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秦城版人民的名义

第一卷第四章相见恨晚

秦城版人民的名义 江城言者 1617 2017-04-30 06:53:12

  1980年。穿城而过,平缓东流的一条小河。清澈如镜。

秦城市内衣厂。纺纱、织布、漂染、印花、制衣,一幢幢红砖、粉白的平顶楼房车间里,一片白云、一泓秋水、一道彩虹、一条飞龙的生产线上,触目皆是:如花似玉的织女,生龙活虎的小伙。

厂部办公大楼。

绿茵草地楼幽静,花团锦簇蝶飞舞。

树木、拱门、园圃三进,东西走向的三层砖木结构楼房内,经过两排间距不到三步的十几间办公室门前,朱漆木板的长廊、曲径,通幽向一楼东南一隅的广播室。宛如走进古道街,铜环重门古宅深藏的胡同小巷。

花香不怕巷子深。这里人头攒动,川流不息。

送往迎来,在“水”中央、年约二十的宋菊香,穿着海魂衫、劳动布背带裤,那个年代最时髦的服饰。身材修长匀称,波涛胸涌,浑身散发着,青春澎湃的活力、泼辣或野性,一股山乡湖区小家璧玉的风味。尽管素面朝天、脂粉不施,她的容貌依然姣好,双颊如朝霞般嫩红美丽。最美是一双黑亮的眸子,每当覆盖在天生浓密的睫毛下的眼波一转,令人销魂。

美得令每个接近她的男人两眼发亮。临走前,给她安排任务的厂领导,传送稿件的车间青工,以及外地、外单位前来取经的同志,有的还要再一次挤上前,和她多照个面。

穿着的确良短袖白衬衫、蓝卡其裤,两位干部模样的男同志,推着“飞鸽”、“永久”牌载重型脚踏车鱼贯而出厂大门口。

在守传达的吕老汉警惕的目光盯视下,前面,看上去三十好几的马脸瘦高个单腿侧跳骑上车前,嗅了又嗅骨瘦如柴但白净挺长的右手掌,连连赞叹:“比花露水还香,好香,真香!”

“这人呀如果走桃花运了,再受委屈和打击,也值!哈哈!”

“头一次听,领导说这样风趣的笑话,有意思。”

在后,二十来岁的小伙小心翼翼地触发这个有点意思的话茬:“章领导才三十,已是市委宣传部的大科长了,可谓三十而立,年轻有为,前程不可限量!”

“想不到,您还如此平易近人,一点领导架子也没有!”

自然,少不了搜索枯肠,贴切表达。

“如果,如果您真的看上,这朵才含苞吐艳的菊花了,不怕,她的心高气傲……”

回想刚才还没揩摸到一把呀,这伸出的手来不及躲缩,就受了火辣辣的一巴掌,小伙掩嘴葫芦,在章科长面前,不敢打哈哈,倒是善于打个马虎眼,绕到撩人心坎庠。

“而且,不怕呀真的不悔,日后受磨难,这穿针引线做月老的活,小陈包揽了,打包票,百分之百,万分之万!”

差点从车后座上倒栽葱,章科长赶紧立定马步站稳住脚。汗流浃背的大伏天,说话紧张的声音有点颤:“小陈,此话当真?”

“绝对真的!我向……章科长保证,坚决完成这个任务!”

“好!果真如此的话,你小陈想从纺织学校调市委宣传部的事,我章箭也快人快语快马一鞭,包揽了!”

于是,先前保持相当沉默和一定距离的两人,一下子相见恨晚,格外亲热起来。

俨然在一个大院出生、吃白面小馒头和精白大米长大、一起骑自行车上学和穿着军便装玩耍的高干子弟,勾肩搭背地并驾齐驱,交头接耳而眉开眼笑着。

“哦,小陈,陈老弟,今年贵庚?”

“章……章哥,我属猴的,今年正好是我的本命年。”

“对不起,失敬了,小章妄自尊大了,应该称呼你,建新哥,我还没满二十三……”

广播室,每日早、中、晚三次广播表扬厂里的好人好事。节目开播就像三班倒交接,准时。

“……下面,广播各车间加班作贡献的先进个人事迹……”

这时,宋菊香正用宛若银铃而甜美的声音,那有如曲美胸部伴着海纹碧波、涟漪般起伏婉转的乡音,报道:播音前,雪片似飞来的一大叠、积案盈寸的通讯稿。

终于,抑扬顿挫地念诵完了,最后一张表扬稿。

“……请各科室、各车间的同志们注意:还有没推介这方面典型的,欢迎来稿,继续来稿,马上来稿!”

接二连三,催要来稿、用浓厚乡音还要快来“搞”后。意犹未尽的她,在过目、整放好,那些用白纸信笺、钢笔珠圆笔、正楷草书写作的文稿,分类夹挂在贴满奖状的对面墙、几行木条的钉子上。

沉鱼落雁般面东而坐,一口气喝着,播音前、厂长突进来为她悄倒的一杯白糖开水。之后,一直看着手捧的白底红字、刻有“厂庆三十年纪念”的大搪瓷杯。一张感到满足而容光焕发的俊俏脸,有如雨打芭蕉般,娇艳欲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