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剑修女掌门的剑

第二章 事情的起因

剑修女掌门的剑 我只求我道 1307 2017-04-04 15:37:36

  要说是什么让以真散人如此生气,说起来不过是芝麻大点小事。

这得从头说起了。

长明剑派作为一个传承几千万年的剑修门派,几乎所有的弟子都是剑修。因此,长明剑派的教师资源极度缺乏。

若不是赶上了修真界的全面交流大会,趁这时机找别的门派接了几个老夫子过来,长明剑派还处在修仙全靠自学的模式。

但是,没有门派会好心把自己最好的夫子派遣来。不是有句老话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诚然如此,长明剑派也很满意了,有总比没有好。

过来的夫子也却没有什么缺点,只是脾气有些暴躁而已。

长明剑派,作为一个老资格的门派,所收的弟子们自然是天赋不凡,自然也就隐隐带上了长明剑派所独有的傲气。前来教习的老夫子们,在自己的门派管辖弟子本是极严的,平时就爱说道那么两句,也有冤枉的时候。

可是长明剑派的弟子们从来不肯示弱,凡事总要知根问底,总结出个所以然。这一理论,夫子自然是不高兴的,语气更重。弟子作为从小就顺风顺水长大的人物,不肯屈服,很是冷静的将夫子的错处列了出来,并表明自己的气愤。于是就产生尖锐冲突了。

要让方掌门来看,这是大家都不对,本来如果双方各让一步,也是无伤大雅的。

关键在于,以剑修的性格,要让自己平白被冤枉,必定要讨个说法。很少的剑修懂得退让,也不屑于退让,尽管身份地位悬殊,也要去争一把。

大概这就是剑修最大的弱点吧。方掌门悠悠地想到。似乎自己从前也是如此。

不过不得不说,至今为止,只发生了不大的纠纷已算进步,她还以为那群法修待不了几天就要跑了。或许,剑修和法修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像表面上一般不可调和。掌门眯起了眼睛,捏着下巴思索着。

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解决这件事,若是一不小心处理不好,很可能就会成为两个门派宣战的导火线。

方掌门是真的不想管这件事,若是那帮弟子直接去道个歉,夫子的火气指不定就消了。可惜的是,这件事几乎不可能发生。哪怕让自己的那些个师弟们去道歉,他们也是一副受尽屈辱的样子,更何况是这一群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毛小子,他们还是一群尚未磨去棱角的少年。但若因此事将棱角磨平了,却也不大好。年轻人嘛,总得有些血性。

或许还是直接威胁他们比较好。方掌门阴森森地笑了,一种来自于智力和武力上的优越感使她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神树:果然这群剑修都是疯子,看看这温文尔雅的掌门,别人不在她怎么如此,幼稚呢?)

神树尚不知这世间有中二病的存在。

掌门出现在弟子教习的院子中,却并未引起太大的骚乱。一是本就只有很少的弟子见过掌门,二则是来自于与天才的不卑不亢。天才从来不会认为自己卑微。

临易水并不觉得自己顶撞了夫子是什么大过,相反,他认为这是自己应有的权利。但当掌门出现在院中时,临易水心中依旧泛起了不知名的紧张之情。

他正准备解释自己,洗刷屈辱。却听见掌门冷冷地说出两个字:“道歉。”

临易水还想反驳,掌门又追加到:“向夫子道歉,不与你计较。”那实质性的寒气几乎蔓延至整个后山,使临易水心头一沉。

委屈占据了心头,临易水眼圈忽然就红了。

方掌门也没料想到会出现现在这个情况,一时惊呆,你可是一大男子汉,怎可以随意哭泣。不是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吗?

话说回来,方掌门也只是单纯地想要让那孩子去道个歉。

剑修是直肠子生物,让他屈服是不可能的。果然剑修才是比凡人更难对付的存在吗?

我只求我道

如果有人的话,留几句话也是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