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三妻四妾

第三章 我走在街上发现此事定有蹊跷

三妻四妾 少女终一 2256 2017-05-01 11:23:06

  百川国国土辽阔,资源广袤。从风雪银梅的北荒,到软风细雨的南疆。从黄沙漫漫的西域,再到人员发达的中原,皆有一番独特美景。其中繁华当属皇城苍安,苍安城街道宽广,贸易兴隆。而若说起百川国的风景之最,还数江南。清晨的太阳温暖,照拂了这片土地上每一处生灵。正值四月初,街道旁的柳蔓被软风轻拂飘飞,草丛中开着伶仃小花,一切都温润的让人舒服,美的恰到好处。只是这些美景在骆桃眼中,都失了色彩。

现在她正与墩儿走在主街上,这的繁华虽不比苍安,但也很是兴盛。她两人换下绸衣,穿上布衣带上草帽混于人群,这样便无人认出她来了。骆桃一向喜欢低调,并且现在她还不能完全驾驭王爷这个身份。

她无奈的笑笑。

早晨方受了那一惊,到让骆桃清醒的意识到,她真的已经变成了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有许多老婆的男人。在她身体的那部分回忆里,骆启舒被封为珞亲王不如说是流放,虽然江南风景贸易都不错,但毕竟与皇城千山万水,注定这辈子只能做个闲散王爷。但这骆启舒好像也不在意官爵,在这江南一片也是混的风生水起,积极发展工业贸易,深受百姓爱戴。

骆桃叹了一口气,工作这方面她倒不太担心,只是这骆启舒颇为凤流,家中已经娶了一位正王妃些,两位侧妃,还纳了两三位妾室。今日早晨她已见了卿卿与墩儿,虽说二人改给她感觉都还不错,但还是觉得别扭,真不知该如何相处才得当。

她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到没注意一旁的墩儿。墩儿一开始还安安静静的看着四周的风景,可到了集市里看见卖糖人卖小饰品的就一头扎了进去,等骆桃回过神来时,她就已经没影了。

“哎,那小丫头跑到哪里去了呀?”她这才发现自己一不小心弄丢了她的妃子,四下回头张望。出门时她嫌带随从别扭就只和墩儿二人单独出来了。墩儿平时则是很少出门,因为她心智不全卿卿怕她出来会发生意外就一直不太让她出门,这次可是墩儿盼了一个月才得到的机会。

眼下也没人可以帮忙,骆桃只好一个人去寻找。

“墩儿!墩儿!”她双手拢在一起,四下喊道。路过的行人到是纷纷回头,只是其中并无墩儿的小身影。

“真是的……她对这一片应该也不太熟吧,会跑到哪里去呢?”她自言自语到,随即加快脚步回身寻找。

她也不怎么认路,于是七拐八拐的就拐进了一个小胡同。胡同又窄又深,错综复杂,骆桃拐进去之后就不知怎么出去了。

走了几圈料想墩儿也不会在这里,她便打算转身回去。就在这时她忽然听见不远处一个拐角处有人说话。

仿佛是两个男人的声音,虽然声音不大,但在这深巷中却被无形的放大了。骆桃隐约的听见了他们提起来骆这个字,忽然很好奇,便放慢了脚步,悄悄凑了过去。

“昨日珞亲王从白家喝完喜酒就回房间睡了,子时我还从窗户翻进去见他满头大汗我就估计咱们的药起作用了,丑时我亲眼见他断了气这才走的。但今天早晨咱们的探子说他居然还活着,我也去看了,生龙活虎的在那叫唤呢,我也就不知这是怎么回事了……”

听到这骆桃出了一身冷汗,原来自己的穿越不是巧合,是因为骆启舒被谋害了……那现在她没死,这些人岂不是还要继续对她下手……

这时另一个人开口了:“呵……照你这么说,这骆启舒他是起死回生了?”

那声音带有磁性十分好听,但听了这时却让人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冰冷下来。

“小,小人也不知道,但那药是的确下进他酒里了,他死的时候我也看的真真的……”一开始说话的那个人似乎官职比较低,他紧张的辩解道。

“那还真是奇怪了。”磁性的声音仿佛思索了一会,又继续说道:“这事你对宫里那个人禀报时还是说失手下错了药吧,不然也没法解释他起死回生。至于他那边,我还是亲自去调查吧。”

说罢他忽然笑了起来:“这次就当是先罢了,等我搞清楚他起死回生的原因,再解决他也不迟。”

听完这句话,骆桃回头就向巷子的另一头走去。她走的飞快,一颗心在胸膛里扑通扑通的跳的也飞快。她双手捂住猛烈起伏的胸部,不禁觉得她今天探寻到了一个大秘密。如果今天凌晨她的灵魂误打误撞进了这个身体,那这个王爷就是一个死人了。然而现在他活了,那群要害他的人定然是不会罢休的,反而会继续置他于死地……

不知不觉她在慌张中走出了巷子,巷口忽然窜出了一个红色的小身影,紧紧的抱住了她。

她吓了一跳,回过神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墩儿。

“大哥哥你跑到哪里去了,墩儿都找不到你了!”墩儿在他怀里抬起头,一双清亮的大眼睛含了一层水汽,嘟着嘴可怜巴巴的说。

“……分明是我找不到你了好吗。”看着她怜人的样子,骆桃无奈的摸了摸她的头说道。

“大哥哥你以后不要乱跑了哦。”墩儿嘟囔了一句后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她松开骆桃,从衣袖里掏出两个泥人,一个是个红衣小姑娘,另一个是个白衣男子的形象。

“你看你看,这是那个老伯伯送我的,他还夸我长得漂亮。”墩儿的情绪过渡的很快,好像已经忘记刚才找不到骆桃的事情了。她举着泥人得意洋洋的说:“然后我又拜托他在做了一个大哥哥的,你看,是不是很好看。”

看着少女满心欢喜的和她炫耀小泥人,骆桃忽然发自内心的开心了起来。她那张俊美的脸露出了破冰的笑容,融进春风里。忽然她觉得眼前这个世界有了光彩,姹紫嫣红了起来。

我为什么要如此担心。金利文逼我死我没死,那神秘人本要杀骆启舒现在也不算把他杀死。现在我们变成一个人,就算作是一个死了两次的人。连死都经历过了还怕什么吗。只要小心提防,应该就不会有事。骆桃心里想,再说我可是医学生,要是他们继续下毒我也是会有办法应对,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搞鬼……

墩儿一只在旁边摆弄泥人,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她把泥人的脸对在了一起,说道:“大哥哥你看,泥人亲亲了哦。”

然后她笑着抬起脸,迎上骆桃的目光。“我也要亲亲大哥哥!”

说着就踮起脚尖来。骆桃还来不及反应,脸颊上就印上了少女的吻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