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落霞之不枉此生

第二章飞虎村

落霞之不枉此生 崔森 3344 2017-04-09 09:46:42

  斗转星移,一声响亮的鸡鸣过后,整个飞虎村开始哄动了。

那大汉昨晚走了很远的山路,又喝了不少的酒,此刻睡的正酣。突听外面人声嘈杂,嘴中开始嘟囔着骂骂咧咧起来。完了将被子蒙住了头,接着呼呼大睡起来。但没过多久,就听“铛!”的一声巨响,房门被人揣开了。

来人怒气冲冲,用手指着那大汉喊道“崔子龙,你做的好事。”就听整个屋子开始响起了嗡嗡的回音。崔子龙一惊,背上立刻渗出了一身冷汗。心说李森这个爱管闲事的怎么来了,难道昨晚,我把别人家的牛赶跑了这事,被别人知道了。

崔子龙深吸一口气,好使自己冷静下来。两眼一转圈儿,在一细想,不能啊!我崔子龙做事,像来是滴水不漏啊!难道是那只小牛被人认出来啦!心说不能啊!天下小牛长的都一样,况且那小牛肯定刚出生没几天,它主人家都不一定知道。

转念一想,没错儿了!一准是别人家丢了牛,看到我这里有一头,见不得我好,就前来讹诈我的。可人家要说你个杀猪的,怎么养起牛来了。我就说,现在生意不好做,正尝试着进行多元化发展,所以自己昨天就从其他村买来了一头小牛。对就这么说。

打定主意后,崔子龙便故做镇定的掀开被子,懒洋洋的爬了起来。一边穿衣服,嘴里还不住的骂道“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活啦!”李森也不说话,一把揪住了他的脖领子,就往外拽。崔子龙一时没反应过来,大叫道“李森,你个疯子,天刚亮你拿我寻什么开心,快把我放下。”李森一脸怒容,哪管崔子龙的叫喊。两人刚到门口,李森一把就将崔子龙推倒在地。就听“诶呦。”一声,就见崔子龙双手捂着头,瓷牙咧嘴,红着脸转头吼道“李森,你小子当真疯了。天一亮就来我家抽疯,不把我折腾死,你不算完,是不是。”

但紧接着,崔子龙就惊奇的发现,他家院子里,密密麻麻的站着很多人。男女老幼像他指指点点。当时他就有点懵。用手挠了挠头,心说一头小牛而矣。又将目光转向李森,那无辜的眼神似是在说“兄弟,不至于吧!场面搞的这么大!”

李森圆睁二儿目说道“崔子龙,你干的好事,这孩子哪儿来的。”崔子龙当时就有些犯晕,心说我明明倒腾回来一头小牛啊!猛然转头,看向那栓牛的地方,当时便吓了一跳,心说这是谁家倒霉孩子跑我这儿来了。

崔子龙历时就觉得脑袋有些懵。随即用手拍了拍脑袋,揉了揉眼睛,心说这酒可是好东西,这不捡回一大儿子。就见他长叹了一口气,缓缓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众人都不知道他要干嘛,都以为他要跑,赶忙警戒起来。只见崔子龙猛然一回头,圆睁二儿目,用手指着李森,大声嚷嚷道“老子教训儿子怎么啦!关你们什么事。”

李森也愣了,用手指着那小孩儿说道“这是你儿子,你没娶过媳妇儿呀!瞎说什么呢!”随后崔子龙一仰脸儿,抬头凝视着东方发白的天际,幽幽的叹了一声,似是自言自语的说道“想我崔子龙,文武双全,确没人看的上,唉!不成想人已过中年多时,只可怜膝下无子。只能把侄子过继过来,不成想这小子这么拧,只得出此下策了,让大家见笑了。”说完便大声哭了起来。那哭声及是悲切。可就是不见雨下。

周围的街坊邻居闻后无不感慨。纷纷拍着崔子龙的肩膀说道“不容易啊,不容易。”众人纷纷散开了!

望着纷纷远去的人群,李森有些不自在了。缓缓的走了过去,指着崔子龙说道“你,你别给我装啊!我告诉你,即便是你儿子,你也不能这样对待孩子。下次在让我看见我可决不轻饶你。”说完,便将那孩子解开绳索,抱了起来。见那孩子生得虎头虎脑的,甚是可爱。不由得心生欢喜。对那小孩笑道“走,叔带你买糖葫芦去。”转头对崔子龙说道“喂,你儿子叫什么名字啊!”崔子龙一皱眉,随口说道“崔英雄。”心说我就是英雄,我儿子当然也是英雄啦!李森点了点头笑道“崔英雄,好名字,我看这孩子以后还真能成为英雄。”于是转头对崔子龙大声警告道“你以后在虐待他,小心我收拾你。”

崔子龙闻言就是一愣,心说,这顿喜宴吃的,怎么还吃出了一个儿子来。嗨!这就是命啊。随即心念一转,心想,好好培养,以后这肉铺低有人继续经营啊!

李森看着崔子龙一个劲儿的发愣,也不搭理他,自顾自的抱着崔英雄走了。快到门口时,回头一撇嘴,冲着崔子龙笑道“喂,今天中午在我家喝酒,给我这小侄子接风洗尘。”

崔子龙吧嗒了一下嘴,喃喃的说道“又省下一顿饭,这一天天过的,越来越有意思了。”看了一眼晴朗的天空,眼珠一转,随即嘿嘿笑道“李森那家伙,家里还藏着好几坛好酒呢,这次我非剂对他拿出来不行。”想到此处,崔子龙便兴奋不已。赶忙回屋拿出两条猪腿跑了出来。

但就听“啊!”的一声,就见崔子龙整个人趴在了地上,原来出来太快,一不小心被门槛拌了一下。崔子龙皱了皱眉,但没着急爬起来,而是翻过身,看着蔚蓝的天空喃喃的说道“人生本就如此,在哪里跌倒,我就在哪里爬起来。”说完瓷牙咧嘴的又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兴高采烈的说道“美酒我来了。”飞也似的冲出了家门。

中午二儿人正要吃饭的时候,只觉门外一阵香风吹来,转头往院中一看,就见一老者手持一柄拂尘,轻快的走了进来。衣带飘飘,有如仙人。

李森一见这老者来了,不禁喜上眉梢,赶忙迎了上去。一拍那老者的肩膀笑道“张半仙儿,你怎么来了,走喝两口去。”张半仙儿一乐说道“正有此意。”于是便随着李森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笑道“李森啊,你这酒是越酿越香了,刚路过你家门口,我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酒香,这不酒瘾犯了,我就进来了。”李森陪笑道“那里话,咱们谁跟谁。快入座。今儿正好我得了一个大侄子,让您老给看看面相,瞧瞧未来运程如何。”张半仙一摸长髯微笑道“自然,自然。”

张半仙儿微笑着,缓缓向崔英雄走了过去。摸着他的头说道“你这大侄子可真壮实啊!是哪来的呀。”李森一指崔子龙笑道“这不,都是沾了他的光,这孩子是他远房亲戚过继给他的。”张半仙儿一笑说道“看看你们这俩大人,怎么带的孩子,瞧把这孩子饿的,都等不急了。”两人不明所以,双双看向了崔英雄。

就见那条还没拿去煮的猪腿,已然被他吃的差不多了。只见两人张着大嘴,半晌说不出话来。崔子龙心想,这小子比我还生猛。

张半仙儿看着两人的神情,不禁一阵得意,嘿嘿笑道“不瞒二儿位说,我曾在飞虎岭见过这个孩子。”两人都是一惊,双双看向了张半仙。“这孩子是老虎养大的。还你远房亲戚的孩子,哄谁呢!”

崔子龙一听,自己的瞎话被人识破了,当时就是一身冷汗,心说,我说那头牛怎么那么瘦呢!但崔子龙就是崔子龙。果然是与众不同啊。就见他咳嗽了一声,缓步起身,走到众人跟前。先是眨了眨眼,然后用衣袖擦了擦眼角,仰天长叹了一声。拿手用力一拍桌案,朗声道“也罢,今天我就实话实说了吧!”随即拉了把椅子过来,缓慢的做了下来。然后轻声说道“看来今天不说实话是不行了。这孩子的确不是我远房亲戚家的。想那日,我上山砍柴,忽见一小孩儿跟着一只老虎后面跑。我就猜出这孩子一定是别人遗弃的,结果被这只老虎收养去。当时我就心生恻隐之心,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把那孩子救出来,将他抚养成人,以后报效国家。于是我准备多日,机会终于来了。就在昨天夜里,我潜入飞虎岭的原始森林里,在漆黑的密林中,在鬼哭狼嚎的寒风中,等待,坚守。皇天不负有心人,老天终于让我等来了那孩子。于是我狠下心,用自家仅有的一头大猪做诱饵,将那老虎引开,冒着生命危险救下了那孩子。一路往家赶,路上我是既兴奋,又害怕,直到跑出飞虎岭,我这才放下这颗悬着的心。这孩子有些拧,所以我才出此下策,用绳子将他栓住。”喝了口酒继续说道“我怕大家误会,怕你们看不起这孩子,所以谎称他是我远房亲戚家的孩子。”完了又用真挚的目光看着二儿人,将崔英雄搂在怀中颤声说道“这孩子的身世,两位可一定要保密啊!。”

崔子龙这番话说完,只见张半仙儿眼圈发红,李森已是痛哭流涕。末了二人均表示一定保密。酒足饭饱后,李森问张半仙“咱侄子这面像怎么样啊?”张半仙儿摸了摸崔英雄的头大笑道“那还用说,一定是贵不可言啊!”

次日清晨,崔子龙找了几样东西放在桌子上。叫崔英雄抓周,过了片刻,就见崔英雄左手抓着毛笔,右手抓着一把杀猪刀。两只手舞了起来,喜不自禁。崔子龙笑了笑,把毛笔夺了过来。笑道“我怎么把记账的毛笔放上去了,罪过,罪过。”看着崔英雄那皂白分明的大眼睛笑道“既然你喜欢杀猪刀,咱也不用出去拜师学艺了,你爹我就是干这个的。明儿就教你。”看着崔英雄舞着那把杀猪刀,十分高兴的样子,崔子龙心说孺子可教也,末了喃喃的说道“以后底教这孩子吃熟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