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再陪我走一遍青春,好不好

26.落寞的情人节

  许一回到宿舍时,已经熄灯了,心想都十一点了吗?竟然在教室待到这么晚,真的该庆幸高中的宿舍没有门禁,也许是不想打击学生们的学习积极性吧。

  有的室友已经入睡,也有两个床头还亮着小台灯,看到晚归的许一,睡在许一上铺的胡冰小声的问道:“你怎么弄这么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约会了呢”

  “去你的,赶紧睡觉吧,小夜灯下看书,时间长了对眼睛不好。”

  “难得啊........不知道是谁每天晚上抱着小夜灯挑灯夜读呢,还好意思说我啊。”

  许一双手举过头顶,做投降状:“我亲爱的胡姐姐,我认错。你继续,我去洗漱了。”

  等到许一躺在床上准备入睡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宿舍里也只剩下她的一盏小夜灯亮着了,伴着轻微逇呼吸声以及偶尔的鼾声,许一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准备迎接新的一天的开始。

  ————

  终于情人节这天还是到来了,许一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还是一样的上课下课,教室里也还是保持一贯的死气沉沉的氛围,这反而使得许一有点失落,看着之前班级里的活跃气氛,一些不安定分子,现在都还是没什么动静。

  午休的时候许一整个人趴在桌上无精打采的。

  “哎”

  “你哎什么呀?有心事?”胡冰看着反常的许一,在想她到底怎么了,怎么感觉怪怪的。

  “没”许一有气无力的。

  “你说说你到底怎么了?不对劲一上午了,不是两眼无神就是趴在这唉声叹气的。”

  “真没事,你不用管我,忙你的去吧,我一个人待会。”许一把头转向另一边,拒绝交谈的意思很明显。

  “好吧。”

  就这样一直到了晚上,班级里开始躁动起来了,沉静了这么久的压抑终于有了一个释放的出口。

  消失了这么久的高子阳也突然出现了,这让许一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今晚这个特殊的日子他不应该花心思去陪他的那些小情人吗?怎么还会有时间在她面前晃悠?

  “一一宝贝,情人节快乐啊。”

  “哎哟喂,高大少爷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我这冷宫了啊,你的三宫六院呢?”

  “呦,小丫头醋劲可不小啊。这不是爷心里最在乎的还是你,最重要的日子肯定要和最重要的人一起过呀,你说是不是......嗯?”

  高子阳脸上挂着那蛊惑人心的笑容,再加上一双迷人的丹凤眼直勾勾的盯着许一,许一有点招架不住,把他推离自己到安全的距离。

  “我只做唯一不做之一。嗯哼?所以呀,我们有缘无分呀。”许一开玩笑道,原本也只是想讽刺他女朋友无数,此时的高子阳竟然当真了,使得许一和他后来的生活注定纠缠不清。

  “别呀”

  “起开,别挡着我去上厕所。”

  “哦!我的心碎了一地。”高子阳双手捂住自己的左侧胸口,假装一脸痛苦的表情。

  许一瞥了一眼,拉着在一旁傻笑的胡冰一溜烟的跑了。

  等到许一上厕所回来的时候,班级里乱嘈嘈的一片。她与胡冰对视一眼,都是一脸茫然。

  拉过旁边的一个女同学:“什么情况啊?”

  “刚刚一班的韩天昊过来送给吴晗好多巧克力和不二家糖果,他们在起哄呢,说韩少和吴晗是不是谈恋爱了?”

  “啊?不会吧,吴晗和我一个宿舍,没听他说起过啊。”许一一脸的不相信,从没听韩天昊和高子阳说过啊,况且昨天晚上韩天昊还送她回宿舍的,也没听见他提起过这件事。

  “怎么不会,他们俩不是都报了美术吗?日久生情也是难免的。”旁边的女同学满脸的兴奋,好像在为自己“伟大”的猜想而高兴。

  许一心里压根就不信,可是在这样特殊的日子,他送来那么多的巧克力,司马昭之心,人人皆知啊,真要说他俩什么事都没有,许一也不相信。

  她气鼓鼓的回到自己的座位,说不清楚自己因为什么而恼怒?也许是因为他谈了新女朋友,替季晴不值;也许是因为他对她的隐瞒;也许......也许......也许许一的心里就是憋着一团无名火,气他就这样轻易地谈了女朋友。

  两节晚自习结束,班里几乎没什么人了,走读的估计都带着女朋友出去嗨皮了,住校的现在估计也都在校园的角角落落扎推呢。

  高中的校园就算是在如此特殊的节日里也并没有异常的热闹,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因为学校不允许恋爱,所以大张旗鼓的蜡烛告白,玫瑰花海等等都不会存在。

  即使是如此,看起来沉寂的校园到处充满着甜蜜。在月黑风高的黑夜里,校园的边边角角都会有情侣的身影,到处都充斥着两个人的欢声笑语,被一个叫“甜蜜”的名词包围着。

  班级里留下的还是那几个只爱学习的人,许一觉得自己很讽刺,明明自己留下并不是为了学习却给人留下了一个学霸的印象。

  约会归来的高子阳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走廊上发呆的许一,这好像是他第二次看见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走廊上,看见这样孤独的她,心里自发的想要给予保护,那时的高子阳把这称之为男人的保护欲。

  “一一,你站外面干嘛?”

  “嗯?”许一侧过头,看到向自己走来的高子阳,咧嘴一笑:“看风景啊。”

  高子阳把手伸到许一光滑的脑门,测测是不是发烧了“你脑子没病吧,这黑灯瞎火的有什么好看的。”

  “别看了,外面冷,进教室去。”高子阳一把拉过许一的胳膊,要往教室里带。

  “诶......诶......诶.......”

  许一扯开他的手:“别呀,我不冷,吹吹风挺好的。”

  高子阳看着许一一脸心事的模样,也不再强拉,也学着他随意的靠在围墙上:“说吧,什么情况?看你心事重重的。”

  “额......”许一被高子阳一针见血的话给堵住了,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嗯?”高子阳催促着。

  “今天晚上韩天昊为什么送吴晗那么多巧克力和糖果啊?他们是......谈对象了吗?”

  “你就因为这事闷闷不乐吗?”高子阳显然有点不开心了,他不明白韩天昊谈不谈对象跟她有什么关系?

  “不是......你不要误会,我就是好奇问问。他要是真的跟吴晗谈了,晴晴岂不是很伤心?”

  许一眼神闪烁着,她不敢看高子阳的眼睛,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把季晴给搬出来了。

  高子阳听她这么说,真的就认为了许一只是在为季晴不开心,便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刚刚的一脸不高兴像变脸一样立刻还原了原本的痞痞的模样。

  “我也有一段时间没看见他人了,不过没听他说过跟谁谈对象。这小子不会是情窦初开了吧,哈哈哈......”

  许一一拳砸向他的胸口,知道问他也问不出什么。猜想今天的这样的日子,高子阳一定是约会归来,笑看着他,还假装没看清是的凑近高子阳,抬头专注的盯着他的脖子。高子阳一脸雾水,不明白她要做什么。三秒之后,许一大笑的指着高子阳的脖子:“哦~~~高子阳你脖子上有吻痕哦。哈哈....”

  许一放肆的大笑,高子阳不羞不臊的凑近告诉许一:“那叫种草莓,傻丫头。”

  许一没想到高子阳还能如此镇定的与自己交谈,真是没皮没脸的男人。不过用草莓来形容吻痕真的是很贴切呀。

  许一推开高子阳:“你还不回去啊?几点啦?”

  “这就走,你走不走?我送你到宿舍。”

  “不用了......”

  高子阳并没有给许一继续说话的机会,拖着她就往教室走,拿过书包,又强势的拖着她往门外走去。

  “喂”

  “喂”

  “高子阳,你属牛的啊,力气这么大还听不懂人话吗?我不要现在回去?”

  “不早了,反正你也不看书还不如早点回去休息。”

  “我书还没拿呢,诶......你等等,我去......”

  高子阳再一次打断她的话:“回去都几点了,看什么书。”

  “高子阳”许一真的生气了,紧紧抱着楼梯的扶手不撒手,防止自己被他拖着走。

  高子阳不怒反笑,始终是贱贱的笑。

  “一一宝贝,你要是再这样,我不介意抱着你走啊。”

  许一相信高子阳是说得出做的出的,乖乖的松开了手,跟着他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