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秦城版人民的名义

第一卷第十章将军雕像

秦城版人民的名义 江城言者 2188 2017-04-30 10:45:25

  月上梨树梢。秦城市内衣厂内,方圆三五里的梨树山,青草地。

这里的夜色多么美,黎明静悄悄。在那个改革开放方兴未艾的八十年代,自成了内衣厂及周边轻纺单位的男女青工们相约幽会的银河。

“在本影视剧里,大家将看到:八百里洞庭烟波浩渺,五十年秦城风雨往事。足以塑造三代人的时间跨度内,与众不同、大不一样的牛郎织女的故事。”

黄群在为之构想画外音,和插曲《福音》,想象韩磊演唱的歌声起:

“在童话里,梦醒的草,抬望眼,看到的是春天,融化冰雪,给了自己美丽。感受的是春风,散尽阴霾,给了自己快乐。于是,很少想念,同样被践踏的大地,那些遭埋没的日子。更少感谢,依然最底层的大地,默默在付出的恩情。即使,已经荒老,纵使伤尽心的大地,始终淡定保留的笑容,那是一种,为小草无悔的美丽,让苍天有泪的快乐。那是一个,让情感多了些理智,为创世再续的福音。”

回味,遥想的还有当年,他听和看到的一幅幅拼图:

三十出头的宋厂长夫妇和小菊香在小黑屋外,就着黄昏天光,一青二白的豆腐汤、餐餐顿顿的辣椒萝卜、丁点油星的莴笋青菜,狼吞虎咽红薯拌饭;长得瘦小、脸上布满雀斑且有个胎印的宋夫人在渗透进屋的月光、路灯光下,用内衣厂处理内销的边角废料和夫妇俩穿破的衣裳,心灵手巧地一针针缝制小动物图案、小菊香在桃花仑小学同学面前炫耀的童装。

宋厂长在外出差,就像小菊香课本书里,买稻的梁生宝,拿出携带的腐乳、酱萝卜条,开水泡饭,找睡廉价地铺、免费车船候客室的长椅;妊娠在身的宋夫人下班后,在屋里屋外、灶下凳上忙活,突然临盆发作,痛苦跌坐在地;满头身油渍、汗水的宋厂长在生产车间里,和技术员、工人们反复研讨并一次次尝试着机器设备的维修;放学回家、喊找不到爹的小菊香用弱小的肩膀扶撑娘艰难出门,看见的左邻右舍慌忙过来援手。

提着铁桶、竹壳保温瓶,肩着小菊香的宋厂长大步流星地赶至厂医院产房门口时,惊闻噩耗。搂紧放声哭妈叫爸、哭嘶哑音的小菊香,宋厂长极力强忍的泪才没向天冲;梨树山、向阳坡上,一口直径不足一米的水缸,一个装不下十斤“二锅头”酒的坛罐,埋葬了宋夫人,宋厂长今生唯一的爱。

夜深人静,疲惫不堪回到家的宋厂长轻搂抱伏在书桌上熟睡着的小菊香上床,为她盖捂好被单,转坐守与夫人十年同床共枕的床边,痴望着清贫如洗、几乎徒有四壁的墙上镜中遗照,堂堂七尺男儿在捂压住口、揩擦着眼、鼻、脸,就像小孩涕泪俱下,失声嚎哭;小菊香从此像个“小八路”,吃着厂里百家饭长大,与厂里及周边百姓的伢崽妹子滚铁环、跳房子、掏鸟窝、打浮凫、溜滑板、雪橇和打雪仗等,在邻里妯婶的嘘寒问暖里,得到母爱亲情。

转眼十几个秋,宋厂长在厂财务室里签字,坐着,同意厂向市财政局多交本年度利润百万元。站着,领收不到一百元的本月个人工资;新婚宴上,宋厂长回头和敬酒却不是新郎的苏北坡碰杯,一双充满父爱的眼睛根本看望不到平日的威严和喜庆的愉悦。同样勉强欢笑的苏北坡一仰脖,吞下了满斟整杯酒。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宋厂长在厂技术科里陪熬,站着,默默替已是技术科长的苏北坡和三、五个技术员倒泡擂茶、剥送茶盐鸡蛋。坐着,笑眯眯翻看苏北坡桌面上堆积如山的厚本中、外文专业书籍,以及夹放书中的自考大学毕业文凭与高级职称证书;又是一个晴朗之日,宋厂长在新老交替、欢迎欢送会上,断然拒绝新厂长熊寿吩咐财务出纳陆玉珍封包礼金的一个大信封,却欣然收下副厂长苏北坡题写裱好的“赠良师慈父:一生正气,一世楷模”字幅;又是一个破晓之夜,工厂彻底破产之日,老宋在一住二十多年的小黑屋里,陪苏北坡喝完通宵达旦最后的一杯酒,当苏北坡在他面前双膝欲跪下时,他依然孔武有力的只手挽提携起苏北坡整个严重扭曲的身体,纹丝不动,让其的腰背和膝盖始终离地面三寸再下降不了。但,他没有挽留辞任县长助理的苏北坡已定南下深圳的去意。接过他相送的唯一值钱的家当,一块银质怀表,含笑快步出了小黑屋门的苏北坡,还是在他的屋门口,一盏亮灯投映的长长身影里,跪磕了三个响头,匆忙卷起行囊、失声痛哭流涕而去。同样,呆立在屋里的他任由再也抑制不住的老泪如暴雨流注掌心。

晨曦暮霭,风雨无阻,退线没几年、须发尽白的老宋,常常一个人站在人去厂空、衰草斜阳的厂门口,等盼,他想再乐上一回的事、再见上一面的人,像得了老年痴呆症似,更像一座环顾久远战场、沉浸追忆的将军雕像。

“看到新中国领导阶级的奉献,看到后来的下岗阶层的宿命,看到与时俱进而掘起的繁华新区,看到人去楼空而零落的凄凉老街,看到你和我并不陌生的围城、市井、江湖和空门,那些被市场经济淘汰、社会关爱遗落的角落里,当年红颜激情的牛郎织女们,命运坎坷,既未化蝶,成仙,也未脱尘,忘世,而是随俗,成了侠,逼走江湖的‘离山派’游侠。”

“用个别领导的话说,成了扔丢不掉而很伤脑筋的包袱。究是个人的不幸和悲哀,还是应属此外的不免和悲壮?见证人在此只复述:期间发生的那些事儿。”

恰似沙盘写画,黄群抹去旧作,复原深存脑心的零碎印象。迸发与耽美、奋斗、重生相关的画外音:

“从所熟悉的人们,情有独钟的这片厂区,春风花草香的梨树山,普贫社会背景下,新中国第二代建设者、为国家为集体贡献力量的轻纺工人,年轻时都安贫守道、知足常乐的日子,说起。”

在梨花落尽、果实硕硕的梨树枝头下。经常隐伏有,不少成对拥吻的青春男女在偷食禁果。咬嚼青涩的梨子,品尝初夜的滋味:青苔石上,权为翡翠之床;简衣陋带,暂作鸳鸯之帐;云树烟草,屏蔽星月之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