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三妻四妾

第八章 我忍不了啦!我要在夕阳下奔跑!

三妻四妾 少女终一 2176 2017-05-06 17:12:15

  一上楼,便是满目的春光。一个个妖娆多姿的姑娘盈盈带笑,挽着各自的财神爷走进厢房。看她们的表情骆桃忽然有些恍惚,她们究竟是自己选择的这种生活,还是被命运安排的呢?她又抬头看向前面款款曼妙的余思维,生活在这里的她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骆桃忽然摇了摇头,我怎么会去在意这个,她和我也并没有什么关系。

很快便走到了余姑娘的厢房,这个房间是最顶层也是最华丽的,走进屋子,环往四周,明媚的阳光从竹窗洒下来,那的桌子上也洒满了阳光。桌上摆着一张微黄的素绢,旁边放着一枚端砚,笔筒里插着几支毛笔。窗边的瓷盆中栽着一株娇艳的珍珠梅。转过头去,是闺中女儿都有的梳妆台,上面摆着一面用锦套套着的菱花铜镜和大红漆雕梅花的首饰盒,还有一顶金镶宝钿花鸾凤冠和一串罕见的倒架念珠,似乎在暗暗昭示着房间的主人不是一般女子。挑起璎珞穿成的的珠帘,那一边是寝室,檀香木的架子床上挂着淡紫色的纱帐,整个房间显得朴素而又不失典雅。真不愧是怡红楼头牌,骆桃感叹道。

“二位,坐吧。”余思维缓缓开口,骆桃与白楚生便坐在了那圆桌旁。余思维命小婢沏了壶龙井,亲自为二人倒茶。

她轻持壶臂,将滚水如瀑如诗地注入空杯之中,但见水花晶莹,却分毫不溅于杯外,蒸汽索绕水柱之上,如梦似幻。

余思维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便坐下对他们说:“小女子从不喝酒,也不喜欢那酒味,所以上我这来的客都只有茶水相迎,还望二位见谅。”

“自然自然!”白楚生抢着说,“姑娘这个小癖好真是有雅兴的很啊。”

思维低头笑了笑,说:“今日二位是来听思维弹琴的吗?”

“是啊,久闻姑娘琴艺高超,早就想来拜访。可怎知前几次来时姑娘都不太方便,今日终于得见,真是幸运啊!”白楚生一脸崇拜的表情说道。而思维并不理他,只是直直的看向骆桃,“王爷也是第一次来听琴的?”

女人的直觉告诉骆桃,这余思维看她的眼神不一般。一双美目中好像暗藏了什么情愫,似乎还有一丝说不出来的恨意…我应该也是第一次来吧,骆桃快速搜索大脑信息库,没有找到关于余思维的只言片语,于是她便说:“是,我也是第一次来。”

那余思维听了骆桃的话,眼神忽然暗淡下去,也便不再看他。“那请二位稍等。”她款款起身,从珠帘后取出一张伏羲琴,两个小婢为她班上桌椅,她坐于琴前,双手伏上琴弦。“思维献丑了。”她说道。

只听她手指抚过琴弦,仿佛唤起了七弦琴的灵魂,手指如行云流水般的在琴弦飞舞。一时间骆桃感觉置身于九天之上,听闻的是凤凰洗漱之音。一时又随着琴声飘忽四海之外,戚戚泠泠,仿佛在这琴声中飞过了沧海桑田。一曲终了,骆桃与白楚生仿佛从梦中醒来,恍恍惚惚。而那余音绕梁,美不胜收。

“这……”一向嘴皮子利索的白楚生这时也被震撼的说不出话了,他本以为这余姑娘的琴技只是传的神乎其神,没想到居然真的如同天籁之音。

“姑娘真是技艺高超,此曲只应天上有啊!”骆桃回过神来,也连忙赞许道。

“此曲名为凤求凰,本也是思维的一位客教的。”余思维低头缓缓道。

“我知道这首曲子,不过应该是男子唱给女子的。看来你的那位客对你有爱慕之情呢。”骆桃含笑说出这话,但她发现听完这话余思维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暗淡了,她看自己的眼神都带着怨恨起来。

“是啊,本也是相思客,怎奈日后负了情谊,今日还装作不相识了。”她看着骆桃,一字一顿的说到。

我去,怎么个景?骆桃内心大叫不好,看这意思这余思维曾经和骆启舒有故事啊!她心里暗骂骆启舒,怎么和你有故事的女子这么多,你你是泰迪修炼成精吧!

她低下头不再看余思维满是怨念的眼眸,一旁的白楚生傻傻的也没听懂余思维的意思,已经开始扯别的了。他们二人到是聊了起来,骆桃一个人喝着茶,心头涌上一股忧愁。

这骆启舒仗着自己样貌不错又身为王爷,便以为自己有了风六的资本。家中三妻四妾还不满足,在外面还处处留情。他死的这么早,也是遭了报应吧。

之后的这一下午,骆桃一句话也没说。她觉得气氛颇为尴尬,那余思维和白楚生说两句话便看他一眼,那眼神让她坐立不安,觉得背了良心债,而白楚生还在那滔滔不绝没个完。终于等到日落西山,骆桃便催促白楚生他妈喊他回家吃饭了。他这才恋恋不舍的起身告别,临走前还不忘约余姑娘下次见面。

“姑娘定要等我啊!”都送到门口了,白楚生还不忘叮嘱道。余思维作为怡红楼头牌是很少出来的,此刻街上的行人都纷纷侧目,或直接驻足一睹芳容。

“知道了,公子放心吧。”余思维微微笑着,她立在晚风中的身影如同被夕阳染晕的完美雕塑。“珞亲王也要来啊。”她转头对着骆桃说。

“唔,嗯嗯。”骆桃敷衍的答应,然后便利索的上了马车。

一路上白楚生还在叽叽喳喳的说着余思维,骆桃越听越厌烦,终于她忍不住了,大声对白楚生吼道:“你有完没完,你忘了自己刚成亲吗。新婚妻子都不见得你有多在乎,一个青楼姑娘你却如此赞不绝口!”

白楚生一下子愣住了,他终于闭上了嘴。但一会他又开口说:“我真不敢相信这话是你说出来的,你觉得你有资格说我吗?”

“是的,我没资格,因为我就是一个感情不专一的混蛋!”骆桃有些失去理智的吼道,“我们都这样,这个时代的男人都这样!我们都没有错……”

“错的是这个时代。”最后那句她压低了声音,似乎只是一个人的喃喃自语。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白楚生被她吼得不知所措,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闪开!”骆桃一下子推开他,“我要下车!”

说着她便跳下马车,向着与马车相反的方向跑去。白楚生拽不住她,只能对他喊:“你要去哪啊!”

“不要你管!”骆桃的声音欲来欲远。

少女终一

求关注!求评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