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墨影浮生尽

2.3第二世之丫头

墨影浮生尽 端木千影 3038 2017-05-17 15:38:31

  不知不觉已过了九百多年,小玄狐已生出九条尾巴,肖倾乾算出它千年之劫将近,想着带它下山去渡劫,嘱咐了众弟子后便隐去了自己的仙气和容颜,带着小玄狐下山来到人界。小玄狐未见过人界,下山之后便像个未涉世的孩子,看什么都好奇,一路玩玩闹闹,到了深夜还未进城,便寻了处破庙住下。到了人界不出几日,就在一天晚上小玄狐熟睡之时,天空劈下三道天雷,肖倾乾硬生生地替它挨下来这三道天雷。次日小玄狐醒来时发现肖倾乾受了很重的内伤,着急坏了,却不知该怎么办,想着一直都是肖倾乾照顾自己,现在他受伤了,也是该照顾照顾他了,于是小玄狐便跑到树林中找吃的。小玄狐左看看右瞧瞧,除了些野果子什么也没找到。就在这时,小玄狐突然感觉浑身燥热难耐,竟在地上打起了滚。不出片刻,小玄狐的皮毛褪去,幻化成一个妙龄少女,肤如凝脂,明眸善睐。少女的容颜并不是倾国倾城,却也楚楚可人、惹人怜爱。少女赤身裸体、不着寸缕,环顾四周,寻了些宽大的树叶简单编织围在身上避体。

“呼……还好没人。”少女长呼了一口气。学着之前昆仑山上肖倾乾曾教弟子的隐身诀,将自己的身形隐去,到集市上顺了一套衣裙和些许的点心。

肖倾乾等了许久,也未等到小玄狐,等来的却是一个年方二八的少女。少女容颜乖巧可爱,一身鹅黄色衣裙,俏皮地眨了眨眼,那眼睛灵动有神,像极了小玄狐,她将一盒子的美味佳肴摆在肖倾乾面前。肖倾乾打量了她一番,从怀着掏出几两碎银丢给少女。

“一会把钱给人家送去。”肖倾乾平静地说。

“知道啦。”少女吐了吐舌头,将碎银揣进怀中。“那你多吃一点,我幻化人形的千年之劫,怕是你替我挨了吧?”

肖倾乾没有说话,安静地品尝着菜肴。少女甜甜地一笑,转身出门还钱去了。

肖倾乾在人界养伤的日子里都是小玄狐在照顾,小玄狐学着他十个弟子的模样叫他师傅,肖倾乾则叫她丫头。肖倾乾身体稍微好些的时候,丫头便缠着他要学法术,肖倾乾也耐心地教她。

“师傅师傅,你看,这是萃贤楼的桂花糕,最后一份,我终于抢到了。”丫头兴高采烈地将一包桂花糕摊在肖倾乾的面前。

“你学法术就是为了这个?”想他肖倾乾十个弟子,虽抵不上神界的众上神,可哪一个在六界不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偏偏这个小丫头从还是玄冥珠的时候就跟着他也千年有余了,却还是什么都不会。前两天嘟着嘴跑来找自己,非要学法术,不想竟是为了一份桂花糕。

“师傅,我这不也是为了让您多吃点好吃的嘛。”丫头俏皮地眨了眨眼。“特别好吃,您快尝尝。”

“为师没有你那般嘴馋,你自己留着吃吧。”说罢,便闭上眼睛继续打坐。

丫头见肖倾乾没有自己预想的那般高兴,眼珠咕噜噜一转,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弯下腰将自己的唇覆在了肖倾乾的唇上。肖倾乾蓦地睁大眼睛,将丫头推开。

“丫头,你在做什么?”肖倾乾的心从未跳得如此之快。

“师傅喜欢么?”丫头天真地问。

“你与何人学的?”肖倾乾轻蹙了眉头。

“师傅不喜欢么?我看人家成亲之后在房间里,女子就是这样对那男子,男子就会很高兴的。”丫头委屈的垂下头。

“成亲?你偷窥人家洞房?”名响三界的肖倾乾这下可头疼了。

“我不过是去那房间里偷吃了些点心,哪知道突然有人进来,我只好躲到房梁上面去了,谁知道那女子进来后竟不走了,我就只好一直等到他们都睡了。”丫头一脸委屈地说道,说完又好像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立马眉开眼笑。“那女子一身艳红,好看极了。我还看到那男子压在她的身上……”

“好了,以后不许再去别人偷东西吃了。”肖倾乾打断丫头的话,无奈地说道,想了想又补充道。“也不许学那晚他们做的事。”

“哦,知道啦。”丫头嘟了嘟嘴,记下来肖倾乾的话。

丫头吃吃喝喝的又过了几日,肖倾乾的伤已好的差不多了,便要回昆仑山,可再有几日就是人界的盂兰节,听街上卖包子的大叔说盂兰节可热闹了,晚上还会有很多戏班子搭戏台唱戏。丫头软磨硬泡,让肖倾乾陪她去逛逛再回昆仑山,肖倾乾也就由着她。

到了盂兰节当晚,丫头走在前面左逛右逛,肖倾乾则跟在她身后,他似乎有些悔意。盂兰节又叫鬼节,正逢七月半,街上鬼族横行,不知会不会影响到玄冥珠的邪力。

“师傅,你看我戴这个镯子好看么?”丫头摇晃着手腕,那是一只白玉镯,上面雕刻着看起来像是狐狸的花纹。

肖倾乾接过玉镯看了看,他仿佛看见镯上的白狐活了过来,在河边捉鱼,却笨笨地掉进河里。他不禁淡淡一笑“好看。”嘴上说着,脑海里却浮现出小玄狐当初掉落河中画面,不经意间,小玄狐竟变成了一只白狐,那白狐开口唤了一声。

“墨染。”

肖倾乾被自己所想的吓了一跳,不禁蹙了蹙眉。

丫头将镯子摘下放回原位,回头却见肖倾乾温柔地笑着,她被肖倾乾这突如其来的微笑迷住了,呆呆地看着他。也没有发觉肖倾乾已经付好了钱,将玉镯收进怀中。“丫头,走了。”

丫头回过神时,肖倾乾已走在她前面,丫头赶忙追上。“师傅,你笑起来真美,你应该多笑笑。”

肖倾乾突然停下,环顾四周。“丫头,你先自己逛逛,我一会儿回来接你。”话音刚落便不见身影。

“一定又是去降妖除怪了,师傅怎么就没点自己的事情呢?”丫头嘟了嘟嘴,也没了心情逛,正要离开闹市,却看见一个十岁出头小孩在偷偷地拿小贩的糖人吃。丫头一个箭步上前,抓住那孩子的手。“吃东西不给钱可是不对的哦。”

“你能看见我?你不是人?”那孩子没有惊慌,反而有些好奇。

“呸,你才不是人呢!小小年纪,怎地这般没礼貌。”丫头在人界呆的久了,甚至忘了自己曾是一只狐。

“我本来就不是人,我是鬼族的太……”孩子的话说到一半便不再说下去,好像是差点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关你什么事啊!”

丫头资质愚笨,自然没有听出什么端倪。“原来你是鬼族的,难怪小贩也不管你要钱。他是看不见你。”说罢便掏出银子买了两个糖人,一个递给孩子。“记住哦,不管是人还是鬼,吃东西就是要付钱的。”

“可是,我没有钱。”孩子接过糖人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我这有钱,可以给你,想吃什么就化成人形去买。”子影掏出银两递给孩子,孩子刚伸出手要拿,子影便将手收回。“可不是白给你的,你要知道这天底下可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

“你要给便给,不给就算了。”那孩子仰起脸,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给,我既然拿出来了就没有收回去的道理。不过,你要拿东西来换。”丫头俏皮地说。

“拿什么换啊?”孩子不解地问。

“当然是拿你喜欢的东西换了,有舍才会有得。”丫头平日里常听肖倾乾教诲弟子,耳濡目染,也知道许多的道理。

孩子低头想了半天,犹豫地拿出一块玉牌。“小时候我只要一哭父王……不……父亲就会用它来哄我。”孩子喃喃自语。

“我让你拿喜欢的东西换,可没让你拿这么贵重的东西换。”子影看那玉牌定是稀罕之物,她这点银子可不够换的。

“可我就这么一件喜欢的东西。”孩子的脸上突然露出超越年龄的伤感。

“那好吧,我就帮你保管,等你有了银子,你再从我这给赎回来。”丫头就是再笨也看得出这孩子的童年应该不是很快乐。她将银子递给孩子,将玉牌小心翼翼地接过。

“我叫凌黎,你叫什么啊?”孩子接过银子终于有了笑容。

“师傅一直叫我丫头,我们就要回昆仑山了,你要是闷了可以去昆仑山找我玩。”丫头甜甜地一笑。

“昆仑山?可是肖倾乾所在的昆仑山?”凌黎问道。

“是啊,你认识我师傅?”丫头惊讶道。

“听族里的长辈提起过,不过……我听说,肖倾乾肖上神从不收女弟子。你……真的是肖倾乾的徒弟?”凌黎有些不相信。

“我只是听子羽他们这么叫,我就跟着叫了。”丫头摇了摇头说道。

“丫头……”肖倾乾的声音传入耳中,想来是他在用一年传声召唤丫头。

“师傅在找我了,我先走了。”丫头揉了揉凌黎的头,转身离开。

“丫头?呵……有趣……”凌黎看着丫头的背影笑了,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单纯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