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那年我们曾经初恋

6.不应该有的承诺

那年我们曾经初恋 南水番石榴 3258 2017-05-03 16:55:00

  要知道,那时是我们入学后的第一次暑假。在此期间,我们男女生在私底下你公开走动的在我们同学中这还是第一次。用今天的思维来看,那时我们业余生活真的有些太过于单调乏味了。记得,那时我们每天都是两点一线的上学和放学。像今天这样大家能开诚布公的议论起假日里去了谁家的事情,应该是个大家都很开心的事情啊!

那天,夏明雨所讲的这些,让没有出去的同学听了都是心里一阵痒痒的。感兴趣是自然的事儿。那天真是讲者兴奋,听者瞠目结舌,而更多的是让夏明雨真的感受到了同学们投来羡慕目光的自豪感。

其实,有的时候,你是预感不到什么时候好事,什么是坏事的你觉的。往往你自认为是挺好的事情,未见得别人会同等于你的感受。那天,我在底下看得很清楚。可是夏明雨却忽视了这一点,一个人傻傻呼呼的在口无遮拦,并手舞足蹈的没完没了的谈论着自己的感受,根本没有顾及到听者的五味杂陈的感觉。甚至别人有生了嫉妒之心,你却旁若无人的没有发觉。真是可悲至极啦!

然而,此时的夏明雨就像加足了马力的骏马一样,没有一点停下来的意识。他在拼命的摇头在讲着,没完没了的……现在过去了多少年以后,我们再回头想一想,那时的男孩子是正处在青春期,往往是都有喜欢在姑娘面前跃跃欲试的逞能、无度、单纯、的有好胜的想法。其实,当时我也一样,由于年轻、知性、逞能,都一心想要获得心爱的姑娘们的青睐。那天,夏明雨在拼命的说,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些负面的东西会给他带来日后的伤害。现在想一想,人那时为什么不能冷静一点,我们不要和动物的单纯混为一团,无非我们是为了吸引着身边异性,而忘记了别人的嫉妒而来满足自己精神方面的空虚。

现在,我们才慢慢感悟到了夏明雨讲话的天才了。就在夏明雨讲到了很兴奋、很满足的时候,他的成就感已经到了极其强列的程度了。当时,由于他讲话的频率过快,让我在吃惊之余,第一次领略到他口才的天赋。这时,看到夏明雨讲话都到了嘴角四周开始挂上了一层白吐沫子的白圈了。但是这些他已经全然不顾了,还在津津乐道地在不停说着……

此时,我正一个人在默默地欣赏着夏明雨的讲话。前边的鲁燕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突然转过了身来,脸色难看地望着我,什么话也没有说。看了看我,一把夺过我手中的杂志,随手翻看起来了。可是,让我感觉她是在似看非看的,有点看不下去的意思。并抬起头在一直望着我,一句话都不说不出来,我从她那目光里也已经含着愤怒、谴责、期待的在看着我。我刚想说话,她忽然语气略带沙哑地小声问我:“怎么那天,你也跟着去啦?那你们能去了她们家,为什么就不去我的家呢?”

听了鲁燕菲用这种语气是在向我质问?我抬起头用惊讶的目光看了看对面的她?说句心里话,那时我们之间只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同学关系,让我回答这个问题,是有的困难的。我们毕竟是同学,这个问题有些还真的和关系的远近回答起来是不一样的。

那时,我们根本是谈不上我们之间存在什么关系的问题了!甚至我们连个‘好’字都谈不上,是个很普通的朋友关系。而这时,鲁燕菲却这么像我提出问题?说心里话确实让我回答起来点为难我了。当时,我仔细地看了看眼前的鲁燕菲,发现她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她的脸色是由红变到紫色,又由紫色变到白。而在我身后的夏明雨,还在傻乎乎的一个人说个没完,没了的。根本就没顾及到他身后鲁燕菲在对他的看法,※

此刻,鲁燕菲在直视着我,她没有说话,我从她的目光中分明是在向我表示她不满的情绪。我从她言辞里,分明看出有一种在谴责我们大家根本没有瞧起她的那种尴尬。这时我抬头看了看她,说了声:“你不是去了大连吗?”

鲁燕菲愣了一下,又看了看我。

“人总不能什么都要双得吧?你去了大连让我们都羡慕死了。”我笑了笑又说:“那几天,你在沈阳吗?”

鲁燕菲听我这么一说,没有说话,愣了一下。

“哎!你为什么还要计较这些呀?”

鲁燕菲还是没有说话,就在一刹那间,我发现鲁燕菲的眼睛里的泪珠在眼里含着,闪动……我马上灵机一动,笑着赶紧应付道:“嘿!燕菲!我们的假日现在不是还没有歇完吗?开学前,我们一定会到你家里去!好好的去看你去!你就等着我吧!我一定会……会去的。”

当时,我不知道是怎么说出来的这番话的。应该说:我是完全没有想到后果会是怎么样的?我只是出于当时的应付和对女人的一点同情心的想法,才善意地给了鲁燕菲一个很舒适的台阶,让她好好地走下来。现在想想,有些是没有理由能解释的。可能当时我无意的话语的作用,有可能是源于一种缘分吧!

鲁燕菲听了我的这么一说,脸上顿时有了笑容,脸色也慢慢的开始红晕起来了。当时,我很清楚的记得自己刚刚说出的话意完全是为了应付她一下而已,根本就没有谈不上细想或走走脑子。现在想想,我说过的话将意味着什么?那时我是分明在对眼前鲁燕菲的一个心里上的安慰,没有想得太多,甚至更远的啊!也许,那一天我们双方就已经有意无意的把我们联系在一起了,就是让我们双方开始互相关注起对方了。

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们有意无意地开始注视起对方了。就在这间小小的教室里,我们的目光开始无数次的时不时地碰撞到了一起。刚开始,我还误以为是自己的一个无意的错觉呢?我开始有意的回避她的目光,我在自己想是不是我在故作多情?我开始不断的私底下提醒着自己不要自我想得太多了,那只是我在是故作多情啊!可是,在后来,我就开始试图在回避,当我这个时候再想回避的时候,发现我自己不能自控自己了。

这样以来,我们的目光碰到一起的频率自然在增加。有时我们碰到一起还会互相红着脸。时间一久,我发现鲁燕菲的眼神不再回避我了,反而还会朝我这边观望、点头和微笑,这就向我传达着一种她的特殊的关爱、信任、期盼和等待,有时在她的目光里会有让我去替她承担的成分。

可能我们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我就有点预感到自己将和眼前这个女人——鲁燕菲,要发生一段不寻常的故事了。

想到这里,我的车子已经骑出了市区,正在往鲁燕菲家的方向骑去。

上午,这里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一个人孤零零的骑车来到了这个我未曾走过的城北——三岗子地区。虽然天气已过了秋天,路边的稻谷开始发黄了,田埂里的水稻金灿灿的,是一片发黄的景色……往日的蛙声,虫叫没有了,换来的是一群群飞鸟,正在与人类抢食着大地的粮食。

我从家里出来,到这里已经走了一个小时时间的路程。眼前却还是一片开阔的田野,只有远处蒙蒙的一片楼群,才让你感到似乎已经走近了三岗子地区——好像前面就要到了鲁燕菲家是的。

鲁燕菲的家是居住在阳城的城北的一个城乡结合部——其实,在当时这里就是一片类似孤岛的工业和居民区。从市区向北出发,中间隔着一座古建筑的皇太极的陵园墓和一片一望无际的田地,最后才慢慢到达了三岗子地区。平时,那些熟悉这里的人从市区里到这里,骑车只需要四十分钟就能看到三岗子那里的一片片楼群。

今天,因为我是第一次到这里来,走了一点弯路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听鲁燕菲曾经讲过:三岗子地区,原来是一座军用机场。在机场的周边是一片荒芜的空地,野草丛生,沟壑坟头遍地,野狗乱跑乱窜的荒凉地方。

建国以后,国家从战略的角度考虑,为了发展祖国的军事工业,于1952年开始在这里兴建几座大型军工厂。因此,在工厂的附近新建的是一片极具孤岛式的军工和居民生活区。三岗子地区,是靠近市区北面约十七八公里的路程,占地面积约10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地方。据说:在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这里的工厂就有十几万的产业大军的职工队伍,这里的居民约有六十多万的人口居住。这里所居住的生活区,是专门为军工厂配套服务的,有商场、学校、医院和体育馆各种设施等……

这时,我正在低着头在骑车。我边走边在想:到了鲁燕菲的家后,她将会是怎么的面对我的突然到来?我在猜测、在遐想、在不知道那情形将是个怎么样的场景?我幻想着各种场景的可能:第一鲁燕菲对我的到来非常的热情;第二是鲁燕菲会不冷不热的,甚至有点旁观者的客气;第三鲁燕菲冷淡得有些让她无动于衷难堪的场景。

当我想到这些场景就会立刻出现在我的面前时,它将决定我今天能在她家里究竟会坐多久,我才能离开的最合适的理由。正当我想到这些的时候,我的心又禁不住为自己刚刚的无聊而羞愧的讪讪一笑。

想到了这里,我又想起了在返校那天在和鲁燕菲分别的时对话的情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