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落霞之不枉此生

第五章白飞雪

落霞之不枉此生 崔森 5226 2017-04-12 09:41:15

  飞虎岭,一轮明月高悬在夜空中,将那皎洁的月光洒在林间,忽明忽暗中,宛如一副水墨画,一阵微风吹过,惹得松涛阵阵。在广袤的林海中,就见林间一条峡谷的小道上,缓缓行来一白衣女子,就见她全身血污,头发散乱,骑在一匹白马上,晃晃悠悠,四处张望。显然是迷了路。那女子精神显然是有些疲惫,看着周围的琼山峻岭,听着阵阵鸟鸣,不由得把衣服紧了紧。顿时觉得心中发苦,笑着摇了摇头。看了着悠长的峡谷,长叹了口气。于是停住了马,伸手一探,从马背上拿出了水袋,一仰脖,猛喝了几口,这才又重新振奋起精神。

就在此时,那女子忽见远方的水潭边,在那杂草丛中有一毛绒绒的东西在动,心下好奇,便催马漫步骑了过去。等走到跟前,立马细看时。就见那毛绒绒的东西,似是感觉有东西靠近了它,缓慢的从草丛中退了出来,一回头。好大的熊脑袋。那女子心说不好,拨马便走。那熊正饿着呢!见有食物送上门来,那肯放过,就见那狗熊双眼发红,狂追不舍。那女子就只觉耳边生风,可身后的怒吼却越来越近了。当转过一道弯儿,跑到一条林间小道上时,突然就只觉马身子一阵,随后整个人身子,不由自主的随马躺了下去。历时就只觉天昏地暗,头晕目眩。心说完了。两眼一闭,只觉头顶风声扑面,心里一凉,紧咬嘴唇,眼角流下一滴不甘的泪水。但等了许久,也不见那熊掌落下来。忽听周围声音不对,睁开双目,抬起头,往四下观瞧。这一看,只觉头皮发麻,心脏狂跳。就见一人正和那只大狗熊扭打在一起。一人一熊,两人在地上翻来覆去,难分高下。

可人的体力毕竟是有限的,时间一长,就慢慢处于下风了。只见那狗熊的两掌与那人的两掌紧紧的扣在了一起,将那人压在了身下。就见那人满脸通红,斗大的汗珠直往下落,这时那狗熊猛一抬头,就要往下咬。那人反应也是够快,双腿一曲,猛的往外一蹬,就将那狗熊踹了出去。那狗熊倒飞出数米,径直撞在一棵大树上,就听“砰!”的一声,合抱的大树像下雨一样,落叶纷飞,那狗熊缓缓站起身来,谨慎的盯着对方。就见那人不住的喘着粗气,双目血红,可不多时,就见那人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脸上才有了一丝血色,只见那人变换了手型,向那狗熊扑了过去。只见那人抓住狗熊的熊掌,另一只手抓住熊的颈部的皮毛,一咬牙,双臂一较劲,大吼一声,将那狗熊高高举起。又是一声大吼,将那狗熊掷了出去。就见碗口粗的小树应声折断,地上的灌木丛,随着那狗熊的滚动,也被压出一条小路来。那狗熊皮糙肉厚,似乎没对他造成什么伤害。只见那狗熊缓缓站了起来,又向那人扑了上去,一人一熊重又撕打起来。那白衣女子这才缓过神来,眼见那人快支持不住了,拔出宝剑,便向那狗熊砍了过去。可是一人一熊扭打的太紧了,一剑下去差点砍着那人的左臂。就听那人一声惊呼。那女子连忙道歉,又连数剑,旁边那块大青石到被削去大半。那女子此时也是强弩之末,拄着剑不住的喘着气。就在这时,那狗熊已然占据了上风,将那人死死的压在了下面,那狗熊似是十分高兴,不断的抬起头来仰天咆哮。这时那女子用尽全身力气,举起宝剑,用力向那狗熊的头刺去,只可惜偏了寸许,只将狗熊的一只左耳儿削了下去。那狗熊吃痛,便卸了力,身下那人见有机可逞,一用力,重又将那狗熊举了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往乱石上一掷。就听那狗熊凄惨的叫了一声,爬起身直往密林深处逃去,不多时,已不见了踪影。

那人一下便靠倒在树上,不住的喘着粗气,任由脸上的汗水流下。那女子见危险已过,历时也瘫坐在地。两人回头相视一笑。就听那人问“姑娘,你叫什么名字。”那女子梳理了一下头发笑道“我叫白飞雪,是黑山城的一名总兵,前些日子,和魔教打了一仗,结果不小心,迷了路。”说到此处向前欠了欠身,一拱手说道“多谢壮士救命之恩,敢问壮士尊姓大名,小女子日后定当涌泉相报。”那壮士大笑道“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不就是前些天,黑山城里卖猪肉给你的那人吗。”而后又做直身子,整了整衣服,咳嗽了两声说道“我是这飞虎岭里的猎户,但也干一些其他的卖买,我叫崔英雄。”那女子冲崔英雄笑道“我到是忘了,现在我也没什么好送的,我这里有一柄随身的宝剑,名曰:分水斩龙剑,说不上有多名贵,希望对你有用,送给你了。”说完便将那柄宝剑递了过去。崔英雄双手接过那柄分水斩龙剑,只见那剑鞘通身泛绿,并镶嵌有七颗绿松石,上面布满了金色的花纹。崔英雄将剑缓缓的拔了出来,只见那剑身通体碧绿,寒气袭人,月光下泛着幽光。只见那剑口没有丝毫损坏,想想刚才那劈山石时的锋锐,心中不由得大喜。连忙拱手道“那我就不客气了,你这分水斩龙剑果真是柄难得的利器。”崔英雄赶忙在身上摸索,找了半天,从怀里掏出一只翠绿色的竹笛,拿在手里摸索着说道“我给你吹一首曲子吧!这是我三叔从小教我的,很好听的。”白飞雪双手合实,支撑着下巴微笑道“好啊!”说完便闭上了眼睛。崔英雄脸色有些发红,将竹笛轻轻放在嘴边,闭上眼轻轻的吹了起来,那笛声荡气回肠,千折百转,茫茫夜色中,飘荡在整个飞虎岭。

次日清晨,崔英雄缓缓睁开双眼,揉了揉眼睛,末了伸了一个懒腰。白飞雪柔声说道“你醒啦!我摘了些水果,你先吃些吧。”崔英雄当时就有些缓不过神来,用力拧了自己手一下,还真疼。看来昨晚不是做梦。当时就血脉沸腾,精力充沛。敢忙抓起两个野果肯了起来,嘴里不住的说道“好吃,好吃。”然后整个人便嘿嘿傻笑起来。白飞雪也拿起一个野果,小口啃了起来。笑道“你喜欢就好。”崔英雄将宝剑背在背上,笑道“上我家坐坐吧!不远,就在山后边。”白飞雪拿起一根棍子欣喜道“谢谢你邀请我做客。”就见她拄着棍子一步一步往前走。崔英雄在也看不下去了。几步上前,便背起了白飞雪,说道“飞雪,你别客气,在我家把伤养好,我带你下山。”白飞雪刚开始一吃惊,挣扎了两下,但看对方一片赤诚,便随对方去了。只是满脸通红,不久,便将头轻轻的靠在了对方的背上,缓缓闭上双眼,嘴角上扬,露出一丝微笑。

清晨鸟语花香,空气清新,天是那样的蓝,路是那样的平坦,崔英雄心里像灌了蜜一样。两人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路旁稀松的几棵柳树,摆弄着它们的枝条,一条小溪缓缓地流淌着,淡淡的薄雾,让人不知道它要流向哪里。崔英雄背着她心仪的姑娘缓慢的走着。两人彼此相对无言,耳边只有潺潺的流水声,微风拂面,仿佛这一生只为这一刻而来。

傍晚时分,两人才来到飞虎村,一进家门,就听崔英雄喊道“爹,咱家来贵客了!”崔子龙,李森,双双放下酒碗跑了出来。就见崔英雄背上背着一位年轻的白衣女子,虽然看上去有些疲惫,但依然遮挡不住她的风彩。看到此情此景,两人不禁切喜。心说,谁说我儿子找不到媳妇,这才出去三天,不就背回来一个如花似玉的儿媳妇吗。崔子龙笑道“英雄这姑娘是哪位啊。”崔英雄一皱眉说道“爹,你别愣着啊,赶紧搬把椅子出来啊!”崔子龙一吐舌头,喃喃的说道“你个没良心的东西。”慢悠悠的进屋去了。

崔子龙对李森咧嘴一笑,不好意思的说道“三叔,这是我一朋友,中途被野兽袭击,受了伤,恰巧被我遇见,就把她接回来了。”白飞雪冲李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不好意思,伯父,多有打扰了。”李森全然没听见,还不住的点头说道“好啊!好啊!”崔英雄一眨眼,说道“不是,三叔你老喊啥好啊,干什么呢这是。”李森笑而不答,“我这就回家给你们拿两坛好酒来。”边说边走了。这时崔子龙已然把椅子搬了出来,就见崔英雄小心翼翼的将白飞雪放了上去。白飞雪回头冲崔子龙一抱拳说道“多谢伯父,多有讨扰了。”崔子龙连忙说道“哪里话,我们家英雄随我,都是以助人为快乐之本,你就在我家安心养伤,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其他的不要想。”低头看了看白飞雪的腿伤说道“你这伤不要紧,我们猎户家里都有上好的金创药,我去给你拿。”说完,转身走了。边走边想,你最好别走了,留下来给我儿子当媳妇得了,心说也奇怪了,我这都拖了多少媒人,父老乡亲的,可就是没有成的。我看这个准成。想到此处,回头看向崔英雄嘿嘿笑了笑。

饭桌上,四人围坐一团,只见桌上几道传统的猪肉菜,显示了主人家的热情,另外还有几道山里特有的野菜。温馨的家庭聚会上,崔子龙和李森不住的向白飞雪劝酒,但都被崔英雄给喝了。崔英雄看到白飞雪脸有困倦之色,这才叫了停,崔英雄将白飞雪安排在自己的屋里,自己则和崔子龙睡在一屋。

晚上白飞雪躺在床上,看着弯曲的房梁,心里不住的好笑,这仿佛是场梦,自己从血与火的战场上冲散了,来到了一处小峡谷,结果遇到了一只大狗熊,险些丧命,结果被一个卖猪肉的猎户救了,还来到他家养伤。想到此处不禁闭上了眼睛,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心想,也许这一切都是天意,都是命吧。

次日清晨,白飞雪早早便起了床,坐在床头,好奇的看着崔英雄屋里的摆设,只见屋里有一张大床,一张桌子,在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桌子上有笔墨纸砚,规规矩矩的摆放着,显然这是个爱读书的人,而桌子旁则挂着一把杀猪刀,预示着他的主人是个杀猪的。白飞雪突然被桌子上的一本书吸引了,那是一本很厚的书,整本书早已发黄,发旧。显然被经常翻起。于是便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拉出椅子坐定后,好奇的翻开了书。但突然整个人便愣住了!只见那书上写着“某年某月某日,在某地打到什么猎物,都卖给了谁,卖了多少斤,买主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家里几口人,男女老幼几人,年龄健康状况如何等等。下一页则写着,该猪生于何时,何地,体貌特征如何,天气如何,是那两头猪所生等等。”心说,这个人好奇怪呀!这时响起了敲门声,就听门外崔英雄喊道“飞雪,饭好了!”白飞雪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知道了,你进来吧,门没锁。”崔英雄兴冲冲的走了进来说道“飞雪,我给你做了一副拐杖,你看合适吗?”白飞雪一愣神,随即微笑道“谢谢。”转头又看向了那个旧账本,说道“这是你的账本吗?好奇怪呀!”崔英雄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说道“我认识的字不多,家里又没有书,闲来无事就当练练字了。”白飞雪点头笑道“是这样啊。”于是从怀里掏出一本书说道“我身上也没带什么书,只带了一部兵书,以后我拿它教你认字吧!”崔英雄喜不自禁,连忙说好。就这样一连三个月,闲暇之余崔英雄便向白飞雪

学习认字读书。三个多月过后的某一天,白飞雪的伤基本好利索了。这一日,白飞雪看着崔英雄坐在院子里闲来无事,便走到近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喂!你想不想学骑马呀!我教你。”崔英雄一回头,心脏狂跳,急促的说道“想学。”时光流逝,转眼又是三个月过去了。这一日崔英雄走到白飞雪近前说道“飞雪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看看去。”白飞雪笑道“哪里啊!”崔英雄神迷一笑“跟我来吧!”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了一处山峰的顶端,崔英雄指着对面的山峰说道“你知道吗,那山叫落霞山,相传是太阳最后经过的地方。听我爹说,十几年前那里还是一片荒山,不知从哪一天开始,那里便不在生长杂草,反而开出了一朵朵百合花。满山遍野全是,生机勃勃。”此时白飞雪也看的痴了!她从未见过如此壮观的景象。此时太阳已经西垂,微风拂动,飘来阵阵花香,使人心旷神怡。崔英雄长吸了一口气说道“每当花开的时候,我都会到这里来,无论一天中有什么烦恼,都会烟消云散了。”

这时崔英雄,已将白飞雪,扶到了一处山石上坐下。崔英雄用手指着那座山说道“你看那山像不像一只展翅的凤凰啊。”白飞雪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不禁感叹道“还真像。映衬着落日的余辉,它仿佛活过来了。”崔英雄接着说道“听人说,这落霞山也叫落凤山,据说当年天上有一只受伤的凤凰,落在了这里,不久它就变成了石头。可每当晚霞照在这山上时,它就会复活。而当这落霞山上开满百合花时,便会有一位盖世英雄降临,还人间一个太平盛世。”讲道此处,崔英雄冲白飞雪嘿嘿一笑说道“你知道吗,每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感觉,我感觉自己就是那个盖世英雄,只不过现在正蛰伏在这小山村里,像那些白百合花一样,总会等到自己的春天的。而每当想到这里,我都会热血沸腾,觉得我的人生充满了意义。”崔英雄突然发现白飞雪的眼中有了异样的神彩。只听百飞雪柔声说道“我相信你就是那个盖世英雄,你的人生一定会充满意义的。”听到这里,崔英雄整个人仿佛融化了。除了崔子龙,李森,和不知上哪儿云游去的张半仙外,这是第四个肯定他的人。而就在这时,只听白飞雪小声的说“英雄,我明天就要走了,我的士兵们还在等我回去,对不起。”崔英雄只觉心口剧痛,像被什么堵住了,喘不过气来。努力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懂。”白飞雪接着说道“你能将那只竹笛送给我当做纪念吗?”崔英雄用衣角擦了擦眼睛笑道“不小心让一只小虫,飞进了眼里了!”边说着,边从怀里面掏出一只翠绿色的竹笛来。用衣服反复的擦了擦后,递给了白飞雪说道“我这只竹笛可不一般,那可是精挑细选来的,你可要好好珍惜啊。”白飞雪接过竹笛来,低下头默默的看着,末了用衣角擦着眼睛笑道“今天的小虫真多,我眼睛里也飞进了一只。”随即转过头对崔英雄说道“对了,上次你吹的那首曲子能教我吗?”看着白飞雪那柔和的眼光,心里说不出的幸福。缓缓接过竹笛,微笑道“我教你。”西阳西下,花香四溢,笛声荡漾间,白飞雪已将头轻轻的靠在了崔英雄的肩头,只希望这一生就这样过去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