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秦城版人民的名义

第一卷第十三章小的变迁

秦城版人民的名义 江城言者 1729 2017-05-03 13:16:09

  在内衣厂,苏西坡和宋菊香是公认的一对璧人。只有宋厂长对他和闺女谈恋爱,相当的恼火,十分的反对。在这件事上,宋厂长做了他这一生中唯一次,口是心非、言而无信的人。也是第一次,气急败坏、选择妥协的事。

“婚姻神圣,婚姻自由,婚姻有婚姻法保护。做父母的横加干涉,犯糊涂犯错,还有改正的机会和余地。如果逼出横祸和人命,那可是作孽和犯罪。到时,和你们见面的可不是老宋了,也不会这样对你们掏心窝子说好话了!你们也是上年纪不应冲动和不该蛮横的老同志了,不会不知道人民民zhu专政的意思。”

沉默如金,心细如发。外冷内热,一旦打开话匣,谈锋甚健。宋厂长暗地里做过厂里很多对恋人家长的工作,而且总有办法让有情人终成眷属。

“竹笤棍棒底下出好人,我也赞成,但那也是在崽女小、懵懂时,文墨无异对牛弹琴,才做做样子。当崽女懂事了,知书达礼了,就得,尊重。耐心,破细篾。”

烟斗不离手,几近不熄火,从不接别人敬的卷烟,吧嗒吧嗒抽着又塞满的旱烟,才来劲。

“就事论这事,你们和年满十八长大成人参加工作了的崽女,都是,宪法承认的公民,这铁定的身份呀,咱常讲的就是,人民,意味着,地位平等、经济独立、婚姻自主。据实论这事,你们完全可以用心沟通,却千万不能动手打压,这就是,民zhu。依fa论这事,我开头提了,专政,咱都没少见专到临头的场面和滋味,不用点白了吧。这茶真不错,喝了七八杯,不耽搁你们的事,该道谢告辞了。最后交待一句,代表的可是咱厂,你们小打小闹不影响崽女到厂生产劳动还好,还可调解,人民内部矛盾嘛,正常,牙齿和舌头也有磨擦的时候。何况一家人,崽女也有不够孝顺、不知表达的不对。大人不计小人过,你们都是过来人,也年轻过,关键呀对爱,比崽女体会更深、更切实。萝卜白菜,各喜各爱,强扭的瓜不甜,省省心和力吧!”

但,他却无法做通自己和闺女的思想工作。

“我对油条子不感冒,真不理解,你看人的眼光和想法。苏西坡除了长得像个奶油小生嘴甜外,你还能说出有什么本事和用?”

“我看呀,就你对他有陈见。他除了不能陪爸喝酒、怕和你见面谈心外,没有什么不让你满意的呀!百里挑一,他能考上大学,算不算有本事?池鲤化龙,他从种田的乡里伢子吃上国家粮再当上囯家干部,算不算有用,有出息?并且他比你柔和,会生活,会体贴人,难道他不是个人材吗?”

父女俩难得静处一刻。只要坐一块,就免不了一场争执。

“看一个人是不是人材,最关键要观察他倒霉的时候,能否仍奋发向上,持志不懈,在落难时尚有气势、气派、气度、气节。他在厂时,把他充实到生产一线,原想同苏北坡等一样造就、重用,这不算倒霉和落难的事吧,结果他懒懒散散,阳奉阴违,听不进规劝,好好安心工作,多学点技能,却一门心思想吃调摆饭,还想獭蛤蟆吃天鹅肉,就一扶不上墙的稀泥,成不了事的东西,混账东西!”

“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是萝卜白菜,各喜各爱。这不是我说的吧,还有,婚姻神圣,婚姻自由,婚姻有婚姻法保护!”

“我决不同意,你若敢背着我和他来往,与他结婚,我就跟你断绝,父女关系!”

最终,宋菊香照宋厂长的话做了,宋厂长却只好只能,默认。

光阴荏苒。期间,宋菊香和苏西坡以及那些内衣厂的年轻人,一样经历了太多的人生变迁。

还是把镜头对准苏西坡吧,迭叠:

曾经,窗前“小蜜蜂”,楼道口像个潜伏的“小耗子”,钻出头来,从纸篓里拾捡出苏北坡丢弃的大学录取通知单;在大学读书期间,像个“小宠儿”,收到宋菊香邮寄的汇款、包裹和情书,寒暑假又像只快乐的“小蜜蜂”,飞回到、紧跟围绕在宋菊香身边;大学毕业像个“小黄牛”,分配到乡农技站拚命干活图上进,周末像个“小树虫”,蛰伏梨树山偷食禁果;医院流产室门口,像个“小丈夫”,守等、搀扶着面无血色走下手术台的宋菊香;宋厂长家,像个“小矮人”,苦苦哀求准岳父早许婚礼佳期;新婚喜宴上,像个“小气鬼”,找寻着堂兄苏北坡、大学同窗好友黄群和李坤等比试酒量;七年之痒,像个“小笨驴”,让“大丈夫”苏醒骑在头背上;一朝为官后,像个“小浪蝶”,到处沾花惹草、很少按时飞回家;亲爹亲娘还有老宋溘然长逝时,像个“小戏子”,在人面前稀里哗啦、躲钻屋角落际偷点礼金;儿子两度突然出走失踪后,像个“小神经”,间歇性发作头撞墙;连续几进纪委的“宫”后,像个“小失忆”,总是用陌生阴鸷的眼光看人和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