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神明上上签

第四章 哀鸣的笙箫4

神明上上签 顾以笙 1213 2017-04-23 15:38:10

  就这样将近过了一个月,因为她的重感冒和哭得太狠,刀疤让她静养着,曲蔚然知道刀疤是怕她把肺和眼睛弄坏了,他就亏了。每天刀疤都会来看她,和她说一会儿话,曲蔚然都在想,这世界是怎么了?原本应该是好的人对她恶意伤害,原本应该是坏的人对她照顾有加。

“又带水果来了?”曲蔚然听见开门的声音和脚步声,便知道刀疤来了,只是今天的脚步声显得有些沉重。

“嗯”刀疤把水果放在床头,“带的什么?不要又告诉我是葡萄”曲蔚然似有些抱怨,这么天来一直吃葡萄谁都会厌烦吧?

“今天的是苹果”刀疤低沉地说着,从方便袋中拿出一个苹果,削着皮,曲蔚然听了,喃喃地说了一句:“是苹果啊”而后,便没有再说话,刀疤把苹果削完,递给曲蔚然,曲蔚然接过去,咬了一口:“真甜”“甜就多吃点”刀疤说完便伸手去拿苹果准备再削一个,曲蔚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有些好吃的东西,吃一口就够了,多了会腻。”刀疤淡淡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坐在曲蔚然旁边,“明天多久?”曲蔚然语气平静的就像现在的天气一般,让人感觉不到起伏,有时候刀疤在想这个花一般的女孩到底经历了什么,让她从内到外的一层一层的腐烂掉。

“六点”刀疤回答着她的问题,该来的总是会来,望着她,他甚至产生了一种想放她走的冲动,可是她又能去哪里了?一个病人,可怕的不是病魔,而是放弃了生的希望,而她恰恰就是这种放弃了生的希望的病人。

“你会来吗?”曲蔚然一脸纯洁的笑,仿佛带着暖暖的光,整个人闪闪发亮。

“嗯”这样闪闪发亮的她,内部却慢慢被绝望腐烂,已经病入膏肓。

“你这么温柔,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行?”这个问题曲蔚然像在问自己,也像是在问刀疤

“阿猫阿狗养久了都会舍不得,但是饿了依然会吃掉它们”刀疤淡淡地说着,话里不带着一丝温度。

“那就好”曲蔚然想他人要是也像他说得话那样不带一丝温度就好了,那样心里就不会有为她有那么丝丝的难过了吧?

第二天,窗外灰蒙蒙地一片,曲蔚然醒的很早,静静地坐着望着窗外,等着人来。刀疤来的时候,曲蔚然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看见她静静地坐着,不声不响,安静地像微风一般。

“来了”

“嗯”

曲蔚然依然缠着纱布,想着今天就可以拆纱布了吧,她淡淡地笑着。

“笑什么?”刀疤对她突然的笑有些不明所以,“笑我突然有些舍不得了”曲蔚然笑着说,身旁的人明显的僵了一下,曲蔚然感觉到了刀疤的情绪起伏,又开口说道:“我开玩笑呢”说完又笑得没心没肺。

“要是舍不得,现在还来得及。”刀疤望着曲蔚然,曲蔚然也望着刀疤,虽然看不见,她知道他的眼里定满是认真,噗嗤一声笑出来:“还记得吗?我说过‘原本就没有得到过,怎么会舍不得?’那时候这里就死了,你知道的,这样的我活不下去。”刀疤望着曲蔚然指着自己心脏位置的手,许久没有再说话。

在被推进解刨室里的前一刻,缠着曲蔚然眼睛的纱布终于解开了,她睁开眼睛望了一眼逆着光的他,有些模糊,醒目的是他眼角有一道扭曲着的刀疤,原来他的名字是这样来的。

他的温柔来的太晚,以至于他带给她仅有的舍不得解救不了已经病入膏肓的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