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那年我们曾经初恋

12.时代衍生出来的技工学校

那年我们曾经初恋 南水番石榴 3289 2017-05-06 11:44:38

  然而,就在那个平静而纷杂的角落里,鲁燕菲却一直是个与众不同的姑娘。在我无意的观察中慢慢发现的,只有她才偶尔和她周边的同学象征性的聊上几句笑料,逗得大家呵呵笑上那么一会儿。然而,她就一个人静静的躲在那里看书或是做点别的什么事情。那时,她是个很静的人,经常是一声不响的在沉静的。偶尔有特殊的时候,她能冒出几句与众不同的一个新的观点爆发出来,从而引起她周围同学的一片阵阵笑声……这就是让我回头想多看她一眼的好奇理由。也是一次次引起我对她关注的原因吧!

在那时,一般正常的学校规定是尽量开设纺织类的专业课,而不应该开设了基础类的文化课。

这里的原因很简单,主要是我们这批学员的文化差异过于偏大,所以学校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才增设了中文的教学。可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个中文的作文就能很轻易的成了我和鲁燕菲的交往、厮杀和最后达到了温情的一个纠结的纽带,能兮兮相通的把我们俩人紧紧地牵挂在一起了。最终,才发生了许多看来不算过节的一些掺杂的感情烂事儿。

“呵呵!”让我谈了这些关于别人的事情。我还忘记介绍一下我自己的情况了。

我叫耿言,是79年毕业的高中生。

按照一般正常的毕业生规律,这一年我应该参加高考。却因为那个年代全国的高等学府相对大批参加高考的学生显得要相对少了许多,参加考试的人太多了(是几届学生),升学率只占参加考试学生的百分之四五,因此高考竞争力是异常的严酷和激烈。

当时,由于受到过去的读书无用论的影响和整个社会体制的限制,我们这批同学的学习基础都是很差的。现在回头再回过头来想一想,在那个刚刚恢复高考的当时,全国上下各个地区为抓升学率,盲目的突击补课,造成许多学生,只见是天天在补课,就见不到学习成绩上来的填鸭式的教学方法。为此,这种教学的方法也葬送了一大批有志向的学生的美好前程。其中,我就是受害者之一。再加上那一年又增加了外语考试,本来就是偏学科的我,简直就是雪上加霜了。那时,我就是因为偏科而导致我的整体学习分数受到下拉的影响,才让我的高考总分上不来。因此在那时我高考的入取的希望就变得十分渺茫,在百般无奈的情况下选择了下策。放弃了当年的高考,选择了现在的技校。

在当时,我们高中毕业后面对的就业流程是:你能考上大学的,就接着读书;考不上大学,就要子继父业,等待父亲单位安排工作;另一个选择就是要等待管辖地区街道来分配工作。记住,那将是遥遥无期的一个等待。

那时整个社会就业形是相当的严峻,因多年停止招工的原因,迫使整个社会的工厂和机关有近十年没有正式批量招收新的青工的经历。国内的工厂和机关都在不同程度上出现了人才的青黄不接的现象。在当时,政府幸好意识到了这个不正常的情况,及时调整了人事劳工的招工政策,他们允许批量的回城知青进厂务工。一时间,回城务工热成了社会当时的主流。不久,社会的各个地方开始又出现了人满为患的人员安置压力过大的奇特现象。

再加上我们这批建国后的生育高发期出生的学生即将毕业,又明年还有一批高中毕业生将陆续的毕业。这些让就业形势出现了新的捉襟见肘的饱和现象。

在这一年,我父母和我客观的根据我当时的学习成绩,我们理智的选择了放弃当年的高考的念头,决定准备明年再考的想法。

就在我们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时候,没想到又遇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大好形势。

就在那年的4月,有一天,父亲的一位朋友到我家来串门。在他们的一次无意间的谈话中,父亲的朋友问道了我的毕业情况时,父亲的那位朋友热心的推荐我去他们厂的技工学正在招生,让我去校去报名。当时,这件事情对我父母来说压力上是挺大的,能有这么个好的一个出路,对家里人来讲就是个很开心的事情。然而,等父亲的朋友走了以后,他们又担心起来,一来不参加这次考试,他们担心我今后的不定去向,害怕我不去考试;二来担心我考都不去。那几天,父母在试图通过各种途径想要做我的思想工作。可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姐姐和我一开口,我就同意了。其实,那时我是有想法的,但是想来想去,认为他们是在为我好。于是我接受了他们的建议,愉快地参加了阳城技工学校招生的统一正式考试。并且,很意外的被分配到了阳城毛纺织技工学校了学习了。

据后来父亲了解,当时国家对解决地方青年就业工作的措施和政策是比较宽泛和灵活的。而在我们所在的省城为了扩大各个企业内部全民所有制编制的职工份额的扩招,他们采取了企业与社会联办技工学校的方法,重点解决联办企业自己子女全民所有制职工的名额问题。其具体的方法是采取企业与社会共同联办的双轨制招生的试点招生办法,为今后的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化提供了双轨制的转型经验。因此采取这种招生的方法,为我们这届技校的学生的创新了历史的新高。报名多,招生多,就业后的成才多的许多项新的这个世纪的纪录。

而我们这批后来的人才,最后,真正的成了阳城二十世纪末和二十一世纪初振兴东北的主要技术人才的生力军了。也是在改革浪潮中,大批企业倒闭下岗所受到冲击最严重的一批受害的人才及牺牲品。

在多少年之后,我认识一位当年曾经参与招生办工作的招生办的老同志,他用‘大军’来形容我们这批学生的众多。可想而知的当初,在我们这个城市里,在当年的技校人数是一个庞大的后备工人新军啊。

听说,我们当年技校招生办法是既简单又很实用的方式。只要企业申请同意联办,政府方面就会立刻批准同意。从招生到考试,只要本企业管好自己的学员考试卷宗的跟踪工作就可以。关于分数线的最终制定问题——企业的教育部门按照市里的统一招生简章的实施要求去做——分数实行本厂考生实际分数线自行制订的原则是由高到低,并由市里招生办相关人员监督办理,按照招生人数的比例确定最低分数线的办法,按照制度进行统一的方法进行逐一的录取。

关于社会考生的招生办法,原则上是按照全社会入取的总人数的最低分数线的录取方法,由高到低的进行录取办法,然后再进行二调剂分配的原则。所以说这种方法就会出现社会考生的分数要远高于一般所属企业内部学生高许多的不正常的招生现象发生。

关于我们这批从社会统招学员的统调问题,一直是我们大家备受争议的社会问题。据说社会考试考生在调配分配的问题上是直接采取近似商场式的买菜抜堆的方式进行的统一调配的。听说,那时市招生办是人员很少,工作量大,大批工作是根本无法做全做细。由此,他们的工作量已经是顾及不了学生居住和填报志愿的具体的情况的考虑了,而野蛮、粗暴、无序的肆意去调剂学生的去向,很不负责的违背学生的意愿和学习环境而进行强制的安排了。

据听说,当时上告的人是很多的,而招生办的接待人员态度是及毫不甘示弱的,强硬地说:“你们爱去不去,我们就这么安排的。去就去!不去!你就回家吧!”

这件事情在当时就像‘佳话’一样的流传了很久。这在当时,就是到了今天,这种招生办法也是实属罕见的。它的出现和发展仅存一现的,是空前绝后,今后乃至未来将是绝无仅有的一次大规模的野蛮招生。

在当年,我们生活的阳城里,是一座面积约有八千多平方公里的大城市。用现代的话说,在那个当时我们的这座城市就该绝对是现代一线城市。可是,在当时的国内交通设施都是完全处于汽车工业落后的状况下,公交车辆不足的情况是全国众生的现象。在那个当时的人们就业主要矛盾就是你的家与工作单位的实际距离是多少的问题?还有交通是否的便利的问题。当时上下班,在两个小时路程大家都是能接受的距离。否则,就属于远了一点。它的影响不单是你上下班的问题,还要影响你婚姻配偶的选择的终身大事儿。

那个时候,我们这批技校社会招生中,大都是以走读的方式进行学习的。因此,学校与家的距离家远近成了我们每个家庭和社会矛盾的一件头等大事。每天超过两小时上下学的同学是比比皆是的,已经成了司空见惯的一个常态了。据说,在当时的阳城,整个城市向我们技校这样的就有近百所的学校。学校与学校之间的学员间出现了很多交通上的交叉上学的现象,是见惯不惯的事情了。听说,那几年的阳城的交通压力是建国以来前所未有的人满为患的焦灼时期。

这些数据的考证,都是过了几年之后,我在一次去朋友家里做客时,是他的父亲单独亲口向我讲述的。那时,老人还没有退休,在市公交公司总调度室负责调度工作。现如今,只有那位老人才是那个时代最有发言权的见证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