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那年我们曾经初恋

5.返校日

那年我们曾经初恋 南水番石榴 3400 2017-05-03 09:26:59

  5.返校日

这时,我径自在往自己的座位里走了过去。我在自己的座位上刚刚坐下,温丽抬头关心的在望着我,在朝我点头打招呼!我看见了她也向她点了点头,示意谢谢她了!接着夏明雨懒洋洋的转回身,很不情愿的朝我嘿嘿的一笑,我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一下,夏明雨看了看我,笑了笑又回过头接着他刚才的话题又讲了下去。

此时,只有坐在温丽身边的英姐还在不动声色的望着我。同时,在有意思的同我轻轻地点了一下头,没有说什么。现在,她正在全神贯注的在倾听着夏明雨滔滔不绝的讲话。但是,她还是没有忘记在同我打招呼……

此刻,我在自己的座位里,两手不停地在翻弄起我在来时在路边报亭里买的一堆报纸和杂志看。在我的身后,夏明雨正背对着我歪着脖子还在不停的和我身后的英姐、温丽和几个很爱热闹的女同学在讲起前几天他们去无丽她们家玩去的一路经过……

那天,我并没有心思去参与他们的是是非非的争论,而是潜心的在关心温丽的特别反应。更主要的还是那天我们去温丽家时,她的父母对我个人的印象和反应究竟如何的?这关系到我和温丽下一步的走向。

其实,那时在我的内心深处丽,我是一直对坐在我身后的温丽是有着特殊单纯的喜爱的或是说我在一个人从内心深处我在偷偷眷恋温丽的。而那时,我从温丽对我也是在默默地在关注着我。其实,这种感觉我们从一开始就有。那时我们俩人都是心照不宣的在密切的注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似乎那时我们都没有勇气去捅破我们之间的这层关系,而是都在耐心的等待着对方开口在向你求婚。

这时,我正在一个人聚精会神的翻看着报纸。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温丽悄然的走过来,她没有多说一句话的就在我的桌子上拿走了一张报纸,把我吓了一跳,她只是笑了笑,就又回到她的座位里,低头看起了报纸。其实,那天我是在一边听他们的闲聊,一边看报纸里的新闻轶事。同时,我时不时地抬起头在看一眼他们在闲聊。那天,也不知为什么,我根本就没有想接他们话茬的一点的欲望。这可能同过于理智的温丽有关吧!那天别看我是只在顾忙于低头翻看报纸。其实,我是在等着温丽这边开口,看看对那天我们去她家的一点看法,这就从中能听出她父母对我的态度。然而,那天温丽是只字不提那天的事情只顾低头看报纸。气得我把还没有看的报纸都给她了,告诉她:“回家看吧!”

说心里话,那天聪明的温丽不知道为什么?冷静的让我很失望的。

就在这时,我听到夏明雨和英姐的谈话声音开始逐渐的忽高忽低了。而且,还不时的发出一阵一阵的狂笑声……此时,我回头看一眼他们,英姐也朝我笑了笑,我心里再想:今天他们谈论的一定是挺高兴的吧!要不然,他们的情绪不会是这么的激动啊!……

此刻,由于他们的大声讲话声音已经让坐在后面扎堆的男女同学们惊得都停下了说话,而都奇怪地回头在朝我们这里惊愕的望了许久……他们以为我们在吵架,才回过头,发现不是才自嘲的在哈哈的大笑起来。然后又回过身来接着他们自己的聊天。

这时,我没有吱声,抬头没有事儿地看看他们一眼。我发现温丽也没有专下心来在看书,她朝我这边看了看,又低头看起了报纸。而我这边,依然是心不在焉地闷头在浏览着手里的闲书,觉得自己真的有点索然无味了。

忽然,从后面有脚步的声音走过来。我抬头一看,正是鲁燕菲一个人从教室后面的=同学的堆里向我们这里快步地走了过来。正好就在这个时候,我刚好抬起了头,与她正好碰个迎面,我们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很快,我们就不再笑了,而是礼貌地互相点点头。其实,在这之前我们还是放假前见的面,我们简单地轻声的问了对方一声你好!也就应该完事了。可是,鲁燕菲就紧接着问我:“你放假期间都去哪里玩没有?”

“就是在家里,那也没有去。”我关心地:“那你就没有去那儿玩玩吗?”其实,我的话里带着一种蔑视的口吻。没有想到,鲁燕菲看了看我,很认真地对我说:“我,没有去哪里!只是去了一趟大连玩一玩,我前天刚刚回来的。”

我尴尬地笑了笑,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鲁燕菲笑了。

当时,我没有再说什么。我知道,我刚刚的笑看是属于那种很友善的一笑。其实,我的笑是有内容的。这时,温丽很是时机的同她同鲁燕菲打个招呼,这让我的被动有所缓解。

鲁燕菲回头朝我摆了摆手,便一个人走了过去,在温丽、夏明雨、英姐和她们一起去闲聊起来了。而我却仍旧躲在座位里,在一个人低头,在翻看起闲书。

在那个当时,国民对旅游是没有概念的。人们都在为温饱而拼命的奔波,挣扎着呢!哪有心情去考虑旅游?那时能去大连玩一玩?该是多么奢侈的事情呀!这时,我有意思地抬头在看了看她,表示自己对她是很羡慕的。说实话,在当时,她的话刚一出口,我就很往心里去的,我特意看了她一眼。想一想,那时的大连,在东北地区无论是它的地理环境,气候,都是我们这些青年人很向往的地方。加上又是个沿海城市,暑假能到哪里去玩真是很惬意的事情。

大连又是我的老家!在我小的时候,甚至到现在它都是我别人面前炫耀的资本……在那个年代,同现在的今天是完全不一样的。那时,谁要能去大连玩一趟?你会自然的对他高看一眼,对普通人来说是件很不可能的奢侈事情了。

此时,我还坐在自己的座位里,就在我无意中回过了头朝鲁燕菲无意识地看了她一眼,似乎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意识,鲁燕菲抬头面带表情地朝我一笑,我懂了,她已经明白了我在想什么。然后,她很高傲的回头同夏明雨一起谈论起他们假期生活和他们的所见到的一些闲杂琐事儿了……

少顷,我在偷偷的笑自己刚刚的幼稚想法。于是,我再次低下了头,开始重新看起了杂志。然而,旁边他们的争吵声是愈来愈大的,现在根本无法再让我耐着性子去调整我自己的注意的。这时,忽然杂志里一条有关于我市里的一位企业家的锐意改革的长篇报道,又一下子深深的吸引着我……过了一会儿,他们的什么争吵声音是一概听不到的了。然而,这样的平静没有过了多久,就忽然感觉自己旁边的凳子在使劲的摇动了一下,把我吓了一跳,我赶忙回头一看,鲁燕菲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坐在了我后面的一把的椅子上,正背对着我。

虽然鲁燕菲的身体是比较瘦弱的,但刚刚她的轻轻地一坐,还是把我给惊着了。刚刚她的一坐下的小小举动,却让我的大脑再也莫名其妙的静不下来,再去接着看书是不可能的了。我只好放下书,回头去看看他们还在聊些什么?因为鲁燕菲的身体是在背对着我,她们的说话我都不知道已经谈到了哪里?说的是什么?然而,鲁燕菲的刚刚到来,却听得情绪在随着凳子做前后的移动,而且移动的频率是轻重不一样的。

无奈,我只好侧过身,好好地看了看鲁燕菲的背影。在平时,她给我们的印象就像受过传统家教的女孩了,说话的声音从来都是轻声细语的,看着是很有修养的。随着我们不断的加深交往,慢慢地,我从她那双犹豫、暗淡、无奈的目光里,隐约的感受到了在她那痴呆的目光下,渗透出天生留在她出骨子里对什么都好奇、坚韧、执着、任性和忍耐天生的温和的那股野性。

此时,我才好好的看一看,鲁燕菲对面坐着的是温丽、英子姐、张饶、查心阳和几个旁边座位的女生,他们围成了半个圆圈,把夏明雨死死地夹在了中间。这时,他们的话题还没有离开谈论着那天我们去温丽、英子姐家玩的事儿。

他们今天的闲聊,是一直从满激情的。

鲁燕菲的刚刚到来,无论怎么样都会或多或少的让夏明雨的讲话不得不有一点的收敛。必定那天的活动大伙都没有通知到鲁燕菲,而鲁燕菲今天又突然到来了,大伙多少难免有点尴尬的感觉的。

这时,张饶见此情况,回过头看了看鲁燕菲和夏明雨,饶有风趣地对夏明雨说:“怎么?你还需要大壶茶水给你伺候上吗?说呀?”

此刻,鲁燕菲似乎觉察到自己匆忙的出现让大家有些不适。于是,她用和善的目光同大家做个微微一笑的客气举动,意思是告诉大家,你们接着往下聊吧!我在听着。其实,鲁燕菲的到来,无非是想更多的通过他们的谈话,进一步分享一下同学在假期里过得怎么样?也是为了进一步增加同学间在返校见面候的氛围的融入。

这时候,大家把更多的目光都集中在滔滔不绝的夏明雨的身上。有人很喜欢他口若悬河的夸夸其谈的,有的不怀好意的在戏弄他。比如,张饶就是专门干这个事儿的,他是不怕事儿小,就怕事儿不大的家伙……

此时的夏明雨正在就刚才的话题在开始辩驳。由于他的情绪过分的激动,就连说话的语句都快的没有了逗号了。他今天所讲的话题,仍然没有绕开去温丽和英子姐家的一路艰辛的经过。他还在讲他去和回来的过程中碰到了什么?遇到了什么了?为什么他与谁怎么这么的?……当然了要少不了提起她们家的住房是怎么的大的事情啦!一句话,总体谈话让我的感觉有点小巫见大巫了,就是我们平时出来的机会太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