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落霞之不枉此生

第七章群英会

落霞之不枉此生 崔森 3310 2017-04-16 23:40:42

  数日后,教军场上人马攒动,尘土飞扬。上万人围出了一个圆形的广场。东西两面摆着长长的兵器架子。北面是临时用木头搭起的高台。南面是挑战者入场的地方。春风拂面,战旗飘扬,雷鼓喧天,人山人海。

李天右做在高台上意气风发,前些日子惨败的愁云一扫而空。虽然连吃了大败仗,损兵折将,士兵士气低落到了极点。但经过这次招兵,自己总算恢复了些元气。但官兵们的斗志还是有些不高。所以自己特意按排了这场比武大赛,意在破格选出三十名总兵官。

他想到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特别是这个时候,选用比武的方式,破格提拔一些人为将官,想来更能激发他们上阵杀敌的热情。自己也认为是个很不错的主意。虽然自己为了笼络人心,安抚军队也提拔了一些人,但想来,那是远远不够的。同时他还向大家暗示,只要收复失地,无论是日后的高官厚禄,还是被提拔为城主,都是有可能的。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奋勇杀敌,那是带表了正义。

眼见东西两侧人马都到齐了,李天右一挥手,四方战鼓刹时停息。轻声咳嗽一声,起身离坐,缓步走到栏杆前,大声说到“将士们,如今魔教横行,祸害苍生,更有一些叛徒为虎作伥,致使田舍荒芜,乡亲父老流离失所,饿死荒野无数,大家说,我们该怎么办!”只听下方传来“保卫家园,驱除魔教,血战到底……”声震四野。李天右一抬手,下方立刻鸦雀无声。他慷慨激昂的说道“说的好!好男儿应当如此。那么比武开始。”

李天右回坐后,只见一人沿着楼梯走向高台,那人一身火炭红颜色的衣服,分外显眼。这人先是向李天右行了一礼,然后便来到了栏杆前。此人名叫郑仁,是名参将,也是这场比武大会的主持者。就听郑仁朗声说道“比武没有规矩,生死个安天命,你们就当在战场上一样,奋力搏杀就好了。上场之人,坚持一柱香时间者为最优。我们会根据你们的表现,量才选用,所以你们最好不要有所保留,尽量表现自己就好。”那人心想,你们最好打死几个,等你们之间有了隔阂,便不怕你们会形成势力了,我们也好约束,放心使用。想到此处,嘴角一阵冷笑。

郑仁向教军场南面望了一眼,一举红色令旗,晃了两下大声说道“比武现在开始。”就听南面鼓声擂动,军旗摇动。当即便有一匹战马跑了出来,围着教军场跑圈。就见此人赤裸上身,胯下一匹枣红马,手舞一对八棱梅花亮银锤,使起来呼呼生风。口中不断叫喊“谁敢与我一战……”声若洪钟。可没过多久,就见南面众人闪出一条道路。从人群中缓步行出一匹黑色战马,马上之人也是赤裸上身。只见此人将一杆方天画戟,平放在马鞍桥上,眯着眼,似是睡着了一般。等来到场中时,那使锤的大汉一抱拳大笑道“我是红城的赵本,阁下是那位。”“飞虎村,崔英雄是也。”

崔英雄突然猛然睁开双眼,一举方天画戟,便在空中抖了一下,就见那戟头闪出数道白影。赵本将双锤一碰,嘴角上扬,微微冷笑,拨马向前,照着崔英雄的头就是一锤。但就只听“铛!”的一声,就见一对柄大锤飞了出去。只见赵本的一对胳膊垂

了下来,而刚才握锤的手,虎口早已震裂,鲜血一滴滴的往下流。额头上早已铺满了冷汗,顺着鬓角往下流。

就当崔英雄高举方天画戟,便要结果了赵本的性命时。忽然一骥快马跑了进来,横在了崔英雄和赵本之间。马上那人上前一抱拳说道“都是战友,无缘无仇,点到为止,何必赶紧杀绝呢!落凤村崔林木,特来领教阁下的高招。”

就见崔林木白马,白袍,亮银枪,人长的既水灵又精神,真是个帅小伙儿。就连崔英雄都看呆了,心说世上还有长成这样儿的人,再看看自己,嗯!不是一个风格。

“好,咱们便走上两趟。”崔英雄整个人突然来了精神。一抖大戟便刺了过去。枪来戟往,崔英雄心说这小伙儿,枪法不错呀。当两人打到五十回合时,还是难分胜负。这时崔英雄眼圈一转,心说这小伙子枪马纯熟,这不拆斗个百余回合是胜不了他了,可眼下我底保存体力啊!所以就在枪戟相错的一刹那,崔英雄突然将戟拉回,猛然用力,拿戟去找崔林木的枪。

崔林木一见崔英雄大戟猛一变招,就知道他要干什么,心说不好,但为时已晚,自己的枪早已躲闪不开了。耳轮中就听“铛!”的一声,亮银枪便被震飞了。就在崔林木一愣神儿之际,崔英雄早已戟交左手,两马一错蹬时,伸右手抓住了崔林木后背的衣带,稍微一用力,便将他举了起来。

不多时,又轻轻的往地上一摔。崔林木没等身子落地,双手一住地,一翻身,人已站定在地面上了。

崔林木双手一抱拳朗声说道“我输了。但不服。对了,我能叫你大哥吗?”崔英雄大笑道“好啊!我到是挺喜欢有你么个兄弟的。”“崔大哥,若有机会,我还想在和比试一场,你看怎么样?”崔英雄嘿嘿一笑说道“好啊,什么时候都行。”

崔林木下场后,又接连上来了二十七条好汉,崔英雄可不像对崔林木那般客气,上来便使出了全力。以致于只有最后一个使凤翅镏金镗的好汉,在其面前,勉勉强强的战到了十个回合。但就在这时,又走上来一匹战马。只见那马全身赤红,马上之人也是红脸膛,红衣服。手中使得一对擂鼓翁金锤,加之此人高大的身躯,真是有如天神下凡一般。

崔英雄看了一眼,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真是世间之大,什么奇能异士都有,自己以后可不能托大呀,能使巧力,就不使蛮力。能用智,便不出力,但见一柱香的时间快到了,这次就算个例外吧!崔英雄将大戟放在马鞍上,双手抱拳朗声说道“壮士怎么称呼啊!”那人大笑道“我是黑山城人氏,名叫郑泰。”那人将大锤晃了晃,大笑道“我看你力气也不小,这才想和你比试比试,要是谁赢了,谁就做大哥,你看怎么样呀?”崔英雄心说,你到不傻,看你那样儿,能赢你的人怕是没有几个。不过崔英雄对自己的本事,那也是相当自负的,大笑道“好啊,咱俩这就比试比试吧。”

一阵微风吹过,郑泰盯着崔英雄的脸,嘿嘿笑道“那你可小心了!”崔英雄一拨马说道“好说,让你先进招吧!”郑泰也不客气,先发致人,怎肯手下留情,拨马举起一对擂鼓翁金锤,便往崔英雄身上砸来。崔英雄见那锤来势凶猛,猛吸一口气,一叫丹田力,举大戟便迎了上去。只听“铛!”的一声,崔英雄就觉全身一震,心说果然好大的力气。郑泰也是全身一震,心说这还是第一个接得住我双锤的人,有意思。崔英雄圈过马来大声说道“该我了!”举戟便向郑泰砸了下来。郑泰见锅盖大小的戟头向自己砸来,心中不敢小视,敢忙一叫丹田力,举双锤就迎了上去。“铛。”的一声,两人互退了十几步。就这样只听比武场上“铛,铛。”声不绝于耳,好吗,两人互砸起来了。突然就在一声“铛。”后,众人发现两件兵器并没有分开,而是缠在了一起。郑泰和崔英雄两人互相往自己怀里拉。就见两匹战马打着响鼻,全身发抖。这时就见崔英雄突然跳下马背,心说我今天要在众人面前露一露绝艺。就见他脸憋得通红,只听“起。”一声过后,就见崔英雄将大戟高高举起,戟头那端则是郑泰和他的战马。只见崔英雄猛然间就把大戟摔了下来。可郑泰也不是吃素的,丢下战马,借力飞了出去。可就在他还没落地时,就感觉风声不善,敢忙用双锤向外格挡,就听“铛。”的一声。郑泰的一对擂鼓翁金锤双双飞了出去。人也向前扑了出去,可人就在快要落地时,却被人抓住了后背,随即轻轻的放在了地上。郑泰死里逃生,半天缓不过神来。崔英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兄弟,不服以后咱俩在战一场。”转过身,崔英雄来到场边又换了一匹战马,重新来到了场中。舞动长戟,开始叫战。可始终无人应战。高台上的李天右,这时才算从刚才的惊心动魄中,缓过神来。大喜道“我飞虎域果真有人才啊!我飞虎域有救了。”时间都快过两柱时,郑仁见始终无人敢在去应战,摇了摇头,不情不愿的走了出来。朗声说道“一柱香时间已到,比武结束。”转头对崔英雄笑道“没什么意外的话,日后我该叫您一声督总兵了!恭喜,恭喜。”崔英雄敢忙下马还礼到“不敢,不敢。”

这时四方战鼓齐响,叫好声不断,就见李天右再众人的簇拥下,从高台上走了下来。笑容满面,径直走向崔英雄,拉着他的手,不断的说好。末了用力拍了拍崔英雄的肩膀,对众人说道“以后我们飞虎域就全指望你了。”众人心中一动,全用异样的眼光看向崔英雄,好像他身上有什么东西一样。在一片叫好声中,崔英雄随着李天右,在众人的陪同下,来到了黑山城府邸。李天右宣布,只要今天下了比武场的,全部晋升为总兵,崔英雄晋升督总兵,并加封为前部正印先锋官。当夜靠赏三军,大排宴席。一直庆祝了七天七夜,这才告一段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