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余生有你足矣

第二章 旧梦何处寻

余生有你足矣 砚书 1794 2017-04-30 00:34:56

  她打着哈欠朝床爬去,摸索着钻进了被窝。

顾夜决是被某人稍重的呼吸声吵醒的。

他微蹙了一下眉头,又像想起什么似的,睁开了眼睛......

只见一张素净的小脸在他眼前放大,肤如白瓷,纤长略翘的睫毛伴随着她的呼吸起伏,鼻子高挺又小巧。嘴唇不厚不薄,涂着淡粉色的润唇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睡醒,顾夜决竟然感觉到他的心好像漏跳了一拍......

这些年来,他的身边从来不缺女人。但他从没有什么越矩的行为。

痴心妄想的女人有很多,顾夜决从来不会给她们机会。

所以,当他看到身边躺着一个陌生女人的时候,内心平静到连他自己都惊讶。

至于为什么会平静,为什么能够容忍温水睡在他的身边。

只有他自己知道。

顾夜决揉了揉眉心,翻了个身。

梦里。

一个穿着宽大校服的小姑娘,扎着高高的马尾,长长的头发随着她的奔跑一晃一晃......

顾夜决刚想叫出声,那个小姑娘像是感应到一般,缓缓回过头。

一边跑着一边朝他微微一笑。

“就快到了,我真的没骗你。”

那一刻,走廊外明媚的阳光,黯然失色。

......

等到温水醒过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

以为安全回到自己房间的温水正打算松一口气时,却感到耳后有一股温热的气

息扑来......

她的身子瞬间僵住了。

幽幽地转过身,一张棱角分明的脸让她直接滚下了床。

“哎哟......”疼痛让她下意识地叫出声。

床上的顾夜决动了动。

温水连忙捂住了嘴,蹑手蹑脚地溜出了房间。

......

隔壁。

回到自己房间的温水还是有些懵,自己怎么会跑到一个陌生男人的床上?

不过幸好,幸好什么都没有发生。

温水无力地闭了闭眼睛。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除了宿醉后的头疼之外,没有任何异常,衣物也都完好

无损。

半晌,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温水去厕所用冷水冲了个脸,然后半躺在床上将这件狗血的事情发给了刘念念。

她知道的,这女人一定还没睡。

不过在听到对方超大嗓门的语音的时候,温水还是被吓到了。这么晚了,精力还这么旺盛,温水笑着摇了摇头。

“温水,你就说你脑子是不是有泡?你可以假装发生点什么,再逼他娶了你,

这样你就可以逃离温家了啊!”

温水虽然觉得她这话挺有道理的。

但她还是回复道:“我可不想和素未谋面的人纠缠不清。要知道,没有感情作为基础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

“我只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说完,温水松开了语音键。

她发现自己的声音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坚定。

“可是...喜欢又有什么用呢?”温水轻声地告诉自己。

—————

“啪!”

温水从不是很愉快的回忆里抽离出来。

低发现一只勾勒着牡丹鎏金花纹的骨瓷小勺扔进了自己的皮蛋瘦肉粥里。

温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吐了出来。

凉凉地开口道:“温婉,你别没事找事。”

温婉爬到桌子底下,用力地从她脚下将报纸抽了出来。

“我没事找事?分明是你自己踩到了我的报纸!”

温水嗤笑:“你的?报纸确实是你的,可惜这上头的人不是。”

“你!”温婉气结。

“我什么我?这种男人,村东头的傻姑萍萍都知道,一定长得肥头大耳,十分油腻。”

“萍萍是谁?”温婉内心的好奇暂时压制住了愤怒。

温水面无表情地吐出两个字。

“你呀!”

说完,温水便大笑起来。

眉眼弯弯,唇红齿白。整个人都生动了起来。

温婉看到她这样子,只觉得丑陋至极。

她拿起桌上的一碟什锦小菜,作势要扔到温水脸上。

余光瞟见了温正松正从楼上下来,温婉手里的碟子只好硬生生放下。

原本在厨房里忙活的王文娟也找准时机,端着鸡汤走了出来。

她一边给刚入座的温正松舀鸡汤,一边笑着和温水讲道理。

“小水啊,你也是个大姑娘了。不要总是欺负妹妹了吧?”

温水闻声从皮蛋粥里抬头,笑得人畜无害。

“您这是说的哪里话呀?明明是妹妹没学好啊,都长这么大了,话还说不利索。”

“你这意思是妈没教好温婉了?”

王文娟多年来苦心经营的慈母形象,差点被温水逼得破功。

“怎么会呢,王、阿、姨。”

温婉被她气得直跳脚,想要站出来说话,却被王文娟按住了肩膀。

温水发现了这一细节,又开始发挥起了她得理不饶人的优秀品质。

“温婉妹妹,你可别辜负爸废寝忘食给你想出来的好名字哦。”

“够了!”温正松原本不想参与她们的争吵,毕竟当年温水一气之下一个人出国,主要是因为他。

可眼看她说得越来越过分,温正松只能出声阻止。

“快给你妈道歉!”

“小三不配接受我的道歉!”

“啪——”

话音刚落,温正松便扬手给了温水一个耳光。

温水的右脸一下子就肿得老高,红红的掌印在似雪的肌肤上显得更加恐怖。

疼痛还是让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温水隔着精心熬制的鸡汤散发出来的雾气望着越来越让她感到陌生的温正松......

他眼中流露出来的些许懊悔是多么讽刺。

温水擦了擦眼泪。

摔门而去。

这一幕,一如五年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