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茫茫迟暮心

第三章

茫茫迟暮心 默三 999 2017-04-30 01:57:08

  细细包扎了一番,宋一卓才松了一口气,柔声道:“这几日就别做什么事了,好好休养。”他不是不想询问罗衣为何如此,而是他不能问,这样只会引起罗衣的情绪波动。

“你能留下来陪我吗?”罗衣忍不住把心中的话说了出来,出了口,才发现自己的话实在鲁莽,便禁了声,不敢再说什么。而宋一卓好似没能听清楚,疑惑地看向了她:“嗯?”

好是好,心中的紧绷的琴弦没有断掉,可心房之上,又压着一块石头,沉得她透不过气:“无事。”

于刚刚那事,俩人无好说的,也不知道说该说什么,空气中透着一股尴尬的气息。晓得宋一卓留下来也无用,与其在这里尴尬地坐着,还不如让他离开:“府中之事乃繁琐,一日花费在上面的时间已经够多了,罗衣无大碍,少爷应该去整管的。”

“可...”习惯与伊墨斗嘴,宋一卓正想反驳回去,却又想起伊人不在眼前,而罗衣性子虽说好,但倔起来可难对付,且自己在这里无事也无能,只好应下了,说了些安慰地话走了。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罗衣苦苦笑着,笑着笑着也就哭了,一声声压抑的、痛苦的唏嘘,仿佛是从她灵魂的深处艰难地一丝丝地抽出来...女人真是可怜啊,明明,嘴上说的脸上表情又不是,脸上表达的又与心中的不一;何必呢,让他离开?那么不舍,问他不就是试探吗,期待他的留下。

眼泪沾湿了纱布,伤口自然疼痛。罗衣抹去泪水,瞧着远方,喃喃念道:罗衣罗衣,你究竟是为了你的私心而毁去容貌,还是因为容貌遭惹到了什么的原因......

“罗衣姐姐。”

“罗衣。”

两种声音同时冒出口,前者是甜甜的糯糯的,像酥酥的糕,犹如黄莺出谷,是担心;后者略显沙哑,带着一股沧桑的味道,仿佛是在劝说她。

把目光从那落魄的背影转回来,看向自己眼前的的爷孙二人,淡淡道:“我晓得轻重。”可又是不能放下自己的心,瞧得俩人有些揪心。陌三迎上去,脚上的铃铛碰撞在一块,发出清脆的声音,顿步;响了几下才停下来:“姐姐。你不要伤心了好不好,宋哥哥他···”

陌老大夫咳了咳,顺着自己长长的花白胡须,说:“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罗衣咬了咬唇,柳叶般的眉毛紧皱着,时舒时皱,百番思考才微张小嘴:“陈胜吴广曾曰:王侯相宁有种呼!”但尾句显然底气不足。

“地位歧视乃是严重。”老大夫一针见血。

罗衣把转到一边去,不再说话。生性活泼的陌三倒是懂事,知道爷爷与罗衣姐姐有些争执,没有说话,偷偷地离了开。

陌老大夫无法,叹了口气,只好劝说:“罗衣啊,你就听我一回吧,你们,真的不合适。”

“陌老先生,我是输在了时间还是身份。”

通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