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曼珠沙华的诅咒

第十二章:九宫八卦阵

曼珠沙华的诅咒 凰冰霓 2912 2017-05-29 19:58:48

  青胤一愣,后双手抱拳,单膝下跪,面对玉麟曦:“圣医阁愿为宗主效劳!”身后圣医阁的各位也随之跪下,“愿为宗主效劳!”

玉麟曦先是一惊,再是一笑,她扶起青胤,也示意他身后的人起来,“起来吧。”她的笑在青胤面前是那么动人,使青胤忍不住想要将面纱摘下来,可是碍于身份与风度,他终将没有这么做。

“接下来是谁?”她看向剩余三位阁主。

倾心站了出来,“月舞阁阁主,倾心!”

倾心与玉麟曦比了一番计谋,结果,还是玉麟曦赢!

倾心被玉麟曦的智谋惊住了,也是知道了她并不简单。连血刹宗的两大阁主都赢了去!

“月舞阁愿为宗主效劳!”倾心和身后一众女子单膝下跪对着玉麟曦。她也笑笑,“起来啦。”

木秦和木植对视一看,决定与她比箭法和武功,清风阁主要是用来打探消息的,没什么好比。

夜很黑,但这也是他们比箭的意义和难处。

为了增大难度,木植特意在箭靶中心前增加了二十枚排列整齐的外圆内方的铜币。铜币的孔很小,只容得下一支箭。

木秦一声令下,玉麟曦拉开弓,搭上了七支箭。‘唰’的一声,七支箭齐齐落在七个箭靶靶心上。一旁的人惊呆了,这是个小女孩应有的箭艺么?木植不服,搭着七支箭,朝着箭靶射去。七个箭靶,中了三个。其余四支箭都射在了不同个数的铜币上。

木植看着自己射中的箭,又看看玉麟曦射的,心中一惊。面对玉麟曦,示意身后烽火阁的人跪下,他也随之单膝下跪,“烽火阁愿为宗主效劳!”

玉麟曦笑了笑,“起来吧。”

说罢,她又朝着木秦看去,“武?”

木秦点点头。

后而两人向着刚搭好的擂台走去。二人上了擂台,开始了打斗。也许是木秦考虑到对方还是个女孩吧,只用了四成功力。

但是玉麟曦并不领情。“要打就尽全力,放水有什么意思!”她生气道。

木秦一愣,但也还是尽了全力。

这就是套路吧。

最后,玉麟曦赢了。

她趁木秦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她手上的动作时,右脚往木秦的头的方向踢去,木秦察觉时,已经晚了,但还是用手臂吃力的挡下了。而这一脚只是个幌子,真正的招数是左脚!于是,她来了个华丽丽的回旋踢,把木秦踢出了擂台。

木秦趴在擂台下,好一会儿才站起来。

喵的,力气好踏妈大啊,弄的他吃了一口灰。

木秦咳了咳,这是个小孩子吗?小魔王还差不多!

在场无一人不惊。

玉麟曦似是看透了他的心思,“怎么,还觉得我是个小孩子?”

他摇摇头,招呼后面的人跪下,“清风阁愿为宗主效劳!”

“还有人么?”她看向众人,像是找寻着什么。

所有人齐齐下跪,“愿为宗主效劳!”

她笑了笑,点点头,“嗯,都起来吧。”

木秦站起来,“不知宗主姓名,可否将面纱摘下?”

反正现在是自己人了,怕什么,摘就摘。

她将面纱揭下,渐渐露出清秀的脸,“你们可称我宗主或主子,至于我的名字嘛,”她再次扬起笑脸,“曼珠沙华,也就是彼岸花。”说着,她转过身去,将背面对众人,“这就是我的标志。”

众人看着她背后的彼岸花,不禁唏嘘。彼岸花啊,那可是引魂花,人称‘温柔的恶魔’,这姑娘还真是特别。

她转过身来,“你们宗主我黑发中带着缕红发,想必也是知道了吧。哦对了,我还有另一个形态,”说着,她将那缕红发缠在食指上,“就是,这缕红发会变为蓝发,彼岸花会变为蓝莲。懂否?”

众人魔怔的点点头,他们宗主身上到底埋藏了多少秘密?真是越听越神秘。

说罢,玉麟曦又变为原先的样子,红发逐渐被素蓝色侵蚀,背上的彼岸花逐渐消失,成为蓝莲。随之,她的一身红衣却变为了蓝衣。对于这个样子,她也表示很惊讶,她知道自己会变为先前那番样子,却不曾想连衣服颜色都变了。

众人目睹着她变身的一切,只觉新奇和惊讶。

她尴尬的扶额,“那个,谁愿意陪着我熟悉一下血刹宗啊?”说罢,她将揭下的面纱又戴好。

这时,青胤站了出来,“青胤愿为宗主领路。”

身后的倾心皱了皱眉。想要阻止,却发现二人早已运用轻功飞出窗外了。

此时,正想出来看玉麟曦搞定血刹宗的人的云蓝脩出门,却看见两个黑影从面前飞过,顿时拔开腿追上去。

“站住!”

听到熟悉的声音,玉麟曦和青胤齐齐停下脚步,回过头望去。

“云蓝脩?”玉麟曦最先认出他。

云蓝脩听到是她的声音,走在她面前,“曼珠沙华?”继而他又摇摇头,他原先见她时,她着一身红衣,而面前这个女孩却着一身蓝衣,可面容却是一样,令他不禁起疑。这个女孩是她的同胞姐妹么?

“噗呲!”玉麟曦被他的样子逗笑了,拉了拉身边的青胤。

他立刻会意,转身便飞走了。

此时,小道上只剩下她和云蓝脩二人。

“云蓝脩,怎么,认不出我了?”

云蓝脩抬起沉思的头,“你,是曼珠沙华?”

她笑笑,点头,“你说呢?”语罢,她突然变为先前的曼珠沙华。

他愣了愣,这女人,是在变戏法?

“你是想要熟悉血刹宗?那边,搞定了?”

“嗯。四大阁主那边我已经搞定了。”

云蓝脩拉起她白嫩的手,“走吧,我带你。”

她也不反抗,随他拉着她的手到处走。

直到,走到一个山洞前,他纤长的手指着那处,认真的看着她,“沙华,这里是血刹宗禁地,以后没事别往这儿走,以免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什么麻烦?为什么不能往这儿走?”她这人喜欢唱反调,也喜欢刨根问底。

“这是血刹宗继我上一任宗主与此地主人的协议,我也不得知,反正,入此地者,唯有一死!”

唯有一死?呵呵,她怕过什么?连绞心之痛都承了下来。

“嗯。”她笑着面对云蓝脩,又继续走向其它处。

直到走到天亮了才逛完,血刹宗的地形她已牢牢记住,特别是那处禁地。

她挥挥手,“蓝脩,你去休息休息吧,我还想再熟悉熟悉。”

他不放心的看着她,却听到她用那么亲密的称呼叫着自己,耳根处发热,转身便回了自己房间。

玉麟曦见他放心离开了,便回头往那处禁地走去。

那位透过镜像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的人笑了笑,“真是个奇特的姑娘,我喜欢。不过,得看看你有没有本事破我这阵法了。”

她走进山洞,脚下却突然闪出金光。

九宫八卦阵!

她眸中闪过一丝惊讶,却又忽的变为先前的幽静,令人猜不透。

“八卦阵,九为数之极,取六爻三三衍生之数,易有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又有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相,四相生八卦,八卦而变六十四爻,从此周而复始变化无穷,”她不疾不徐说道,“乾为马,坤为牛,震为龙,巽为鸡,坎为豕,离为雉,艮为狗,兑为羊。”她从阵法东面走进阵法,说道:“八卦阵为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从正东‘生门’打入,往西南‘休门’杀出,复从正北‘开门’杀入,此阵可破!”说罢,她向阵法西南方走去,又从北面进入。

那人一惊,她竟会破阵!

忽的,金光逐渐消失,漆黑的山洞深处突然亮起白光。

阳光!

她向光亮处奔去,一阵强光刺来。她用手挡住强光,闭上眼睛。

待强光逐渐消失,她放下双手,睁开双眼,却发现山洞后其实是一处世外桃源。

她走进去看。

里面竟全是桃树!仔细一看,桃树下还有一个中年男人坐在石凳上下着棋。

她走向阳炎,“你是那位前辈?”

阳炎不语,只是静静的下着石桌上的棋。

玉麟曦见他不语,坐下他对面的石凳,毫不生分的执起白子,一点点在棋盘上。

原本将要走投无路的白方却又在她一子后重开生路。阳炎也不恼,不紧不慢执起黑子,将白字的路拦了。她又怎会输?二人你一子,我一字的下着棋,最后,活活将棋盘下满了!

阳炎摇摇头,“看来,下次得把这棋盘做大点了。”

这时,他才缓缓抬头,看向玉麟曦。

“曼珠沙华?”

她一愣。他怎么知道的?莫非,他一直监视着她?是觉得浑身不自在,原来是他啊。

未等她开口,阳炎又问道:“你怎会破我这九宫八卦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