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秦城版人民的名义

第一卷第七章简单幸福

秦城版人民的名义 江城言者 3412 2017-04-30 09:17:57

  电话铃响。刚进门的宋厂长三步并两步、飞快地拿起摇式电话的话筒,听着,浓黑刀形的眉头紧拧成深刻的川字。在一连串推说“那不行”之后,有点烦躁地解开军纪扣。

原地、前后、左右,来回踱躞,陡地止步,冲着话筒扯起,炸响滚雷似的大嗓门。

“喂,殷局长,不是我不买你的账,不给你面子。而是你没给我老宋面子,没买我的账!你听我说,先听我说,好不好!?”

话筒里传来对方没有加重语气也没有商量余地的结束语:“少废话,老宋同志,先执行局党委的决定吧﹗至于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就这么定了﹗”

那边搁置话筒的声响并不比宋厂长的大嗓门低。

用摇动严冬时候解放牌汽车发动机的力气摇通电话,宋厂长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又似从不甘落下风的斗鸡,愈发威猛、非跟对方较量至少扯平不可。

“听着,殷大局长,你再忙、再用命令逼压我,也得听老宋我把话说完,向你汇报解释清楚!”

“局党委的决定,我坚决执行,也从未含糊过。但,殷局你也不至于忘了,我和我们厂一班人多次向你、向局党委请示提及的叫苏北坡的小伙子吧?”

“这小伙子在厂里做临时工快四年了,人既聪明能干,又吃苦耐劳,干起活来一个顶三,绰绰有余,是全厂公认的好后生。这次招工名额再紧缺,反正我要定他了!”

“千军易得,良将难求。现在设备改造更新,产品设计换代,迫在眉睫,厂内就缺他这样的技术尖子。我告诉你大局长,我老宋可不想做萧何,让你给我弄丢了,再月下去追韩信!”

听得出,话筒里对方的话语也开始有点激动,不过,仍在尽量平缓与温和地反复强调“这个”、“那个”,之所以会如此的种种理由。

“如果,如果确是很优秀的人才,求之不得,多多益善,你尽管都安置进厂,有多少我真的想要多少,决不含糊!你知道,老宋我最稀罕、最器重、最想用的就是肚里有墨水、手上有真本事的人。但是,这个小伙子可得费你的心,帮我老宋这个忙,招进来!”

“再难,你先得给老宋我开这个口子!”

沉默片刻,宋厂长点燃烟斗里的旱烟,深吸了一大口,接着在催等对方的答复。一反平日的沉默寡言,和区市乃至省里非常有名的能说会道的殷局长较上劲的他格外健谈起来。

“任人唯贤,唯才是举。你当局长的在这方面的理论确是一套一套,洋洋洒洒,讲的场场报告都精彩。而我呢农村伢子当兵出来只知道,套用一句话再掰成几句实在话比方,就是……”

“嗯,还是我代你说吧,老宋。一石三鸟。坚持一个中心、二个基本点,发挥三个作用。”

“坚持一个中心,以人本管理为中心,统筹兼顾国家、集体、个人三者之间的利益和需求。坚持二个基本点。第一,要让任何一个真有本事的老实人,称心如意,在招工、提干、加薪、享受政治荣誉或福利待遇时,真的能不吃亏。第二,不要耽误其应有的、更好的、大好的前程。然后,发挥三个作用。用这些个有目共睹的事例、惯例来启发人,引导人,鼓舞人,让全厂的人,一个也别掉队,大家都能见贤思齐,见先思进,学习成才。都能,才由学得,德由学进,业由学成。哈哈,我都听背得滚瓜烂熟了,也逢会、见人就夸你,有几把刷子……”

“既然,你也认为这样做行,说了很好,那么,我再给你交个底吧。去年底,在职工大会上,当着全厂上下好几千人的面,我老宋宣布了厂班子集体研究的决定:今年这次招工人选只要有一个名额,那就是他,苏北坡!”

“言而无信,出尔反尔,我的这张老脸丢了没关系,可以换个有脸面的人接替。没有老宋当厂长,厂子照样转,地球照样转,没有任何不良影响!但,老宋只问你领导一句,一级党组织在群众中的口碑和威信能丢吗!?”

“殷局长,你别拿行署和市里头头们的旗号吓我,也莫笑话我,心里有个小旯旮!嘿嘿,你还别提,一提我还真的想认带这么个儿子哩!”

“咱祖辈都是地地道道的庄稼把式,谁个不是从农村出来的?可不能才出农门一些年,吃上国家粮,当上国家干部了,就瞧不起乡下人!”

“嘿嘿,老宋同志,你呀啥都不错,就是太那个……典型的农民家长作风,像个抱鸡婆,只会蹲守着窝,把你厂里的人都庇护在自己的羽翼下面,动辄咋呼叫板上面、替其鸣不平。而且呀,又像条护山犬,总在盯牢着你山头的一草一木。尤其小气和担心,你那朵就差拎系裤腰带上的鲜花儿被偷折、抢走了……少废话,还是想想你闺女更好的将来吧。”

“喂,喂,殷局你呀别又把话转到一会儿为县太爷公子提亲,一会儿又扯到替那个章科长说媒的事上,扯淡!今咱可得说明白清楚这正事。你知晓老宋的脾气,也是在部队时跟你老连长学的,说插不上口的,免提!认准的事儿,九牛二虎也拉不回!”

“老宋作不了现在的年轻人婚姻大事的主。但,作为一厂之长,我代表厂班子表态发言,请示汇报集体的决定,定招个把人为厂里的正式工,应该说话算数吧!即使现就撤我老宋的职,这班子定下的事也得照旧,执行!”

“哈哈,老宋,现在是我给你指示,还是你给我上课!?是老战友我才不跟你计较,只是善意的给你提个醒呀,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别自以为整个纺织系统只有你,才能当好这厂的一把手!是我才忍让和放纵你这些年,一年四季,从早到晚,总是,瞪眼象个阎王吓唬小鬼,开口象个土匪威胁朝野,后果很严重呀!”

那头,殷局长使出了杀手锏。但嘿嘿笑着,加速语频还是留了回旋的余地。

“没时间跟个看着长大、入伍、入党,老殷已是副团长时才提干、介绍结婚,又一同上火线、退役回来还是在同一扎(个)炉锅里呷(吃)饭的新兵蛋子磨嘴皮子了。我要马上赶去主持局党委会议,这个小苏的转正嘛我会留心过问,以后再说吧。你呀,到地方工作了,又赶上改革的年代了,别老是一根筋,行吗?也别不知好歹,把我的好心当驴肺!”

“再说一遍,最后一遍,殷局长,不先解决苏北坡的招工指标,要安插谁进来,门都没有!还有,我不同意,马上给年纪轻轻、又没有突出功劳的菊香破例转干,调到局里工作。在这两件事上,老宋我是吃了称砣铁了心!借用咱乡下一句老话,‘天干无露水,老来无人情’,我老宋才不会在乎别人怎样看和说,也不会掂量畏惧谁的背景和来头大,谁是谁的公子呀千金,谁是谁的三姑六婆七姨八婶,顶个屁用!”

门外,黑铁塔似的一个小伙敲门前,正好听到宋厂长在求情。等听到摔电话、骂娘,赶紧卷藏起左手中的一封大学录取通知书,掉头就走。强忍住盈眶热泪,重展开右手上的技改设计图纸,边看边往生产厂区赶奔去。

厂区傍晚的背景,口哨吹响的优美曲声。

“……啊!亲爱的人儿携手前进,携手前进,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充满阳光……”

人约黄昏后,一对对年轻人悄悄携手徜徉在,开满梨花的山间小路。

“……并蒂的花儿竞相开放,比翼的鸟儿展翅飞翔,迎着那长征路上战斗的风雨,为祖国贡献出青春和力量……”

歌声余音袅袅。一双眼睛,栖落林梢的猫头鹰的眼睛,在透过开满梨花的月光,俯视,暮色四合的山中动感地带;一双眼睛,飘落字行的“独”书人的眼睛,在穿越长满苔藓的时光,凝视,歌声四起的心中动感地带。

“天然去雕饰,丽质胜群芳。年轻时代的宋菊香,她绝对是当年秦城收视率和回头率最高的聚焦点和闪亮点。少女怀春的眼波清澈而明亮,就像是湖心的水波一样。当年的她绝对还是,当今已过不惑之年的男人心目中、重温怀旧经典或盼等红颜激情片里的最佳女主角。”

“纯朴带来和谐,亲善产生幸福。绝对真实的还有,那时候的人们,生活简朴,思想单纯。领导干部吃苦在前,人民群众积极响应,都时刻感受着组织的关怀和温暖,满足于平等相待、同甘共苦的集体生活。普遍认同,做人的信念和归属感,为祖国贡献出青春和力量,是自己人生的最大愿望和幸福。”

“可惜,如今反映工厂、农村为共和国大厦添砖加瓦的无数劳动者题材的作品已是凤毛麟角。聚焦其生活境况的镜头更是微乎其微。仿佛影视圈里很少接拍、不再亮相的昔日大明星,发生了极其微妙的非同寻常的变迁而渐渐为人淡忘。”

“其实,淡忘的不仅是一个艺术形象,而且还是一种生活品位。”

黄群点燃一支香烟,这位网名江城言者的“独”书人在感念,一种空灵。任点燃的思绪,勾起的回忆,在岁月长河里,于天地沧桑间,如烟云缭绕、飘散,由浓变淡,化作,推敲出来而渐在定格的一种情怀。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且将思梦中零碎的物事,封存于此,只想最终系统整理出生命的痕迹。帮助自己和更多的人们:从看不懂的画面,感悟想明白的意境。关于生命的沉思录,关于社会的浮想篇,关于生活的交响曲。”

“诗意人生,其实幸福很简单。黎明,采一束阳光镀亮鸟巢;夜晚,披一身露水打湿萤窗。握手的是古树,牵衣的是鲜花。放飞身心,就是简单而幸福的人生。”

“卧底藏骄,学会成长,轻描淡写,悲喜忧欢。”

“在咫尺篇章同样拥有万里襟怀,于苦难氛围同样营造甜蜜事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