对喝不出,柔绵,更绝对喝不出,败味。

这种滋味呀,恰似秀色可餐,有的另一种见解。如果用惊弓之鸟形容此时的苏西坡这个鸟厮,那么笼中之物则非他原想捞出的那个怪物莫属。

目瞪口呆的那个老板,刚还大大咧咧地摆谱,红光满面、笑容灿烂在吹嘘和章书记钟市长等是铁哥们的陈老板,脸色比他承建的垮掉的豆腐渣工程还难看。

“苏哥,我三龙今把话搁这,从今后你若再请我喝这酒,免提。但你哪天也进到我那里了,其它不承诺,酒我给你送也陪你喝!现你给我闭上臭嘴让开,我不铐只带他走前再送你一句忠告,你好自为之!”

秦城区委政府大院,办公室,上午。

有人正发布特大新闻:“章书记被刑拘了!”

这消息引发的反响,酷似NBA篮球赛场上的绝对秒杀!

已是区委办副主任的胡贞,一秒前,还在忙活替章书记接风的宴会排场,拿腔作势,向低眉应诺的罗大姐和一个年轻帅小伙陈炜交办接待名单、标准和细节。突然,忘了还没交代放心的台词。

这会儿罗大姐声音比谁都大:“章书记,哦,章箭他老婆呀够嚣张,坏事肯定坏在她手里!她和我们打牌时,总故意显山露水、露出手提包内一扎扎崭新的钞票,还要逢人吹呀这手指上钻戒多少克拉、往脸上搽的法国名牌护肤乳呀霜呀水多少钱……”

腿脚不灵便的老汉,仍在大街小巷蹒跚,拾荒。在秋风扫起的满眼落叶、飞尘中,收获,五颜六色的广告传单,又一个“娃哈哈”矿泉水塑料小瓶。

章箭夫妇像从前一起受邀泡、享高规格的天池华会澡堂一样,各自转身钻进了男女有别的解脱去处。不同的只是,这回须要自己动手,买单。

收监后,被同一个牢房的犯人群起而攻之,一片怒骂贪官声中,打断腿和几根肋骨、打得半死不活,面目全非的章箭躺在病床上,雪白的墙、床单、编号的囚服,更醒目。

喉干舌苦,看见病房外看守的男狱警接喝女同事送发的农夫泉矿泉水,章箭的喉结在跟着如甲壳虫般嚅动。今非昔比。一双死鱼似的眼睛盯着天花板,章箭在痛定思痛、触发长恨歌里唐明皇之感慨。在心里,在自己和自己众多的女人身上假设,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妻贤旺夫,妇悍克夫。当年,如果,能找宋菊香做老婆,而不是讨上这个贪得无厌、六亲不认的臭婆娘,被她没日没夜的枕边风吹,吹冷了那心,吹大了这胆,那么,也许,我命里没有这一劫……”

随在位的五十岁一刀切那批,接受组织谈话。从区卫生局退线,四十不到的黄群平调任已有二个人的单位。在区民宗局办公室听了,前来安慰他的曾三龙眉飞色舞地讲述章箭等的近况后。闲适时候,静默推敲,消磨时光更是静安心情的文字:至此的章箭乃至任何一位曾经权贵,才能感知另一半的重要。而这另一半,并不止于红颜或婚姻。关键还指,人民和道义。如果早知人民就是你我他,他还会拿你我、他的另一半作废弃吗!?如果早知道义就是政治生命,他还会拿道义、生命的另一半开玩笑吗!?

人生没有如果,只有结果,都会迟早感知的因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